星空巨兽的骨头,炎龙铠,四象炎魂鼎,被一一召唤出来。

    聂天试着,以那截骨头,以炎龙铠,包括四象炎魂鼎,去针对冥河。

    他很快发现,实质化的攻击,对冥河压根无效。

    炎龙铠,还有四象炎魂鼎,炽烈的炎能,确实能够如斯科特的雷爆那般,消融炼化一部分冥河的河水,还有其中魂灵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面临着和斯科特一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炎龙铠,还有配合他的四象炎魂鼎,都没有源源不绝的炎能,能将冥河的河水耗尽。

    因为,从那大漩涡内,永恒地流淌着新的河水。

    有新的魂灵,顺利地,从墟界那端飞逝而来。

    在他的感觉中,只要那大漩涡存在,冥河的河水,墟界那边的魂灵,就能无穷无尽地,涌入寂灭海。

    而他,却没有相等的炎能,去熔炼冥河。

    “器物,都不行?!?br />
    他思索着,想起冥魂珠,念头动了动,很快打消了这个念想,“那东西,更加不可能了。冥魂珠,本就是邪冥族的冥魂大尊,收集五大邪神的残魂邪念,聚涌起来的异物。此物,怎么可能对冥河有效?”

    “要是器物都不行,法决呢?”

    这般想着,他将圣域展开,星辰圣域、火焰圣域和草木圣域,齐齐绽放出神辉,他又利用种种参悟的,玄奥的法决秘术,去针对冥河。

    擎天之怒,浑沌乱流,虚态古符,一一施展出来,都无法奈何冥河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还是不行,这个也不妥?!?br />
    “就连碎星诀内,星魂之术,幻星海之类的,也撼动不了冥河丝毫?!?br />
    “炎能,雷霆,还有更玄奥的灵魂秘术,唯有这三者??烧馊嗔α?,任何一种,都需要浩瀚无际的能量支撑,没有可能,影响到那条冥河的根源啊?!?br />
    “冥河,能贯穿三界,乃那位的残碎魂念衍变而成。即便死了,能和他的力量抗衡的,恐怕都没有吧?”

    聂天绞尽脑汁,苦思冥想,也找不到答案。

    他都怀疑,怀疑原木大尊从第三代生命古树,得到的指引,究竟是不是真的?

    凭什么,第三代生命古树,会认为他,能在那几位大尊的帮助下,解决寂星海的麻烦?

    “它那般确信,如果没有错的话,它依仗什么?它,对我又了解多少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在那奇地,有幸见过幼苗的它,还采摘了生命之果。它对我的认识,应该只是生命血脉吧?”

    “就是生命血脉,才让我得到认可。而我,和它的血脉源头,又是一致的……”

    一道电光,似在灵魂识海内骤然掠过。

    “血脉!”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“生命血脉!”

    聂天一震。

    关于生命血脉的,一个个血脉天赋,从那无尽血海感悟的血脉秘术,开始在他脑海中,反复地闪现。

    他又在着手尝试。

    生命汲取,从那条冥河内,抽离不出丁点力量。

    因为冥河内,并非血肉之力。

    生命禁锢,生命流失,这类血脉秘术,他运作开来,也明显没有引发那条冥河,丝毫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会是什么血脉天赋?会是什么血脉秘术?”

    “第三代生命古树,要是没弄错,坚信我可以针对冥河,那会不会是别的血脉天赋和秘法,在我血脉进入到九阶之后,才该涌现的血脉力量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?”

    他的生命血脉,已再次蛰伏,离跨入九阶,仅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可能下一刻,就能令血脉蜕变。

    他都在揣测,会不会是第三代生命古树,觉得他的血脉,早就跨入到九阶,以九阶的标准来衡量他,才认为他能限制冥河?

    “需要到九阶血脉吗?”

    这个疑惑,在他脑海内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奥秘结晶呢?”

    突破到八阶血脉,觉醒后的血脉天赋,被他回忆起来。

    他死马当活马医,就从冥河下手,突爆发血脉,激发出一滴滴精血。

    他从冥河内,去凝炼,去抽离,所谓的奥秘结晶。

    “嗤嗤!”

    一滴滴生命精血沸腾引燃!

    “奥秘结晶!”

    心随意动,气血相合,之前无效的生命汲取,配合着奥秘结晶,突生异常吸力。

    “咻咻咻!”

    冥河内,有众多魂文,还有游弋着的奇异魂线,似瞬间被牵动,由极其分散状态,突然间开始主动汇聚。

    汇聚向,聂天眼神瞩目之地!

    “??!”

    四位大尊级别的灵界强者,还有裴琦琦,突生感应!

    本来,他们以肉眼,以灵魂,能看到的都只是冥河内,相互厮杀的凶魂,看到魂灵间的残酷竞夺。

    沉淀于冥河的魂文,还有一条条魂线,他们看不见,也无从感应。

    那些,在他们的灵魂意识中,本是无形之物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聂天动用“奥秘结晶”,以燃烧精血为代价,要通过冥河,去缔结结晶时,他们都忽然注意到,有一个小小的光团,在冥河中形成。

    在那光团内,他们看不出任何东西,但知道此物诡异。

    “聂天……”

    原木大尊忍耐不住,轻声地,发出询问。

    一股股,极其旺盛,极其明显的生命气息,从聂天身上散逸开来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。

    “生命本源的气味!”

    血脉突破到高阶,得到生命古树召唤,还有馈赠的原木大尊,突地一震,他沉吟数秒,眼睛骤然一亮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一道翠绿的,以他精纯草木能量汇聚的雾河,从他体内飞出,立即注入到聂天的身体。

    因为他感觉的到,聂天的生命气息,因动用那玄奥的血脉天赋,正疯狂地流失着,他立即明白了自己的使命。

    他的使命,就是在寂星海,在聂天找到有效的办法,去对付那条冥河时,给予其尽可能地帮助!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也是一样!”

    原木大尊睁大眼,对查特维克,对雷龙斯科特,还有金羽雀神喝道,“你们,反正都没有办法,以自身的力量,摧毁或炼化冥河。既然如此,就将你们大尊级别的血肉精气,馈赠给聂天一些?!?br />
    “他,需要充沛的力量,去施加那血脉天赋?!?br />
    三位古灵族族人惊骇至极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赠予聂天血肉精气!”原木大尊再次喝道。

    他已经明悟,聂天的生命血脉,和他木族的血脉,确实大不相同。

    生命之力,分为两类,草木精气和血肉精气。

    他能提炼的,能吸收的,只是草木能量。

    查特维克,斯科特,还有金羽雀神体内,除独特的血脉天赋,奥妙,还有磅礴气血。

    异族生灵的气血,乃是一切的基础,如人族丹田的灵气般。

    异族的血脉,和人族不同属性的力量对应。

    如不同属性的力量,依赖于灵气,他们独特的血脉天赋,血脉力量,也离不开自身气血的支撑。

    他即使跨入到高阶大尊行列,也没有办法,从那三位古灵族族内,纳入气血增强自身的力量。

    但聂天,却可以!

    “咻!咻咻!”

    冥河中,散落于各处的魂文,还有魂线,都在随着聂天动用血脉天赋,随着奥秘结晶的运作,在聚集。

    “比通过吞雷鲸的心脏,缔结那一枚奥秘结晶,难度大了太多太多!”

    聂天的精血,一滴滴燃烧,血肉精气也在剧烈地消耗着。

    “快!不要迟疑了!”

    原木大尊观察了一阵子,确信聂天此刻施展的血脉天赋,对冥河,的确有奇效!

    三位古灵族大尊,面面相觑,还有点犹豫。

    “灵界,已走向末途,寂星海极其重要!”原木大尊喝道,“或许,寂星海才是我们的出路!这片在第一代生命古树封禁之地,能让我们各族,于此继续繁衍生灵,能持续壮大下去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