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隼号游弋在星空之下。

    不善饮酒的云诗正晃着脑袋靠在舷窗边上,戈壁天空璀璨的星河,让她有吟诗一首地冲动。

    叶青则端坐在自己专属座椅上,眼睛注视着桌上那台厚厚的加密笔记本电脑。

    电脑画面一片漆黑,只有仔细观察,才能发现正中心有一点萤火虫大小的亮光,在向前移动。

    这是游隼号。

    叶青正控制着几万公里高空外的那颗天网卫星,对游隼号进行光学追踪工作。

    游隼号在叶青授意下打开主照射灯,上方卫星通过成像增强,让游隼号的踪??梢员蝗庋劭醇?。

    云诗最终没有把诗吟出来,虽然她名字里带诗,自小也在父亲熏陶下,熟读海量、唐诗。

    她怕叶青说她矫情。

    云诗干脆借着酒意凑过来,趴在一旁满是好奇地看住屏幕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看好莱坞电影里,那些主角都是随便在手机上点几下,就能立刻用卫星看见对手开的什么车,穿的什么衣服。为什么我们这个卫星,连看一架飞机都那么吃力……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电影看多了呗?!币肚嗝缓闷匕琢怂谎?。

    若是换做以往,云诗被自家老板赠了白眼后,肯定乖乖跑一旁蹲着了。现在她眼神迷离脸蛋酡红,很明显微微醺醉的样子,根本就不怕什么老板。

    云诗冲叶青做了个俏皮鬼脸。

    “首先你要明白通讯卫星,和侦察卫星的区别?!币肚嗉绦牌聊凰档溃骸罢觳煳佬嵌疾贾迷诮毓斓?,那里离地面只有两千公里的距离?!?br />
    “这么低的高度,哪怕用一台天文望远镜,都能看见地面大型目标?!?br />
    叶青边说,边用手比划了两个距离手势,“我们这颗是通讯卫星,在同步轨道,距离地面三万六千公里?!?br />
    “你看到的光学侦察,只是这颗卫星的业余功能,现在你明白我们这颗卫星的强大之处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发射一颗近地轨道的侦查卫星,保证想看什么就看什么?!?br />
    “那我们要不要也发射一颗?”云诗对电影里的那种技术很是向往。

    叶青拒绝回答这个问题,并向她丢了一部手机。

    “去休息室?!?br />
    “老板,我去…休息室干嘛?”云诗眼神怪怪的。

    “3……2……”叶青直接喊起了倒计时,后者赶紧从叶青面前消失了。

    叶青要打个电话过去,测试卫星电话音质效果。

    天网卫星是一颗专业的网络通讯卫星,它除了可以承担女妖飞行器的网络通讯需求。叶青还准备给公司所有管理人员,都配备一部内线卫星电话。

    这不是节省通讯费,而是出于商业保密需求。

    电晶在无线通讯加密技术上,有着非常高的造诣,这种技术不移植到天网卫星和地面终端上,未免太过可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深人静时刻,人们的思绪难免会乱飞。

    比如远在鹏城市的姜舒雅。

    夜里十点这个时刻,姜舒雅通常已经洗漱完毕钻进了被窝里。

    今天她也不例外,只是钻进被窝里,姜舒雅却怎么也睡不着,脑海里全是前几天的影子。

    那些影子中,有直入云霄的菱形大厦,有那位坐在办公室里,器宇轩昂的年轻总裁?;褂写蚱屏怂钥蒲Ъ际跞现?,让人怀疑是否是在做梦的仿生手。

    深刻记忆告诉她,她看见的一切都是真实。

    可为何姜舒雅总有种掏出手机,再跟叶青确认几遍的冲动?

    这个点,他肯定没睡吧……

    姜舒雅内心天人交战了几回合,最终败北。她点开微信,找到那个被她设为星标好友,并消息置顶的卡通小怪兽头像。

    “睡了没?”

    叶青过了十多秒后回复,“当然没有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忙不忙?”姜舒雅觉得自己就是在尬聊。

    “还好,现在在飞机上,正往中云飞?!?br />
    姜舒雅揉了揉脸,平时她聊天风格不是这样的。她总能非常恰当地,在聊天中塞进很多内涵表情包。她加的那几名网红网友,跟她聊天时,总是一副恨不能立刻飞来鹏城的躁动样子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的她,妙语连珠,谈笑风生,不像现在想找个话茬都要憋半天。

    姜舒雅决定不纠结了,直接问正事。

    “老板,第二代仿生手什么时候可以送过来?”从昨天仿生手试验中心的动工仪式结束后,姜舒雅就决定改口叫叶青老板。这是她第一次称呼,但对方很可能神经大条,压根就没注意到。

    “距离欧罗巴医学联合会举办的日子只有十三天了,到时候我们米德医院还得提前两天出发,我怕准备时间不够?!?br />
    “我来帮你问问?!币肚喙似毯蠡馗此?,“明天就能送过去,我让技术人员乘坐第二天上午的航班,到时候你们接一下机?!?br />
    “对了?!?br />
    “仿生手的名字你想到了没?”

    不提这茬姜舒雅也差点忘记,这两天她脑海里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来着。

    但她没想出个所以然,倒是仿生手第一位体验者苏宇航,非常热衷起名字。

    “造化手?”

    “灵宝手?”

    “灵虚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叶青被这些明显带着中二味道的名词,雷地不清,赶紧打字道:“哥们你修仙看多了吧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不是我起的,是苏宇航?!苯嫜鸥辖艚馐?,她不知道这些名词具体出自何处,但听苏宇航摇头晃脑念叨起来,很厉害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指望你也指望不上?!币肚喾⒏鎏酒砬?,“干脆就叫元神手吧?!?br />
    “严格来说,这种仿生手,是我们和腾讯即将合作推出的元神套装里的一部分?!?br />
    “这名字名气虽然听起来稍微有点中二,但【元神】一词可不是来自修仙里。这是中医典籍和道家典籍里的名词,元神是有专门英文词汇描述的?!?br />
    “这个名词,也确实和我们的产品高度契合?!?br />
    姜舒雅赶紧打出一串“好好好”。

    姜舒雅和叶青的聊天,也止于这串好字。

    次日上午,姜舒雅安排了一位年轻护士去机场接机。

    她以为接来地,会是一位戴着眼镜,性格木讷的年轻技术员。没想到是一位肩膀微驼,眼睛喜欢往天上看的小老头。

    如果他再年轻十几岁,姜舒雅说不定会委婉推荐他,来医院里做个免费脊椎矫形手术。

    现在姜舒雅决定不管他,专心做好元神手的宣传预案。

    仿生手的第二代。

    ——元神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