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一、二、三、四……”

    叶青站在码头上,数糖豆一样数半天,最后确定一共二十六艘快艇。

    这些快艇有大有小,但是无一例外,船舷上都刷着缉私两个藏蓝色大字。

    这些快艇一艘咬着一艘,慢慢朝码头靠近。

    叶青已经猜到他们要来做什么了,但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,眼前这些快艇,说不准是海关缉私分局里的所有巡逻快艇。

    第一艘缉私艇里坐着的都是老熟人,跳上岸后冲叶青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叶老板,一共二十六艘缉私艇,缉私局里的快艇都被我们拉来了。你看给做个测量,全换成那种镍钛记忆合金的船壳?”带队的警司笑容满面,指着身后一排快艇长龙道:“你们工厂冶炼的那种金属太神奇了,见识了那种金属之后。我们才发现,原来的船壳简直跟纸糊的一样?!?br />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?!币肚嘤每捶恃虻难凵?,打量海上那些快艇:“这些快艇有几艘个头大了一号,我就给你们个优惠,全算两百万一艘的改装费用?!?br />
    “行行行,只要质量有保证?!本就α送π靥?,示意他们不差钱。

    “那行,合金板材我这里都是现成的,测量一下数据,就能直接用数控冲床一体化成型?!币肚嗪傲肆矫纱笫?,让他们带着测量工具去装模作样测量。

    顺便从办公室拿来三维照相机,依次给每艘缉私艇拍照后,叶青告诉他们,船壳一天就能冲好,安装的话要等两天。

    “两天?”这帮缉私警察用惊讶的眼神互相瞪着对方,都觉得这工作效率太惊人了,原本他们还以为要十多天呢。

    全部测量完毕,缉私警察们丢下五艘快艇愉快的跑了。第二天上午他们会继续调拨五艘快艇过来,这样不至于耽误他们正常工作。

    总共五千两百万的升级费用,第二天一大早,就先期转了三千万的预付款过来。

    当然赚的越多,需要缴纳的税收也就越多。这点叶青不需要操心。老厂那边挂的也是叶青名字,报税事情由父亲一手包办。他是几十年的老厂长,现在老厂做的规模很大,会计也招两位,对于如何报税这块非常门清。

    叶青现在还倒欠银行两千两百万,虽然下个月才用还款,但早晚都要还的。这边三千万到手,叶青就把欠的钱还给了银行。

    昨天订购的二十台DMG五轴加工中心,也陆陆续续从周边城市运送了过来。

    随着这些代表了工业领域,最顶尖之一的设备入驻。怪兽工厂的排名,又向前冲刺了两名,荣登中云市制造业排行榜第十五的宝座。

    距离前十越来越近了,前面五家拦路虎,叶青耳熟能详。

    这几位都是在中云市能呼风唤雨的大型企业,比如第十四名的【海顿电器】,这家主要靠制造洗衣机,工厂规模在五个亿左右。产品主要销往那些欠发达国家,每年能为国家贡献不少外汇。

    叶青看了下两者的工厂指数,相差只有三万多点,要不了几天叶青就能赶超海顿电器。

    中云前十只是叶青的起点,超越三星,三菱、空客、波音,这些世界级顶尖工业集团,才是叶青的终极目标。

    当然这个梦想有点大,人家造一架波音747-400客机,就能卖两亿美元。这还只是飞机的价格,配套的各种设施不算。叶青起码要忙半年,才能抵得上人家一件产品的全部产值。

    愚公移山——非一日之功。

    叶青觉得自己是开着挖掘机的愚公,山脚下的小屋里还堆满了开山用的炸药。

    道路是光明的,一步一步走就是了。

    这批加工中心,统一安装在新建成的钢结构车间中,这些设备调试叶青插不上手,留一名精巧大师看着就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中午时候,叶青让货车司机运了两台金属快速雕刻机到市中心的公司。

    现在机械工学椅的外饰工作,都放在蓝天大厦的地下仓库中进行。叶青从里面挑了五张机械工学椅出来,连同金属快速雕刻机一起打包,让司机运到尚海的世博园区。

    还有两天就是尚??萍颊估阑岬目谷兆?,展会就在世博园的展览馆中举行。

    那座展厅里是亚洲最大无柱展览馆,10年世博会之后,作为永久保留的展览馆之一,经常被用于举办各种展示活动。

    能报名参加这次展览,主要是李华星帮的忙。

    和无数挤破头,想在这次展示会上露脸,让产品斩获国际订单的企业不同,叶青的主要目地是给康源公司添堵。

    当然做为一个国际性的大型科技展览会,里面必然有一些当今最前沿的科技技术,和各大公司的最新产品发布。

    即使没有康源公司,叶青也非常愿意去里面参观。见识一下当今最前沿的科技技术,看能不能从中学习到什么,给自己的产品增加灵感。

    那一场非常值得学习,和开阔眼界的科技盛宴。

    尤其在叶青拥有了三维照相机,和数据眼镜之后!

    一大帮记者和观众长枪短炮的掏出相机照相时候,其中竟然还混了一台远超当今科技水平的间谍照相机,和数据采集眼镜。

    那画面,不敢想象……

    “嘿嘿~”

    当然抄袭这种断人财路的事情,叶青不会做。大家互相学习交流嘛,只是叶青的学习能力太强大了一些。

    自己的展览厅位于地势最差的拐角处,叶青也懒得自己跑去布置了,直接让许小虎带两名客服姑娘去负责。正式开幕那天,叶青再过去。

    一听叶青让他出差,并且要呆好几天,许小虎垂头丧气,可怜巴巴的道:“表叔,马上许凝宫就要来中云举行新电影的首映仪式,我还想去看许凝宫呢,说不准我还能要到她的签名……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,事业重要呀?!币肚嘤镏匦某さ嘏牧伺乃绨颍骸澳憧次?,今年的定位赛都还没打完。如果我把心思花在别的事情上,我能把事业做到今天这步么?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我看还能帮你搞到一张签名?!币肚嗵袅颂济?,那意思他会去看许凝宫的电影首映礼。

    许小虎恋恋不舍地走了,临走之前塞给了叶青一张照片,拜托叶青尽量要帮他搞到签名。

    好家伙,叶青本以为是许凝宫的照片,没想到是他自己的,而且是西装革履,像模像样的正装照片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以?

    送走了许小虎,叶青开车回来躺家,在那张充满了历史感的书桌抽屉里翻来翻去。

    翻找半天,连曾经风靡一时的MP3都被翻出了两个后,叶青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标。

    这是一本有些泛黄的留言册,封面印了当时火得一塌糊涂的SHE。

    翻开这本留言册,上面都是小学毕业时候,同学互相留的资料。

    当然这里面没有许凝宫,她六年级和叶青分了班,叶青从后面空白地方小心裁了一张下来,到时候有机会也让她签个名,算是弥补一下当年的遗憾。

    收好这张泛黄的空白留言纸,叶青驱车返回龙溪滩。

    两天后就是国际科技展览会,叶青拿出了机械工学椅和金属快速雕刻机当产品,总觉得有些少了。

    少一份贺礼,送给康源公司的贺礼。

    这家专门生产高档按摩椅的公司实在卑鄙,花上百万请水军黑自己产品不说?;瓜肱葜埔怀』倒ぱб蔚氖鹿?,打算让机械工学椅陷入巨大的舆论风波中。

    大V卢天军那边,暂时还没传来动静,叶青不知道他们还准不准备实行这个计划。

    这都无所谓,实施计划叶青也有对策。

    这次展览会由尚海市政府举办,到时候一定是记者云集,外商扎堆的国际场面。

    这种场合,必须用很文雅的方式。那么这个贺礼,叶青当然也要做的文雅一些,有科技含量一些。

    让人看了都觉得好,觉得符合这次展览会的科技主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