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轮机长金勋山,和几名水手奇怪的表情中,精巧大师从随身工具箱里掏出了根榔头。

    别小看这根榔头,同样的精良品质。

    随意敲击几下,精巧大师心中有数了,又拿出根金属探针,伸进动力轴裂开的缝隙中捅了捅。

    随后精巧大师从工具箱中拿出了几个玻璃瓶,里面装了几种不同颜色的粉末。

    这是金属粉末,有钢粉、铬粉、硅粉、镍粉,上次叶青去金属市场采购,也顺带买了一些金属粉末回来,这些金属粉末价格很便宜,是现代粉末冶金中很常用的材料。

    精巧大师拿出这些粉末,自然是打算用粉末冶金技术来修复主轴。

    只是在场的机轮长和水手们,也都是和机械打交道的内行人。尤其是机轮长,本身就具有不错的机械加工知识。

    他觉得这是在胡闹,只是用探针判断了下裂痕,就开始调制合金粉末,甚至连主轴的成份检测,金属探伤这些必要的步骤都没有。

    看见精巧大师调制金属粉末的过程,轮机长金勋山和几名水手差点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人……

    竟然只拿了一个量勺,连最最起码的天枰都不准备一个。

    任何一种合金,其金属成份配比都要精确到0.0几的百分比,这就好比做药,成份越精确,生产出来的药效才更好。

    用量勺测比重,几名船员都一致认为和随手抓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他们的嘲笑声,在精巧大师配比好金属粉末,摇晃均匀后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想要让金属粉末烧结后,充分与主轴合为一体,那必然要做到两种金属成份的高度一致。成份一致,自然金属的颜色也一致。

    玻璃容器中,最后配比出来的金属粉末颜色,他们即使再擦亮眼睛,也分辨不出与主轴的颜色有何区别。

    仅凭颜色去分辨成份,是一种很没有科学说服力的行为。

    但是眼前这位小老头,没有任何犹豫和思索,就像锤炼了成千上万次一样熟练。全靠一根量勺,一份不多,一份不少地配比出所有人都挑不出色差的金属颜色。

    这本身就是一种很不科学,打破他们认知的行为。

    更不科学的还在后头,寻常金属粉末修补零件缺陷,需要先喷涂金属粉末,然后用高温火焰烧结。

    精巧大师没有先喷涂金属粉末,而是启动固体激光焊机,操控机器的焊接臂架,缓缓移动到主轴裂缝上,让顶端钻石一样闪耀的激光聚焦透镜,瞄准主轴裂痕。

    当橙色?;げAЫ迪?,罩住了工作区时候,叶青给自己带了个酷酷的墨镜。

    轮机长金勋山和几名水手,这会儿已经变成了哑巴,因为眼前这台他们起初认为是普通焊机的设备,用实际行动展示了自己的不凡。

    随着精巧大师开启高能激光,高能激光绽放出的光芒,即使经过?;ふ稚⑸渥璧埠?,也让整个动力舱在瞬间变成了橙色的光芒海洋。

    这是多么恐怖的激光功率?

    发觉动力舱内的橙色光芒并不算耀眼,几人壮着胆子将目光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道圆珠笔芯粗细的纯白光束,以极快速度在橙色的?;ふ帜谟巫?。

    滋滋~滋滋~金属被加热产生的爆裂声不绝于耳,两分钟后,当光束游走完毕,?;ふ稚仙?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可以看见。动力轴上那条原本的不规则裂缝,此时已经变成了一道极为工整的长方形,岩浆一样的金属热流静静躺在浅浅的裂缝表面。

    几秒之后,金属热流冷却,恢复到原来的颜色。

    除了叶青之外,所有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发现那道裂缝变浅了,也变宽了。

    之前激光产生的恐怖高温,让金属融化成了液体,慢慢汇聚到了裂缝底部。

    填补裂缝的同时,也恰到好处地将不规则裂缝,融化成了非常规则长方形。

    正因为了解,在轮机长金勋山才会将嘴巴张到最大,塞进十个鸡蛋的那样大。激光焊机他们见过,原理也了解。激光将金属加热到熔点,冷却后两件金属物品自然粘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加热面积是有限度的,也是非常不可控的。

    眼前这台激光焊机彻底打破了他的认知,轮机长金勋山也知道一惊一乍,会显得自己很没品味,让人看笑话。

    可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啊,从嘲笑、到怀疑,再到震惊。金勋山完全成了一头什么都不懂的牛,被精巧大师,和那台激光焊机牵着鼻子走。

    他们的这些表情变化,叶青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事实上越是懂得多,才越会对精巧大师的加工技术,和怪兽工厂出品的加工道具感到震惊与不置信。

    精巧大师不紧不慢地将调配好的金属粉末,均匀撒入激光灼烧出的熔池中。

    原本裂缝大约六厘米深,现在只有一厘米深。

    撒入金属粉末后,继续开启激光焊机,让高能激光将金属粉末融化成浅浅一层金属溶液,冷却后继续加入金属粉末重复这一步骤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当最后一层金属粉末烧结完毕。

    出现在所有人眼前的,是一根除了凑近才能发现,有一道略微粗糙的长方形修补痕迹的主轴。

    不过这点粗糙,很快被精巧大师用大功率电磨机打磨光滑,变成了神仙也找不到的不存在痕迹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这不可能?!庇幸幻植僮偶蚁缁?,满是见鬼表情的大喊:“连现代重工都没有办法修复的主轴,为什么你们可以修复出来?”

    “它的结构强度一定达不到要求,一定是这样?!?br />
    叶青不懂韩语,不过身旁的刘元正懂。此时跟中了五百万一样巨大惊喜地刘元正,一次不漏地将他的话翻译给叶青听。

    “别人做不到的事情,为什么你就肯定全世界都做不到?”叶青很奇怪地看着他:“闻道有先后,术业有专攻这句话你一定没听过?!?br />
    “开机试一下不就知道了?”精巧大师笑呵呵,一根普通合金的主轴而已,自己的技术,再加上精良品质激光焊机,连这都修复不好,还叫什么怪兽工厂?

    轮机长金勋山脸上挂满了尴尬,原本已经够丢人的了,没想到自己的同僚还不相信,眼前这几位华夏人,确实拥有堪称奇迹的加工技术。

    那神乎其神的配比技术,技术极端先进的激光焊机,彻底颠覆了他之前对这个国家的偏见看法。

    随后的开机运行,也彻底证实了这点。

    通知驾驶室,收起船锚。

    1.5万匹马力柴油机,在他的命令下,开始发出类似老式火车的哐~哐~哐~巨大声响。齿轮的带动下,两根巨大的主轴缓缓转动。

    整个动力舱明显感觉到一晃,这是巨轮在移动。

    轮机长金勋山和水手们,激动地盯住那根被修复过的左前轴,柴油机启动的一瞬间,主轴承受的扭力是最大的。

    现在没有发生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轮机长金勋山通知控制台,逐渐加大功力输出。

    1.5万匹柴油机,开始缓缓加速,两分钟后柴油机达到最大转速,螺旋桨划破海水的声音都听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水手们激动的差点跳起来,互相击掌庆贺。

    在最大扭力工作状态下,主轴依旧没有发生问题,那就说明主轴被彻底修复成功了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他们不用重新返回港口,花费一大笔钱去重新将集装箱转移到另一艘船上,也不用耽误一星期的时间,去等待现代重工再造一根昂贵的主轴出来。

    让控制室将功率降下来,轮机长金勋山,带领着几名水手,犹犹豫豫想走过来表示感谢。

    叶青很不合事宜地给他们泼了一盆冷水。

    “这个修复工作,只做了一半呀!”

    “一半?”轮机长金勋山和几名水手,脸上表情好像是被浇了一盆零下十度的凉水。

    主轴不是明明已经正常运行了么?

    怎么会才修复到一半?

    “还没做******?!本纱笫β车S堑厮档溃骸爸暗牧逊熳阕阌幸焕迕卓?,这意味着主轴的直线度误差也增加了一厘米?!?br />
    “主轴被我修复之后,结构强度已经和右边这根没有任何区别。但是一根主轴的直线度误差,居然有一厘米,这不是开玩笑么?这搁在加工业,一厘米的误差都够枪毙的了?!?br />
    主轴开裂,精度自然会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轮机长金勋山明白,只是做******需要将主轴拆下来,架到专用的检测设备上,这个代价太大了。

    有误差,自然就会产生磨损,虽然低速主轴的磨损很轻微,但是1厘米的精度误差搁在这儿,一天不消除,所有人心里都会有疙瘩。

    轮机长金勋山本想等船舶定期维护时候,再做******修复,或者重新更换一根主轴。

    可如果眼前这位大师有技术做******……

    精巧大师让他们将主轴转速再降低一些,随后一只手搭在主轴表面,高僧抚摸信徒头顶那样,来回在主轴上摩挲。

    另一只手用记号笔,飞快标记出几道弧线。

    当主轴停止转动时候,几名水手厚着脸皮挤过来,纷纷用手在那几道标记上。

    1厘米的误差,他们慢慢摩挲当然能感觉出来。不过也仅限于感觉出来,如果说要如何修整,那不如杀了他们实在。

    精巧大师举着精良品质的大功率电摩机,一副跃跃欲试举动。

    轮机长金勋山和水手们,全部瞪大眼睛,准备欣赏这位大师带来的神迹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彻底被精巧大师折服,丝毫不怀疑,他可以凭借手工就将主轴的直线度度误差,恢复到合格的数据之内。

    毕竟那些顶级加工大师,凭借手分辨出0.03毫米的误差。眼前这位大师,绝对更厉害。

    “这个******,有三种价格的做法?!本纱笫哿丝郾强祝骸捌胀?*****,精良******,完美******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们要做哪一种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