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维照相机的逆天功能超乎了叶青想象。

    叶青以为至少要拿三维相,360度机绕着部件照一圈,没想到只是随意喀嚓了个正面照,存储芯片中就多了一张CAD电子图纸。

    这些外壳都是不规则几何形,如果单靠测量,就得需要用到各种测量工具,还要在电脑上建图,设定密密麻麻的坐标。

    现在,三维照相机一下搞定。

    引擎盖、挡板这些可以适当做薄一些,但是驾驶室的主体,尤其是车门,一定要越厚越好。

    毕竟除了那些总统座驾的定制防弹版,其它豪车再好,侧面也挡不住猛烈撞击。

    CAD图纸叶青玩的很顺溜,只用了一上午功夫,熔炼中心就重新开炉,锻造出一套银光闪闪的镍钛记忆合金外壳。

    拉贡达的外壳之前就是银色的金属漆,现在换了镍钛记忆合金外壳,和之前并无区别,反而变得更有金属质感和美感。

    尺寸也比原来稍稍大了点点,因为外壳被叶青进行了加厚处理。

    制造完拉贡达的外壳,叶青让金属熔炼中心全力开工,生产标准工字钢和圆钢,用于地底基地的修建。

    地底基地的面积想要扩展的更大,就必须对整个空间进行加固工。三角结构的顶部打入支撑横梁,横梁再用巨大的立柱托起来,两边石壁也要加固。

    地底基地中,叶青带着工业数据眼镜,手拿三维照相机,像个摄影爱好者一样在给整个地底基地拍照。

    有了这些基地图纸,叶青就能根据它们的结构,设计出符合尺寸的支柱。

    里面照完,叶青又跑到北边一座荒山上,给西边这座被挖空了的荒山照全景照。

    基地里面闷热的很,还没有手机信号。

    叶青打算修一座隐蔽的通风塔,再架个小型信号塔进来。

    当所有数据采集完毕时候,叶青摘下数据数据眼镜,对着前方大海,举起双手晃动了几下腰肢。

    站得高看的远,整片龙溪滩海域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当然龙溪滩的景色并不漂亮,水质很差不说,整片海域底下还遍布着暗礁。现在天气晴朗,叶青站在山顶甚至可以看海水下,有不少体积庞大的阴影潜伏其中。

    这些晃动的阴影千姿百态,越看越能让人联想起来深海巨兽,远古海妖这些名词。

    叶青有些深??志逯?,这也是他不太敢乘坐领主战车,去深海里活动的缘故。

    当然这些晃动的阴影并不是海妖,而是体积非常巨大的海底暗礁,它们的存在,使得龙溪滩根本无法进驻大型船舶,就连那些小船跑进来,也得小心翼翼躲避暗礁。

    吹了会儿海风,叶青本来准备下山了。

    谁想无意间地一撇,让叶青惊讶地直瞪眼睛。

    在南边海域的远方,一搜长地跟甲壳虫似地黝黑平甲船,正拽着一条浪花水龙朝龙溪滩方向横冲过来。

    而在这艘平甲船后头,还咬着五艘白色快艇,跟冲浪选手一样左突又进,试图将这艘平甲船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这艘拽着巨大浪花的平甲船,凶残无比,每当有白色的快艇想要逼近它时候,平甲船总会迅速调转方向,用黝黑的身躯狠狠装撞向对方。

    白色快艇的身躯明显弱了几个档次,根本不敢跟这艘平甲船硬碰硬。

    叶青飞快带上数据眼镜,托住下颚,呆呆地看着远方海面上,这幅不亚于好莱坞电影场面的动作大戏。

    这艘黝黑的平甲船航速竟然达到了48节,在海面上横冲直撞,通过数据眼镜的采集分析功能,叶青赫然发现这艘平甲船尾部掀起的巨浪,竟然由八条细小的浪花组成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八台高速船外机的概念,寻??焱б惶菪熬湍芘艿姆善?,这艘平甲船一口气装了八台,还是大功率的高速船外机。

    而那些白色快艇,同样惊破叶青眼球。

    它们装了四台船外机不说,有一艘快艇的前方甲板顶部,还有一架黝黑的机枪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五艘快艇的船舷上刷着海关缉私几个字,叶青这会儿一定趴在地上,头都不敢露。

    也是借助数据眼镜,看清了双方的船舶细节。才让叶青彻底明白过来,这艘平甲船为何亡命狂飙。

    这是一艘经过专业改装的走私船,八台船外机给它带来的难以想象的力量和速度。表面跟乌龟壳一样的全钢甲结构,可以让它轻易地撞翻任何胆敢横在它前方的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为了巨大黑色利益,而去铤而走险的人从古至都有,双方的对抗也随着科技的进步,越来越先进。

    叶青早就在新闻里看见过不少沿海走私,用那种改装过的高速装甲船,去甩掉缉私艇的追捕?;蛘呒词贡蛔飞?,乌龟样的外壳也能让缉私船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毕竟连接近都不敢接近,你总不能指望对方良心发作,主动接受停船检查吧?

    而且加厚的船用钢,子弹根本打不穿,除非上军用穿甲弹。

    叶青估计这艘平甲船肚子里装了不少货,否则八台船外机,不至于能被四台船外机给追上。

    随着距离越来越近,站在山顶的叶青,甚至可以听见这几艘船舶的轰鸣发动机声音,和缉私船上的高音喇叭呐喊声音。

    “前方船只,请立刻停船接受检查,我们是中云市海关缉私分局,否则我们开枪了?!?br />
    “前方船只,请立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倒是开枪啊?!闭驹谏缴瞎劭吹囊肚喽继嬲獍锛┧阶偶?,看他们的船被撞地。

    平甲船依旧我行我素,甚至主动在海上跑起了S形,主动朝一旁的缉私船撞去。

    冲在最前方的一艘缉私船,显然也是个玩船的高手。任凭平甲船如何贴身,它都能从容躲避过去。

    “跑跑跑~我不信你肚子里装的全是汽油,我看你能跑多远?!逼郊状男形眉┧骄毂┡?,高音喇叭里不停传来怒喝声。

    然而这时候,站在山上观看的叶青,心脏忽然一缩。

    因为最前面的那艘缉私船,不知不觉竟然航行到了一片海面阴影上方。

    然后叶青眼睁睁看着,这艘缉私船忽然跟中了水雷袭击一样,猛然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轰~”

    缉私船弹起高度接近一米,落水后溅起巨大浪花。

    好在46节航速,只相当于地面汽车80码的速度,又有海水做缓冲,这艘缉私船落水后并未发生致命翻滚,而是被惯性带着向前冲刺了几十米后,伴随着船周围的大片气泡,开始缓慢沉没。

    紧要关头,立刻有两艘缉私船打着甩尾靠了过来,七八名穿着救生服的海警,跳到破损的船上开始救人。

    这时候还不开枪,叶青估计那艘缉私船并未配备机枪子弹。

    “轰~”

    一声惊天巨响,叶青很掏耳朵的同时,发现那艘平甲船竟然也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且飞的更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