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代船舶,尤其是大型远洋船舶。

    其自动化水平非常高,也是各种辅助系统,运用最广泛的运输工具。

    一艘远洋巨轮,动辄几千万上亿,像那些运输特殊物品,如石油天然气,或者高压气体之类的巨轮造价更为昂贵。

    这些船舶的各种运行数据,都有电脑监控,一旦发生异?;崃⒖瘫ň?。

    像主轴卡死这种故障,如果不是负责职守的大副开小差,根本不会让主轴有受损的机会。

    当然主轴承受不住巨大的扭力而产生裂痕,这也说明这根主轴的锻造技术不过关。

    大型锻件有暗伤,这是避免不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锻件的尺寸太大,锻件在加热、冷却时,温度的变化和分布不均匀。锻压变形时,金属塑性流动差别大,或是材料中的异物分离不干净,都会造成锻件整体的结构存在缺陷。

    十全十美的东西,只存在人类想象中,和怪兽工厂中。

    区别只是有些技术和设备,能把缺陷控制在一个可以承受的范围内。当然偶尔出现一些检测不到的瑕疵,那只是属于意外情况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刚下过暴雨的缘故,今天的海面上天气格外晴朗,风平浪静让人感觉很舒服。

    快艇在水面高速航行了四十多分钟,偶尔还可以看见一艘艘庞大到让人震撼的巨大货轮,从视野远方掠过。

    最终当一艘蓝色船舷,上面印着HEUNG-A标志的巴拿马型集装箱货轮,慢慢在视野中放大时候,叶青知道此行的目的地到了。

    HEUNG-A是韩国知名的航运运输企业,旗下拥有多艘集装箱货轮,和石油运输货轮。

    快艇行驶到这艘4.5万吨级的巨大货轮旁,随后头顶垂下来两条钢索,扣住快艇两端,将快艇吊运了上去。

    七八名身穿红色航海服的船员快速围过来,他们看向巨力苦工的眼神中全是不可思议,接近两米的巨大个头无论到哪,都是众人的焦点。

    更何况这位大块头,还一手夹着一台看起来颇有重量的机械设备。

    交头接耳了几句,其中一名走向前,用比较生硬的汉语道:“你好,欢迎登陆我们越夫号!”

    “你好!”叶青冲他点点头,这位船员身上沾了不少油污,穿的服装也和别人不一样,叶青估计他可能是轮机长。

    “金先生,你看是不是先去动力舱,查看那根受损的主轴要紧?”刘元正可急坏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上万吨蔬菜搁在这艘船上,耽误了时间蔬菜烂掉了,那损失能要了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千万别指望这帮人能赔偿多少,国内物流行业赔偿比例低的吓死人,这些韩国人也高不哪儿去,资本家的良心,全世界都一样黑。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,我能请问,你们打算用什么方式修复主轴么?”轮机长金勋山慢条斯理问道:“刚刚华星重工的技术员,都没有能力来修复主轴?!?br />
    “焊接或者融性合金粉末粘结吧?!币肚嘁裁惶谝?,能不能不是嘴上说的,而是实际行动做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能保证它的结构强度么,这根主轴是我们现代重工制造出品,它的冶金技术比你想象中的要先进,如果你们修复之后,开机运行又断裂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大不了不收你钱呗?”叶青有些好笑的看住了他,技术先进的话怎么会裂开?

    “那不行,我们得签订协议。如果修复之后,依旧裂开,你们得赔偿我们的工时损失?!甭只そ鹧接行┎辉玫厮担骸叭绻皇橇踉壬苛乙笮薷粗髦?,我们已经联系中云港口的拖轮,让他们将越夫号重新拖拽入港?!?br />
    “现在已经耽误了四个小时,我们是看在刘元正先生的面子上,才同意尝试修复主轴。否则这个时候,我们已经进港,开始将货物吊装到码头,进行转运工作?!?br />
    叶青没说话,刘元正气的差点跳起来戳他老母。

    集装箱货轮转运,可不是两辆汽车靠在一起,工人们上去一通搬货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码头的集装箱起重机都有固定工作范围,可以移动的距离很短,而且非常慢。一艘集装箱货轮搬运,需要起重机将集装箱卸下,吊运到卡车上??ǔ翟僭说礁涸鹆硗庖凰掖钠鹬鼗?,吊运到另外一艘船上。

    几千个集装箱搬运工作,没有两天功夫根本不可能,这还是建立在码头有最少六台空余的起重机同时工作。

    现在情况是试一试还有希望,不试他刘元正就要损失好几千万。

    “金先生,我这批出口的蔬菜中,可是有相当一部分是信友集团采购,用作脱水蔬菜加工的?!泵话旆?,刘元正只好搬出了他们那边另一家规模庞大的企业来施压:“我不介意打电话给宋社长,向他反映你们这种消极的行为?!?br />
    “那就让你们试一试吧,事先说明,如果没有把握,不要为了想赚钱,去贸然尝试耽误我们的时间?!甭只そ鹧阶沓彰欧较蜃呷?。

    刘元正脸上全是歉意,叶青是李华星介绍来的。既然李华星都对叶青公司的能力大加赞赏,刘元正当然相信叶青是有把握的。

    即使最后修复不了,刘元正也没有任何的抱怨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位轮机长这么不相信他们的技术,连试一试的心态都不想有。

    “刘总,别生气?!币肚嘀富幼啪蘖喙ぐ嵩嘶?,劝解道:“修复主轴的技术一般人见都没见过,他们有所怀疑也是正常?!?br />
    “叶先生您大度?!绷踉玖丝谄?。

    沿着大厦样的集装箱旁过道行走时候,叶青心里冷哼,这种情况要不宰上他们一笔,简直对不起良心。

    反正又不是刘元正出钱,设备是他们船员玩忽职守弄坏的,自然这笔钱要他们出。

    现代化船舶,舱内非常整洁,布置的也科学合理,沿着明亮的金属走道,穿越过一道又一道水密门和扶梯,最后来到位于船尾底部,满是机油和沥青味道的动力舱中。

    一台柴油机横在动力舱的中央,各种粗大的管道连接在上面。

    这是一台接近三百吨重,现代重工出品的1.5万匹马力,二冲程低速柴油机,它烧的并不是普通意义上柴油,而是粘稠度非常高的重油。

    房屋大的变速箱分离出两根动力轴,连接在两根螺旋桨艉轴上。

    大型船舶的动力轴通常分两段,后面一段是艉轴,因为要做密封处理,防止海水涌进舱内。

    出现故障的是左侧前轴,叶青靠近后明显能闻见一股浓烈的焦糊味道,这是船用润滑油被高温加热后产生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根动力轴的防护罩已经被打开,和巨力苦工腰差不多粗的动力轴光滑表面上,一条手指粗,二十多厘米上的裂缝镶嵌在上。

    轮机长金勋山,和几名水手抱着膀子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他们的脸上露出一股很容易察觉的不屑,这种不屑表情产生于他们对机械的了解,和对现代重工的自信。

    现代重工是一个世界级的综合型重工业公司,是他们重工业的摇篮。其中“造船事业部”与“发动机事业部”在国际上赫赫有名。

    主轴损坏第一时间,他们就联系了现代重工发动机事业部,把受损情况汇报了过去。

    得到的答复是无法修复,那么凭什么华夏的一家名不经转小公司,就可以修复主轴?

    “这纯粹是耽误时间,裂缝那么大,他们难道真准备用合金粉末燃烧粘结?这技术我知道,只适合修复很小的磨损处吧?”一名水手用家乡话略带嘲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不准用电焊,还是最普通的电弧焊,就是焊一下加一根焊条的那种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们可以开始了么?”轮机长金勋山用生硬的汉语道。

    “背后嚼舌根,是一件非常没有礼貌的事情?!币肚嘤行┎豢推厮档?。

    “当然我也表示理解,智慧和技术这个东西总是分高低的,掌握先进技术的永远是少数?!币肚喑寰纱笫κ沽烁鲅凵?,示意他可以开工了。

    巨力抬了两台设备过来,一台是精良品质的固体激光焊机,自带焊接强度+15%,焊接精度+5%的属性。

    另外一台是大功率电磨机,同样精良品质。

    巨力苦工酷酷地站在叶青身旁不说话,精巧大师挑着满是鄙夷的眼神,走到这根动力轴的裂缝前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人类制造的机械全是垃圾,浑身各种都是瑕疵。叶青估计搬一台F22的发动机到他面前,他也能挑出一大堆毛病。

    想宰这种肥羊太简单了,随随便便挑一些毛病,他们就得心甘情愿地双手奉上酬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