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给叶青的时间,只有二十一小时。

    现在叶青要确定展厅内,需要布置多少棵铁树。

    再次跑回展厅,此时偌大的展厅内,只有紧急抽调过来的施工人员,在争分夺秒的进行修复工作。

    首席设计师萧俊,正在场外现搭的桌子旁,照着天幕的平面图纸布置钢柱。

    区长闻肖伟站在不远处打电话,叶青走上前等他电话打完。

    看见叶青,闻肖伟和叶青点点头,交代几句后挂掉电话,问叶青有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叶青拿出手机,把刚刚拍摄的几张景观树照片,一张一张放给他看。

    区长闻肖伟满脸的莫名其妙,非常不明白叶青给他看这些植被的目的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!

    区长闻肖伟目光瞪大到了极限,欣喜如狂地抱住叶青胳膊乱?。骸耙断壬?,你你你~你们企业,真的有这种技术?”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了,我会开玩笑么?”叶青自信笑道:“原先我们工厂为了测试设备,就用金属制造过一些树木躯干,放在厂里当景观树,外形很逼真?!?br />
    “刚刚走到外面,欣赏那些景观树时候,我一下来了灵感?!?br />
    “我去把厂里的铁树稍稍加工,再根据会场设计出枝干,完全可以代替那三百根钢柱?!?br />
    “老萧~老萧!”区长闻肖伟冷不丁扯开嗓子吼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后,照完整个天幕结构图的叶青,钻进拉贡达内,直奔中云市。

    路上,叶青为了抓紧时间,打电话给负责看守工厂的精巧大师,让他立刻工准备金属材料,开炉冶炼。

    除了高速哪一段不能停车,叶青为了获取更多素材,但凡看见有什么造型奇特的树木,都要下车拿三维相机给喀嚓一张。

    等到叶青返回龙溪滩工厂时候,三维相机中,已经多出了近百份树木的三维图纸。

    八名精巧大师站在金属熔炼中心旁待命,他们要对图纸进行修改,比例调整成合适大小,树木的枝干要正好的抵住管道。

    有展厅的整个三维图纸在手,这些涉及到金属材料力学的铁树,根本难不住精巧大师。

    当然这并不意味着铸造铁树过程中就没有难题,比如铁树们的树叶就不太好处理。

    一棵树,上面百万个树叶,紧紧地挨在一起。金属熔炼中心连同树叶一起铸造出来,会消耗大量时间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树叶要全部拿掉,只有光秃秃躯干,定然会失色不少。

    所以叶青不会放弃树叶的制作。

    制造树叶……

    这太简单了,简单到叶青实在想不出这有什么技术含量?

    直接让金属熔炼中心,锻造出一组树叶模具。几名巨力苦工朝里面浇筑铝合金溶液,十多秒后就能收获一大把金属树叶。

    想要赶速度,模具里可以同时开五十个树叶形状的空腔。一个树种造十个模具。到时候把这些叶子挂在树干上??盏骼浞缫淮?,哗啦啦抖动起来不要太美。

    那台稀有品质的金属雕刻机叶青也利用了起来,三维相机中被选定的树种里,有几棵是果树,叶青再雕刻出一些桃子梨子挂在上面。

    树叶和果实用铝合金制造,那些撑起管道的枝干,则加入少量的钛,来增强枝干强度和韧性。

    铝钛合金,是市面上较为成熟的一种钛合金产品。它的工艺配方并不是什么机密,各种强度和性能的工艺配方,市面上都能买到。

    市面上能买到的大众化钛合金工艺,叶青买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买不到的那些,花再多钱也不可能买到。那是一家企业赖以生存的饭碗,比如叶青拥有的镍钛记忆合金冶炼工艺,穷死了也不能卖这个工艺配方。

    三十多种的树叶模具,最先被金属熔炼中心铸造出来,随后立刻交给巨力苦工,去用铝电熔炉制造树叶。

    更换金属配方,进行铝钛合金的熔炼工作。

    下午五点,第一棵枝干虬髯的铝钛合金罗汉松被熔炼中心打造出来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又有一棵拥有巨大树冠,树杈千奇百怪,酷似树根的面包树被打造出来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是一棵雨伞一样的龙血树。

    六小时后,第三十五棵银杏树被打造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铁树的纹路纤毫毕现,造型一棵比一棵奇特,整齐的摆放在地面时候,让叶青有种来到了钢铁世界的错觉。

    整个展馆内,原计划需要安装三百跟钢柱,现在三十六棵铁树就可以替代。

    这是五名精巧大师,严格按照图纸推算出来的数量。并且每一棵铁树的树枝,都被巧妙的修改过,保证它们与主杆之间,存在最合理的力学结构。

    最后一棵铁树,叶青没有急于生产,而是让巨力苦工们先把这些铁树搬到厂区外面,小路上已经停了三十七辆,叶青让父亲帮忙联系过来的平板卡车。

    最后一棵铁树,叶青要打造成这次会展的大明星,台柱子,放在天幕的正中心给那些国外游客开眼。

    那里原来是展会活动中心,很大一片空地,安装了长维集团的巨幕3D投影。展会活动中心是钢柱安装的重灾区,现在叶青只用一棵树就能解决。

    活动中心是穹顶结构,需要的树木必须异常高大,而且枝繁叶茂才行。

    异常高大的树木有很多,加州红杉树能长到上百米高,别说支撑天幕,顶穿展馆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叶青却反其道而行,选择了一棵并不高大,但却极具代表意义,和精神意义的树种。

    迎客松!

    放大后,震撼无比的迎客松。

    并且这棵树采用镍钛记忆合金打造,和缉私艇的船壳材料一样,缩水版的镍钛记忆合金,这样才有足够强度和韧性承担起整个活动中心的管道支撑。

    夜里一点,所有铁柱装车固定完毕,叶青的拉贡达行驶在最前面,龙头一样领着车队浩浩荡荡出发。

    展会那边,已经打了不知道多少个电话,来焦急的询问情况。直到叶青带着车队上路,他们才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现在凌晨一点,马路上空旷的能起降飞机,走高速只要两个多小时就能到达展馆。

    顺着环海大道,叶青以100码定速巡航。这些卡车都是东风天龙和解放6,重载都能跑100多码,一车拉着一棵几百斤重的铁树,跟上速度太轻松了。

    当然为了安全起见,每辆车的车距都保持在一里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这边刚进入高速的入口处,还没过收费站。叶青就发现前方路口被拉起了临时哨卡,十多辆警车,和一辆特警防暴车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路面也被装了四条临时减速带,五名穿着反光背心,手拿夜光指挥棒的交警不停冲他挥舞,示意靠边停车。

    在他们身后,还一左一右站了两名怀抱突击枪的武装特警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临检场面……”叶青打出右转车灯时候,下意识拿出手机,咔咔拍几张照片留念。

    临检在城市里很常见,现在在高速入口处临检,又是荷枪实弹,叶青估计是创建卫生文明城市惹的祸,摆出大场面来震慑一下。

    叶青这边停好车降下车窗,立刻就有交警拿着酒精测试仪,走上前敬礼,让他出示驾照和吹气。

    叶青吹了一下,然后递出驾照,看了眼下反光镜,发现后面跟着的一辆货车也被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警察同志,我后面还有三十多辆货车,都是和我一起的?!币肚嗄贸龅缁?,解释道:“我们要送一批重要艺术品到尚海参加展览,我打电话联系你们领导,把情况跟他说一下,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,放我们过去?”

    “哟吼?”这名交警一听后面竟然还有三十多辆卡车车队,和打电话找他们领导,通融通融放车队过去这几句话,顿时来了火气。

    “下车下车?!苯痪邮终泻艉竺娴耐?,对叶青道:“我管你们去参加什么,一辆车一辆车的检查?!?br />
    “别看你开豪车,照查不误?!?br />
    后面货车一辆一辆被拦了下来,奇怪的车队长龙立刻引起了交警们的注意,他们打算一辆货车一辆货车仔细检查的同时,领头的叶青也被要求到他们队长那边,去说明情况。

    负责此时临检的交警中队队长坐在伊兰特警车内,神情倨傲地让叶青解释,这些车队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警车旁边,已经站了十几名和叶青差不多待遇的司机,他们有的垂头丧气,有的正在打电话。

    离叶青最近的是一男一女两名年轻人,女的穿着******浓妆艳抹,男的拿着手机喊道:“爸~我不管,你快点想办法让他们把我放了?!?br />
    一辆黑色保时捷卡宴停在了警车前方,卡宴前面更是停了一溜排轿车,没有一辆低于五十万以下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哪家公司的,你是他们老板?大半夜你们运的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我能不能先打一个电话?”叶青无奈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可以~随便打,尽情的打,打到天亮都没问题?!敝卸映ぶ缸拍嵌郧嗄昴信溃骸罢馊丝ㄑ?,遮挡车辆号牌,和未带驾驶证?!?br />
    “他开始被查时,说他爸是上市公司老总,还说一个电话,就让我下车亲自给他道歉?!?br />
    “哎哟~”中队长坐后座上伸了个懒腰,装模作样打个哈气:我都坐了一个多小时,腿都酸了?!?br />
    叶青也加入了打电话大军,电话刚拿出来,旁边就有司机插嘴:“喂~别费劲了,为了搞卫生文明城市建设,交警都跟吃了药一样,我在交通局有熟人都没用,打电话过去一个个全关机?!?br />
    叶青冲他笑了笑,继续拨打电话。

    旁边那些垂头丧气的司机们纷纷劝叶青别强逞能,电话越打你会越丢脸的。

    电话正在接通中,叶青冲他们笑道:“我跟你们不一样?!?br />
    “唉,现在的年轻人,狂妄过头?!币幻赏房雌鹄春茏?,还带了专职司机的大老板打着哈气道:“年轻人,你知道我刚刚把电话打到了哪儿么?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把电话打到了交通局局长那,你是准备打给谁?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你打给市长,就行了?!币肚嗝桓昧成?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五声这样被接通,区长闻肖伟有些紧张地问:“叶先生什么事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这里高速设卡检查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“??!”区长闻肖伟惊诧喊道:“大半夜搞什么临检,这事怨我,我应该提前让你们那儿派警车开道的?!?br />
    “给我五分钟?!?br />
    嘟嘟电话挂了,看见叶青话都没说完,就放下了电话,旁边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~话都没说完,就被人挂了电话?!蹦敲习宄靶Φ?。

    “是啊,没你有本事呗?!币肚嗷氐?。

    那边一辆辆被交警拦下来,让他们来这边开罚单的货车司机这时候也走了过来。先来了七八个,看见叶青后立刻问:“老板,交警说要让我们把货车开进服务区,接受详细检查,怎么办?!?br />
    “不用开,你们先回车上坐着,五分后我们走?!?br />
    开着好车的那群司机们顿时愣了,你看我~我看你,都觉得自己耳朵出现了幻觉。

    “好大口气,我爸是上市公司总裁,他都没办法,你在这儿吹牛?!蹦敲ㄑ绲哪昵崛嗣缓闷?。

    坐在警车里的队长也觉得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觉,拉开架势准备让他五个小时都走不了。

    “你信不信,我让你五个……”

    队长话没说完,手机玲玲响了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拿出手机看了下号码,然后瞬间愣了下,变脸样换成了恭维的态度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局长,您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然后,旁边的人能模糊地听见,电话那边传来的一阵阵怒吼声。

    队长的脸色慢慢变了,直勾勾地看住叶青,像是看见了外星人。

    随后他连忙下车,就像叶青变成了他的领导:“叶先生,实在实在抱歉,万分抱歉?!?br />
    “小刘!”这位队长冲旁边的交警喊道:“快快,把这位先生的车全部放行。通知收费站开绿色通道,再让小张开车在前面开道?!?br />
    “啊~队长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放行!开绿色通道!再警车开道!”这位队长差点发飙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,不急?!币肚嗵土颂投?。

    “小……小兄弟,你刚刚打电话给谁?”那名大老板满脸的惊骇欲绝,他打电话给局长都没用。这位年轻人,只打了一个电话,也只说了半句话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里高速设卡检查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就是这半句话,让整个场面来了一百八十度大逆转。

    开通绿色通道,还要配警车在前面开道!

    “哐当~”那名开卡宴的年轻人,手中的电话掉到了地上,表情僵硬定格。

    “鄙人,鄙人方若军,水云仙的老板?!币幻莸闹心昴腥思飞锨?,满是巴结的递上名片:“小兄弟,您若是来我们水云仙做客,我一定让厨师拿出看家绝活,为您献上我们水云仙中最好的美食?!?br />
    “客气客气,以后有时间一定去?!币肚嘟庸?,放进口袋中。

    旁边的这些人,顿时被醍醐灌顶一样灌醒,全都在找名片??上б肚嘀苯幼碜吡?,留下一地的捶胸顿足,懊恼不已声音。

    叶青是真赶时间,等那辆负责开道的警车就位时候,跟着就按了一声喇叭,示意后面货车跟上。有了警车开道,这帮货车司机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一样,八个前进档位,挂到最大档,油门使劲踩。

    幸好他们开的是大货,要是开叶青的车,这会儿估计早把警车甩到了爪哇国。

    到了尚海的高速路出站口,这些司机,连同最前面的警车都体验了一把,什么叫特权。

    收费站处直接有交警站岗,通道栏杆抬地跟电线杆一样直。

    出了收费站,早已等待多时的四辆警车,立刻分出两辆,闪烁着警灯和双跳在前面领航。

    等车队全部走完,又有两辆警车坠在车尾。

    “老……老张,这伙人什么来头?”悬挂中云牌照的那辆警车,有些不知所措的停在一边,副驾驶上的那名跟车交警,愣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,大晚上看不太清,他们车里运的好像是树?!?br />
    “金子做的树也不至于这样搞吧?那家公司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“这里可以尚海,尚海啊老张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