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代元神手,有触感回馈功能。

    机械和**最大差别,就是前者没有感觉。

    用机械手去砸墙,机械手即使砸到损坏也毫无感觉。如果换成**,会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但往往很多时候,触觉在不那么强烈时,会给人带来一种极其舒适的享受。

    例如和异性牵手时,手上传来温暖地让人心跳地感觉。

    例如触摸某件物体,感受物体表面在手上滑过的质感,或是丝滑、或是冰冷,或是柔软。

    触感可以帮助人们识别很多东西,也是人除了视觉感官外,最重要的感受方式。

    机械手当然没有触感。

    即使机械造的再以假乱真,它始终是个死物,不能帮助用户来感受生活。

    电晶在录入大量的生物电信号时,突发奇想,如果把这些信号,反过来传递给用户会怎么样?

    感应芯片采集到人体的生物电信号,经过数字转化,再把信号传递给元神手,让元神手按照用户心中所想的方式去工作。

    那么理论上,把这个流程倒转过来,让元神手生成电信号,再传递给人体,技术上是可行的。

    零几年时候电视购物流行过一阵子电子针灸按摩仪,就有类似的功能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成本不足百元的设备,只能发出单一生物电流,让肌肉在电流刺激下,发生不受控制的跳动,并感受到刺痛感。距离模拟触感,还差了从地球到月亮的技术差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姜舒雅取来了一块烟盒大小的黑色物件,这个物件的反面有一层凝胶涂层,可以贴在皮肤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触感采集器?!苯嫜沤樯艿溃骸熬奘薰ひ低ü罅渴莘治龊蠓⑾?,每个人的神经信号没有一例是相同的。这些神经信号可以像指纹一样,用于区别用户?!?br />
    “男人和女人不一样,二十岁和三十岁也不一样?!?br />
    “甚至不同的心情,都能影响到神经信号频率?!?br />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王严语用右手接过这枚采集器好奇观察,他发现透过采集器上的凝胶层,可以看见里面有类似集成电路一样的金色复杂电路图。

    “所以目前元神手并不能完美回馈触感,它不能回馈例如、痒、湿、冰冷,顺滑之类,更深层次的感觉?!?br />
    “目前它只能回馈重物感、热感,按压感和痛感?!?br />
    “已经足够了?!闭庑└芯?,已经远远超出王严语的惊喜。

    按照说明,触感采集器最好贴在另一只手上。这样采集到的信号,可以尽可能模拟出用户的手部触感。如果没有双手,可以贴在脚上,或是脸部。

    王严语选择贴在右手背,接着启动采集器,用右手进行触感采集工作。

    从一百克重量开始,王严语依次用右手抓取、三百克、五百克、一千克、两千克,直到十千克的重量。实验室里没有那么多砝码,姜舒雅干脆从冰箱里找出十几瓶饮料来充数。

    和姜舒雅握手。

    用右手敲击键盘。

    握住热水杯。

    用探针轻点各个手指……

    数据采集工作一直持续了两个小时,在姜舒雅帮助下,王严语几乎采集了生活中能接触到的所有触觉。

    这些触觉数据会储存到元神手的芯片中,在元神手的多维力传感器、距离传感器、温度传感器,压力传感器等等,多达十七种高灵敏传感器的协同工作下。元神手可以精准判断出它接触的物体情况,并从数据库中挑选最合适的触感,直接反馈到用户残肢末端的神经上。

    当控制腕表传来数据分析完成提示后,王严语的前期准备工作也全部完成。

    他站了起来,深吸一口气,并把右手放入口袋中。

    平时王严语出门,都会把左手放入口袋。

    比起空荡荡的左手,把“左手”放入口袋,当然会大大减少周围人群的好奇率。所以王严语现在挑选衣服,只挑选带有宽松口袋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元神手的第一位测试者,是我们医院一位十几岁的男孩。他现在已经可以用元神手,做到除了玩王者荣耀外的绝大部分正常手部功能?!苯嫜趴闯隽送跹嫌锏慕粽?。

    “对了,那位叫苏宇航的男孩,甚至可以用元神手操作鼠标。我看他打英雄联盟时,一点儿都不受影响?!?br />
    “我不会让你失望的?!蓖跹嫌锘毓?,露出肯定笑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严语在米德医院吃了顿员工餐才走。

    他现在算是米德医院编外人员,每天有五百津贴补助。过段时间出国,补助会上涨到两千一天。

    这不是关键问题,关键问题是王严语变成了“左撇子”。

    王严语现在出行一般都坐地铁,从米德医院出来后,右手放在裤子口袋,左手一摇一摆地酷酷走在街上。

    正值夏季,他这种行为很容易收获别人递过来“你难道不怕热”的眼神。

    王严语不在乎,他甚至会时不时用左手触摸自己的脸庞。

    左手上,传来并不细腻的触感。

    脸上,可以清楚察觉到与右手一模一样的温热。

    这是多么美好第一天,王严语觉得自己活得了第二次新生。从今以后,他的心灵受到洗涤,变得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左手从口袋里夹出地铁卡,潇洒地在读卡器上滑过。

    跟着人群走进车厢,王严语用左手抓住了扶手。

    王严语只穿长袖上衣,但今天他特意把左腕卷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周围几位年轻男女,用奇怪的眼神看住了王严语。因为这家伙自从进了车厢后,就一直不停盯着自己左手傻笑,右手还全程放在口袋里。

    有个穿着时尚的年轻小伙似乎发现了盲点。

    “喂大哥,您手上这块腕表哪里买的?”这位小伙扬了扬自己左手黑色颂拓电子腕表。

    本来他这块腕表是今年最潮款,很多明星都带过??上衷诟跹嫌锸滞笊系恼饪橐槐?,要多土气就有多土气。

    那块是黑色多边菱形,那外观、那材质,那科技感,一看就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如果他也有一块,恐怕会跟这位大叔一样,时不时盯着自己手腕发笑吧。

    “哈哈~”王严语笑的更爽朗了,他递出左手笑道:“你好,我叫王严语?!?br />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好?!闭馕恍』镉行┙┯驳氐莩鍪中槲樟较?,然后赶紧抽开,连打听腕表牌子的心思都没了。

    地铁停了一站,王严语身边空出了个座位。

    他顺势坐了下来,用左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。

    指纹识别通过。

    点开王者荣耀。

    直到王严语用个五小号进入人机对战模式,他才终于舍得把右手掏出来。

    右手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旁边几位年轻男女立刻嘘声一片,这位大叔真装逼。

    他们刚刚还在打赌,这位大叔右手一定少了几个手指头来着,才一直舍不得拿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