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家洗完澡,兜兜钻进暖呵呵被窝中。

    现在她心跳的厉害,刚刚伏在叶青背上时候,那宽广结实的肩膀,着实让她有些熏醉。就好像高考结束,她和几位闺蜜聚餐时候,怂恿之下,每人都喝了一杯红酒的感觉一样。

    少女情怀总是诗,叶青现在的情怀有些耍流氓。

    他穿了个大裤衩在开车,嘴里还哼着小曲。

    背后似乎还余留着余热,和挥之不去的馨香。背着她一口气上四楼,叶青觉得丝毫不嫌累,背着她就像背着洋娃娃。

    心情好,感觉窗外的大雨都变的美好起来。

    哈哈~

    进了环海大道,叶青开启拉贡达的射灯,放快速度破雨前行。

    叶青返回龙溪滩时候,已经夜里十点。

    这会儿有些睡不着,叶青干脆钻进了地底基地中,查看金属熔炼中心的动力系统架设工作。

    宛如白昼的巨大灯光下,一座纯粹由钢铁组成,遍布着复杂机械结构,和充满力量美感的庞大工具,就好似科幻电影中,外星人机械基地一样科幻的建筑,静静恒立在地底深处。

    胳膊粗的纯铜高压电缆,整齐有序地连接在这座科幻设备之上。

    排列整齐的并联放电???,铠甲般镶嵌在巨大的熔炼炉四周。在熔炼炉的下方,是功率惊人的离心设施。

    它可以在金属融化之后,带动熔炉进行超高速旋转,分离出金属溶液中的各种杂质。

    就连看似最普通的淬火池,也不同凡响。

    淬火是热处理工艺的一种,也是现代金属冶炼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步骤。将金属加热到一定温度,随后投入液体中骤然变冷,可以使金属的奥氏体,转变为马氏体(或贝氏体),让金属获得更高的强度和韧性。

    金属熔炼中心的淬火池中,使用的淬火液是怪兽工厂自己提供,叶青可以根据冶炼的各种钢材合金,去购买不同的淬火液。

    并且整个过程全部自动化,绝对是世界上最完美的淬火工艺。

    叶青走到正在安装电路装置的精巧大师跟前,问道:“还有多久能完工?”

    “明天晚上就可以了老板,只是电缆还没通电,即使完工也没办法运行?!?br />
    “明天供电局就会来架线,到了晚上正好也差不多能架好?!币肚嗟愕?,看来明天得购买大批的生铁、镍块,还有其它几种金属,来一起炼制镍钛记忆合金。

    金属熔炼中心建成后,一个人就能操作,不会耽误机械工学椅的生产。

    即使现在还没有相关产品推出,叶青也可以先炼制出来当存货。

    第二天晴空万里,空气中都带着清新的气息。

    叶青起了个大早,跑到金属市场,横扫了全部的四千吨生铁存货,和两百吨镍,少量的金属镉。

    镍的价格有些昂贵,要六万多一吨。

    这两天收到的机械工学椅货款,还没焐热就又全花了出去。

    好在记忆合金中的主要成份金属钛,地底基地里,有根本用不完的高品质钛矿,能为叶青节约了一大笔钱。

    回龙溪滩的路上,叶青电话响起,来电显示是【华星扛把子】。

    叶青降低车速,用肩膀夹着电话:“李董事长,您找我有事情?”

    “呵呵~小叶老板?!崩罨撬实溃骸澳闼偷幕倒ぱб?,强大的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呀?!?br />
    “光是按摩功能,就甩开我那台yertLMS按摩椅好几倍?!?br />
    “连李董事长您这样的身份,都对机械工学椅满意,那别人用了肯定感觉更好?!币肚嘈呛枪艘痪?,随后静静等待下文。

    李华星这种大忙人,没事绝不会随便打电话过来跟自己闲扯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……可能又要麻烦小叶老板?!?br />
    “上午有一位朋友找到我,他是做农副产品出口贸易的。早晨五点走的一艘满载蔬菜的货轮到韩国,出港才走了几十海里,货轮就发生了故障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故障?”叶青有些奇怪地问道,巨轮出现了问题,不应该找船舶维修厂么?

    “那艘货轮的左侧前动力轴出现扭力异常,只是当时负责职守的二副和水手长在开小差,机械异常报警后,没有及时关闭传动系统?!?br />
    “这根轴可能有暗伤,被异物卡死时候,前轴在机轮的巨大扭力之下,出现了开裂?!?br />
    “巨轮的一侧前动力轴开裂,按照常理说,必须让拖船将巨轮拖拽到船坞中,重新更换动力轴?!?br />
    “那艘船是韩国造船厂制造,主轴也是韩国出品,大型船舶都是非标产品,重新定做一根最快也要一个星期,我那朋友哪能等得及,急的都快跳海了?!?br />
    “他就找到了我,想让我帮忙,给主轴做修复工作。结果我的技术员上船一看,那根主轴开裂的很严重,根本修复不了?!?br />
    “所以我想找你帮个忙,让巧大师傅去看看,能不能将主轴修复一下?”

    主轴修复……

    叶青明白了原因,当初在华星重工,精巧大师只凭借一把锤子,就能通过敲击回音,来判断巨大的矿用车主轴是否有暗伤。

    现在李华星的朋友有难,而他手底下的技术员,又根本没技术修复那根主轴,他自然就想到了叶青。

    现代化船舶和设备的大型主轴,其制造工艺非常复杂。从最初的锻件,到后期的淬火、粗加工、精加工,需要用到各种特大型数控加工设备。

    华星重工当然有能力制造主轴,但是开工制造一根他们从未制造过的大型船用轴,必须要花费不短的时间,去调整设备,规划制造方案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肯定比从韩国订购来的长,即使让拖轮将船拖回港口,转运到另外一艘货轮上,也需要两天时间,现在天气炎热的很,蔬菜还不早烂了?

    那么只有想办法修复主轴,把船糊着开到韩国卸货后,再愉快地等待主轴制造出来。

    主轴制造困难,修复起来当然更困难。

    或者说主轴根本不存在修复一说,简单的划痕或者轻微磨损,还能修复一下??颜庵种囟壬?,谁敢修复?

    所以叶青并没有先答应李华星,而是让他把主轴的开裂照片拍传过来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照片传到了叶青手机上。

    正好这会儿叶青也到了龙溪滩,就让精巧大师看一看照片,有把握修复不?

    “小意思,这是40Cr钢材的锻件,不管是焊丝堆焊,还是熔性合金粉末,采用火焰粘合我都有把握?!本纱笫戳苏掌?,满脸的不以为然和鄙夷:“这种低转速的主轴,连巨苦工都能闭着眼修复?!?br />
    李华星这人很够意思,叶青找他帮忙从没有二话,现在他找到自己,叶青自然不能不帮。

    所以叶青给他回电话,说这个修复可以接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也就不到半小时功夫,一艘涂了橙色油漆的玻璃钢十八座快艇,就停泊在了龙溪滩的码头。

    这艘船明显是大型货轮配备的多功能救生船,除了舵手还有一名满脸焦急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除了必要的设备外,叶青还带了一名精巧大师,和一名巨力苦工。

    “快快,快上船?!崩罨堑呐笥蚜踉φ惺?。

    巨力苦工扛着设备跳上船时候,突如其来的重量差点把小船给晃翻。

    那名舵手也是吓了一跳,叽哩哇啦说了句叶青听不懂的韩语。

    “刘老板可以呀,连外籍员工都雇上了?!币肚啻蛉さ?。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~”刘元正汗颜道:“我就是倒腾点蔬菜贸易,船是雇的韩国货船。他们货轮运货来咱们国内,我正好搭个顺风船?!?br />
    “这帮韩国人之前还不停吹嘘他们的货轮,如何如何好呢,结果刚跑几十海里就趴窝?!?br />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PS:昨天有事忙了一天,晚上我想码字的,结果困不行,扛不住去睡觉了,今天两更,另外不要脸的求一求推荐票。

    推荐一本别人家的小猫咪写的书《文娱缔造者》,他写的文娱类书非常精彩,大家可以去看以看。

    书评很多人问我什么时候上架,本书当然要选个好日子上架啦——六一儿童节上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