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播报】关注「起点读书」,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,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,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。

    这是座任谁见了都要挑起大拇指,夸一句气派的全玻璃结构大厦。

    华夏工商银行六个灰色大字,竖列在大厦一侧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这里是广府大道,中云市工商银行总行的所在地。

    兜兜的老爸白成安,每次走进这座大厦时候,都是怀着犹豫不决的心里。

    他只是中云市一百三十三个工商支行网点中,默默无闻,硬是靠熬资历才从普通柜员,熬成客户经理的小角色。

    每次年终盘点开总会时候,白成安都是属于业务能力差,年终奖拿最少的那一拨。

    被点名批评时间长了,白成安就对这里产生了种莫名的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这里白成安是能不来就不来,今天是硬着头皮来,找他那位曾经的支行长上级,现在的对公部总经理王正。

    因为他的宝贝女儿,说她有朋友想买之前谈到的那种几层楼高的压力机,和五十吨电弧炉。

    白成安差点被女儿的一番话,给吓出冷汗。

    那是几层楼高的压力机,和五十吨电弧炉,加在一起两千来万啊。又不是健身跑步机,和厨房里用的煤球炉。

    说买就买?

    总行的对公经理,在那家工厂破产时候,就调查过这两台大型设备的市场行情。调查出来的结果让他很心塞,网上同类型的设备,挂在交易市场里一年多无人问津……

    惨淡成这样,直接连朝网上挂的心思都没了。

    现在峰回路转,两台昂贵设备的买家,说随时可以去工厂看货谈价格。

    这位买家若是自己的朋友,白成安一定会非常乐意,去总行经理那儿,卖他一个天大人情。

    问题这位是他宝贝女儿的朋友,更有问题地是她宝贝女儿兜兜……

    张口闭口,叶大哥。

    我靠这谁?

    白成安不刨根问底,心里能安才叫怪。

    这一刨根问底,问题来了。

    听兜兜说,这位朋友很年轻、很有礼貌、很有才华、很有前途、很有风度,很有能力……

    白成安听不下去了,兜兜简直是在形容一位老派小说里的翩翩公子哥,而不是现实中很可能不存在的某号人物。

    白成安直接问,你跟他什么关系,莫非他是你男朋友?

    兜兜吞吞吐吐说不是,两人只是朋友……

    或许是好朋友!

    白成安暂时选择相信女儿的说法,兜兜还有一年就大学毕业,这时候她谈恋爱,做父母的自然会毫无保留支持。

    所以在这点上,兜兜没必要骗自己。

    那么不是男朋友……

    白成安有些猜出了兜兜的心思,她很崇拜那位叶大哥,而她口中那位叶大哥,或许也有些正常男生该有的心思。

    只是两人认识时间还很短,目前还是朋友关系。

    白成安有些压力好深好大的感觉,这种感觉好像自己辛辛苦苦养了二十年的一簇珍惜花卉,即将就要被一个混小子,给连根拔起偷回家的感觉。

    偏偏真到了那个时候,白成安只能眼睁睁看着。

    好吧……

    从昨天傍晚下班回家,兜兜问他有没有朋友做钢材生意时候,白成安就有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当然白成安也没有太多想法,出于对女儿的疼爱,白成安很尽心地打听了一遍,结果自然是没有,兜兜又说可不可以问问同事领导,那位朋友真的很需要购买大量钢材。

    女儿的事,就是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为了女儿,白成安还打了电话,给那位曾经领导他的支行行长,现在混地风生水起的总行对公经理。

    对公经理专门和企业打交道,找这位架子很大的曾经上级,无疑最有可能帮女儿把事情办成。

    白成安想法很简单,如果帮女儿打听到了,那就硬着头皮谈谈人生,谈谈曾经一起共事的时光,看能不能把价格压一压。

    至于从中拿什么好处,抽成什么介绍费之类。

    白成安一丝一毫都没有想过,宝贝女儿找自己办事,自己再从中拿什么好处费,这不是混蛋父亲才做的出来事情嘛?

    结果白成安把电话打过去,那位对公经理很直接地说没有,然后逮到他埋怨了老半天,说什么流年不利,事业不顺的一大堆牢骚。

    白成安只能赔笑地听着,听他在那儿抱怨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这也就有了后来,兜兜口中那位叶大哥,要买下那两台非常昂贵的设备事情。

    白成安走进总行大厦时候,大堂经理从他的胸口工作牌上看出了他身份,微笑打了个招呼后就随他去了。

    白成安坐电梯到十一楼公司金融部,也就是俗称的对公部。

    他的原来上级现在是对公部的一把手,统筹规划所有支行的任务指标,调控资产负债结构,负责存贷利率审批,制定支行对公业务发展的方向。

    他叫王正,权利很大,支行长们看见了他就跟老鼠看见猫一样。

    白成安知道他的习惯,上午都坐办公室,下午才出去和那些大型企业客户打交道。

    敲了敲经理办公室的门,里面传来请进时候,白成安有些紧张地推门进去。

    果然~

    经理王正看见这位曾经手下,没有预约就过来找他,让原本这几天心情就不好的他,顿时拉下了脸。

    “老白呀,什么风把你吹来了?!本硗跽房戳艘谎?,就继续忙自己的事情:“那个买钢铁的事情,我不是在电话里跟你说了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做钢铁贸易的大客户,你有朋友要买钢铁,就从市场上直接买了呗!”

    “你找我帮忙,我也没办法给你搞什么内部价呀?!?br />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总经理,找您不是这事儿?!卑壮砂擦Π谑?。

    “那有其它事情打电话里跟我说,干嘛要往总行跑一趟呢。?!本硗跽谰煞缚次募?,连招呼落座的态度都没。

    “最近事业不顺,我这边压力也很大呀。那家钢厂的贷款搞砸了,现在就留下一大堆烂摊子?!?br />
    “老白,你也多体谅一下我这个上级,我现在自己都麻烦事一大堆,你的事情要不……”

    经理王正不温不火,不想给他开口机会就下逐客令的态度,让白成安心里很窝火,也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要不是女儿开了口,白成安肯定什么都不说,乐得看他吃瘪,在年终盘点大会上,看他被总行长训成缩头乌龟。

    既然肯定要说,那就换另外一个态度来说吧!

    “总经理您这么忙,那我就先走了?!卑壮砂舱饣岫膊唤粽帕?,转身回头就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时候,白成安看了一眼头也没抬的王正,小声嘀咕道:“就是有人想买万吨压力机,和五十吨电弧炉。

    白成安把门带上的一瞬间,里面陡然响起了座椅的推动声。

    白成安走了不到两米远,办公室大门就被王正一把拽开。

    “老白~你刚才说什么,老白你刚刚说什么?”王正喘着粗气,肚腩一抖一抖,他的眼神中充满了,快告诉我刚刚没有听错的期待。

    “哦~没什么事,我有位很不熟的朋友,想买万吨压力机,和五十吨电弧炉?!卑壮砂睬崦璧吹溃骸白芫砟敲疵Α?br />
    “忙?”王正立刻换上了另外一种表情,这种表情通常在他会见大客户时候才有:“谁说我忙,就算忙也不能老白同事给忽略咯?!?br />
    “快快快,老白咱们进办公室谈?!蓖跽θ萋?,热情地扶住王正的肩膀:“正好明升服装厂的老板,送了我两盒信阳毛尖,我知道你喜欢喝茶,特地为你留着呢?!?br />
    “还有马上第二季度的客户经理绩效考核要出来了,老白不是我说,就你这业务能力,早该往上提一提了?!?br />
    Ps.追更的童鞋们,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~515红包榜倒计时了,我来拉个票,求加码和赞赏票,最后冲一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