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后使绊子的小人最可恨,这种人永远只敢躲在阴暗处,像条毒蛇一样盯着目标,随时趁人不注意时候咬上一口。

    叶青非常生气,自己的产品放在网络上销售,一没跟人打价格战,二没贬低同行抬高自己,完全凭的是过硬质量,才做到了今天的火爆销售额。

    无缘无故被人这样抹黑,换谁谁不生气?

    找不到他人就算了,既然能找到,叶青无论如何也要摆开架势,跟他门对门较量一番。

    拉贡达像一条灵活的鱼,超越一辆又一辆汽车,直奔中云与尚海市的高速公路。

    一座线条玲珑,徐徐旋转的巨大金属雕塑,慢慢展露在叶青的眼前。

    这是中云的地标性建筑【风塔】,也是外地人来中云第一眼就能看见的庞大气派建筑。

    金属雕塑有些像被艺术加工过的麻花,又有些像被瘦了身的云朵,无论怎么看,也无法与风联想到一起。

    它的高度足有五十多米,通体奶白色,表面做了亚光处理,防止日照强烈时候,反光伤到驾驶员的眼睛。

    叶青经过这座【风塔】时候,几台云梯车正围绕着云塔,给它做清洗工作。

    叶青无暇观看,过了收费站后,就以140码的超速上限,咆哮着朝尚海方向前进。

    最终目的地已经被叶青设置了自动导航,叶青一路绷着脸,两小时后七拐八拐的行驶到华亭弄附近,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停车,将两名巨力苦工召唤到拉贡达的后座上。

    这次上门理论,叶青没打算只靠口头教育,这家伙要是敢跟自己吹胡子瞪眼,两名三百多斤重的巨力苦工,会让他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恐惧……

    收货地址写的比较模糊,华亭弄32号。叶青停好车,在这片老式住宅区里绕了大半天,也没找到个门牌号码。

    这里属于市郊,不到下班时间,根本看不到几个人。

    最后没办法,叶青很有礼貌的询问在自家门口晒太阳的老伯,问他知不知道32号在哪。

    老伯说的当地话叶青根本听不懂,手里头虽然有那家伙的联系电话,但叶青是外地号码,又不会当地话,这个节骨眼想把他骗出来,几乎不可能。

    当然办法还是有的,叶青先是走到对面街的一家小吃店,打包了份炒饭,随后走到弄口的一家小卖铺,这里还挂了申通快递投送点的牌子。

    叶青摘下手表,装作有些焦急的样子走进小卖部:“师傅,请问您知不知道身后弄堂里的32号在哪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送外卖的,32号的客户定了份炒饭,可我找了半天也找不到32号在哪,打他电话他也不接?!?br />
    店老板是位胖乎乎的中年男人,正在用笔记本电脑看韩剧,听见叶青询问,看了一眼叶青手上的外卖盒道:“进了巷子左单右双,自己从第一个门开始数就行了?!?br />
    叶青笑着说谢了师傅!

    五分钟后,叶青来到一栋带了小院的老式平方门口,又过了五分钟,两名身穿藏蓝色工作服的巨力苦工,晃着膀子走进巷口。

    叶青咄咄敲门。

    “谁???”里面很快传来有些不耐烦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您好,我是LG全自动洗衣机的售后服务员,想占用您一点时间,做一个售后问题调查,我们会多送您两年的保修期?!?br />
    叶青看他微博的上一期话题,就是拆LG全自动洗衣机,管他网上买的还是实体店买的,先拿来当幌子再说。

    出乎预料,叶青原本以为可能要费上老大一番功夫,才能骗开门。毕竟这家伙很狡猾,连买产品都用的假名字。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问都没问,就直接开了门。

    谜底很快揭开了,开门的是一位身穿黑色紧身T恤,体格强壮,胳膊上有大面积纹身的凶恶男人。

    不大的院子里还摆放了两个沙袋,两名同样打扮的男人正在十分专业的,用拳击手法击打沙袋。

    怪不得连问都不问,就自信地开门。

    三道扫视过来的不怀好意目光,让叶青愣了下。

    这三人横看竖看也不像是高级机械工程师,那么只可能是卢天军请的下三滥保镖了。

    这名男人同样一愣,因为叶青手上拎了个盒饭,嘴上却说是洗衣机的售后。

    叶青朝院子里望了望,角落里堆着的熟悉包装盒,让叶青立刻变脸。

    “快滚开,你这个垃圾?!币肚嗪苎纤嗟亩运盗艘痪?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这人瞪大眼睛,他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垃圾,快、滚、开!”

    这名纹身男人勃然大怒,一个右手直拳,就朝叶青面门上砸来。

    他的拳头没有砸中目标,而是被视野之外,门的两边伸出地一只砂锅大的手掌,包住了他的拳头。

    这只手掌力气,大的好比变形金刚,当巨力苦工从旁边走出来时候,纹身男子的眼珠子差点瞪出来。

    一名身高接近两米,浑身肌肉爆炸隆起,目光浑浊,长相凶恶到连他都感觉害怕的铁塔壮汉……

    巨力苦工嘿嘿一笑,开始加大手上的力量。

    纹身男子瞬间五官全揉到了一起,惊人的疼痛,让它嘴巴倒抽凉气的频率快得成了鼓风机。

    没等他告饶,巨力苦工就轻轻给了他一拳头。

    这人倒着飞了出去,落地后在地上跟中枪大雁一样剧烈挣扎,滚来滚去。

    另外两名练拳练的虎虎生威的两人,还没从巨大的惊愕中清醒,就被瞬间窜入院子的巨力苦工,一脚给踹成了闷葫芦。

    叶青走进小院时候,巨力苦工也没弄出太大动静,就把三人砸的躺在地上,连告饶的话都喊不出来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房门是关上的,叶青继续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没有询问声,一名三十来岁,胡里拉碴,眼神有些奸诈的男人开门出现在叶青面前。

    很显然他没有听到院子里的动静,或者说对院子里的三人很放心,就算听到有什么动静也没在意。

    巨力苦工站在叶青的身后,叶青用严肃的眼神打量他:“你是卢天军?”

    院子里躺着的三人,和叶青身后站着的两名铁塔壮汉,让卢天军惊骇欲绝,啊一声鬼叫想把门关上。

    已经晚了,叶青一把薅住他的头毛,左手拎着的盒饭,炮弹样狠狠砸向了卢天军的脑门。

    “老子送你一份盒饭?!?br />
    漫天的炒饭烟花样的四溅,卢天军满脸见鬼的表情。

    痛苦的嚎叫,还没窜到喉咙,就被叶青一脚给踹了回去。

    根本不用巨力苦工帮忙,叶青一个人,就能收拾了这个躲在背后捅刀子的混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