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在得力集团的展厅外,叶青不时能听到区长,局长,馆长之类的重量级称呼。

    事情也在这些乱糟糟的讨论声中,变得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首先,展馆内负责支撑天幕的合成轻钢,并没有偷工减料。

    按照之前的资料来看,天幕的结构承重系数,也可以支撑起预计的附加重量。

    负责这次展会设计的编年史工作室首席也来到了现场,这位扎着马尾,蓄着山羊胡须,文艺范儿十足的男人,就连叶青也听过他的大名。

    他叫萧俊,就读于华夏建筑京大学。后留学美国耶鲁大学。他主持设计过一系列标志性建筑及艺术作品,包括国外的几座代表性建筑,并被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授予他国际名誉会员。

    当然眼前这座菱形天幕,不是出自萧俊之手,而是他手底下的学生之一。

    他跑来给学生擦屁股,毕竟书面上的计算没有问题,可现在事实摆在面前,承重轻钢被拉成了麻花。

    首席设计师萧俊在空调管道掉落的那段结构看了老半天,正纳闷管道为何会跌落时。

    得力空调的维护人员从分机处,将管道与分机拆开时候,给了所有人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蜂拥的人群立刻移步,跑到管道跌落的起点位置。

    变型的管道里,竟然有不少积水囤聚其中,而管道中央横贯而过的纯铜冷却管道,和套在纯铜冷却管道上刀片般的铜片夹缝处,还有一层浅浅的冰坨。

    “你们、你们……”首席设计师萧俊气的浑身发抖,指着得力空调的维护人员,和那名做统筹工作的经理,咬牙道:“瞧瞧你们干的好事,这就是你们吹嘘的,让我们迎来冰雪般的凉爽体验?”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是做空调,还是做的制冷冰箱?”

    首席设计师萧俊真是气疯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,怪不得他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自己手底下负责这次设计的学生一向稳重,深得他的喜爱,他的设计,萧俊也亲自查看过。

    在设计之初,明明已经一丝不苟地,把所有的附加部件重量都考虑了进去,还留有一定的余量。

    难怪他在受到损坏的地方,看了半天也看不出原因。

    好家伙,原来这些空调管道里,竟然结了冰。管道里的积水不用猜,也知道是冰融化出来的,只是管道的密封非常好,没有发生漏水而已。

    冰雪体验,都结冰了能不凉快么?

    结了这么多冰,整条管道得增加多少重量?

    问题不是出在自己这边,首席设计师萧俊悬着的一颗心放下来同时,怒火从心中升起。

    得力集团这样严重不负责任的行为,简直是拿他们编年史工作室多年努力创造出的名誉,和工作室的未来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要不是查出原因,编年史工作室的名誉要遭到多大的损坏?

    “我需要一个解释?!币幻髯案锫?,眉角浓郁,面额宽广的男人冰冷道。

    他的身旁还站了两名看起来很有书卷气息的年轻人,附近那些工作人员望向他的目光中,明显带了敬畏。

    他叫闻肖伟,是卢浦新区的区长。并且兼任市政府副秘书长,和自由贸易试验区管理委员会常务副主任,展厅就在他的辖区。

    “闻区长,还有萧先生?!钡昧诺拇砭沓宕蠹业阒乱夂?,并没有解释结冰的原因,而是问了在场所有人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们觉得……我们得力集团的空调怎么样?”

    怎么样?

    得力空调产品的覆盖率很广,尤其是大型中央空调这块。十座大厦,可能就有三座安装了得力集团的中央空调。

    听了这位代表经理的话,大家细心一想。得力空调感觉还行吧,没有明显优点,也挑不出什么毛病。

    “我们得力集团成立至今已有三十年,专注空调三十年。我们有二十种家用和商用空调大类,三百多个系列产品?!?br />
    这名代表经理有些委屈,也有些自信的说道:“各位,你们觉得我们得力公司。在推出一种创新的空调技术时候,会不去测试它在各种环境下的工作性能,会不考虑到几乎所有空调都会遇到的结冰问题?”

    说完,这名代表经理把目光转向了首席设计师萧俊。

    “你们工作室一定没有计算过,我们安装在轻钢结构上方的空调重量。如果计算了,就会发现我们提供的重量数据,要比实际产品的重量多出30%?!?br />
    “这种水循环中央空调,采用了我们集团的专利超导水技术,为冷热媒。你们看管道中央的铜管。超导水以零下十度的温度,依旧保持良好的流动性,在密封的铜管内做循环?!?br />
    “管道上每隔十厘米就装有一圈导温铜片,压缩机将空气送入管道内,空气被导温铜片降温,再以自然风的形式吹入室内?!?br />
    “自然风中含有水气,时间一长空气中的水气,当然会结冰附着在管道内??盏鹘岜馐钦O窒?,尤其在南方的冬天。要是哪家空调不结冰,那一定是空调坏了?!?br />
    我们的室外主机拥有非常智能的检测系统,当结冰量达到上限,会加热超导水,进行除冰?!?br />
    “除冰程序几乎不会被启动,因为这点结冰量,对我们的产品来说完全是小意思?!?br />
    “而我们提供的数据,已经考虑到了结冰时增加的重量。那多出的30%重量,已经全完超过除冰系统启动的零界点重量?!?br />
    “所以,我们的产品是合格的。我们提供的数据,也是完全无误的?!?br />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,全都有些呆愣地看住这位代表经理。

    他们认为的事故原因,竟然恰恰最不是事故原因?

    结冰时增加重量,人家已经充分考虑到了,还额外给出了30%的重量数据。

    一番话,也让他们从这位经理的身上,充分感受到了得力集团,对自己产品的自信,和对产品设计的充分考虑。

    专注空调三十年……

    是啊,人家做了三十年空调,怎么会出现这种外行人看来,不可思议的天大漏洞?

    那问题出在了哪里?

    首席设计师萧俊,脸上的表情纠结到了极限,超算来了也解不开的复杂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是我误会了你们?!鼻の判の奥氏鹊狼?,而然道歉之后,他也面临同样的巨大疑惑。

    工作室那边没有问题,这种新型轻钢结构也不是偷工减料产品,得力空调的产品更是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那问题出在了哪儿?

    区长闻肖伟的心头被一股不详的阴影笼罩。

    明天就是展会的开幕时间,因为天幕发生了严重质量问题,而延期开幕,这是拿整个尚海的国际名誉开玩笑,也是拿已经成功举办了十九届的科技展示会的国际地位开玩笑。

    不查出问题,别说修复受损展厅,余下的空调怎么处理?

    掉落的空调分机和管道只是一个角,整个展厅几万平方米,都采用了同一种钢架结构,都采用了同一种产品的中央空调。

    现代化工业产品都是一个模具里出来的,这个拐角出现了问题,那说明整个展厅都存在问题。

    区长闻肖伟相信,问题原因总能查找,可是短短一天内,如何解决整个展厅几万平方米的安全问题?

    难道要冒着其它位置的管道砸落可能,去硬着头皮去办这次科技展览会?

    “既然不是得力空调的问题,那原因一定出在了被我们忽略的某个细节上?!鼻の判の傲⒖滔麓锩睿骸傲到ㄖこ碳觳夤?,和材料实验室来做检测,我不信找不出事故原因?!?br />
    围观的各家公司人员,

    在一起议论纷纷,有人说可能是固定螺栓强度不合格,还有人说可能是钢架的焊接有问题,这种轻钢结构是低合金金属,传统焊接可能接口强度不够。

    当然他们的说法没一个是对的。

    别人都在议论纷纷,叶青则带着数据眼镜,从地上捡起一根断裂的轻钢结构,在仔细观察。

    “或许……”叶青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或许我知道了,这次事故的原因?!?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