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上的庆功宴并不隆重,因为九泉航空中心档次最高的地方,也不过是食堂里小灶而已。

    菜肴一般,但旁边游隼号上存有不少好酒。

    像正儿八经从拍卖会上购得的八二年拉菲这种,也只配躺在储物箱里。

    叶青平时也不大爱喝,比起红酒和威士忌这两大国外酒种,叶青觉得白酒系列,尤其是上了年头的白酒,往往更对味儿。

    苏冰和苏雨俩姐妹,捧来了两小坛装在青花瓷瓶里的琥珀色酒液。

    总指挥陈方利和一帮技术人员们,差点儿把眼都看直了。

    他们关注目光当然不是那俩位姐妹花,而是她们放在桌上,并拆开了泥封的两瓶美酒。

    包括总指挥陈方利在内,绝大部分人都贪婪地吸了吸鼻子。

    光是装酒的青花瓷瓶子,一看就知道不凡。那上面画了两幅不一样的山水图,很明显的名家手工作画。泥封一开,一股醉人般醇美地酒香,在房间里来回荡漾。

    这股酒香,不同于总指挥陈方利所熟悉的任何白酒牌子,里面似乎带着历史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啊~叶先生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瞧见一帮人惊讶目光,叶青微微得意一笑,“不算什么了不起的美酒,只是历史长了点?!?br />
    “之前我们巨兽工业不是在大建女妖机场嘛,有个机场就建在了离酒镇**不远处。当地酒厂负责人为了感谢我们,特意送了几坛老酒过来,说是不久前扩建厂房,他们无意中挖出了一个小酒窖,里面堆了好多老酒?!?br />
    “厂里品酒师认为这批酒出自四十多年前,他们干脆就把这批酒全部起出来,用二十年窖藏的牡丹酒重新勾兑成新酒,专门用来送人?!?br />
    “**我知道,几百年的历史啦?!弊苤富映路嚼兆碓诖济赖木葡憷镂薹ㄗ园?,他不停吸着鼻子,感慨道:“四十多年前,那也是段特殊的日子啊?!?br />
    酒桌上其他人,一个个蠢蠢欲动。他们想分得一杯,又想掏出手机拍照发朋友圈。

    苏冰苏雨俩姐妹客串起了服务员,给在座的每人都斟上一杯。

    连几乎不喝酒的云诗,都捧着杯子不停吸气。

    “来~为了我们的成功,干杯!”叶青带头举杯,一口琥珀色的酒液入口,仿佛喉咙中被一条柔滑的丝绸拉过,不觉辛辣,尽是无法形容的,绵长柔和的馥郁浓香。

    接着就是一片咂嘴声,和吃了神仙果一样的陶醉轻哼。

    在这种欢快喜悦气氛下,哪怕喝十几块钱一瓶的牛栏山,也会觉得异常甜美。

    更何况品地是,这种有钱也无法买到的老窖珍藏?

    连续三杯下肚,总指挥陈方利脸红一片,他眯着眼睛意犹未尽地说道:“叶先生,以后您的天网二号、三号,四号卫星等等,只要您那边制造出来成品,我们这边就立刻帮您安排发射任务?!?br />
    “频段和轨道位置,我们也捡最合适的位置来排?!?br />
    叶青又敬了他一杯,脸上同样带着沉醉,“那我在这先谢谢陈总指挥,当然也要谢谢在场的每一位?!?br />
    “对了陈总指挥,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一下?!?br />
    “您说,我们巨兽工业,如果要制造自己的航天飞行器,比如类似暴风雪号的那种产品,航天部门会允许嘛?”

    总指挥陈方利完全没想到会是这个问题,如果是一般企业询问,他心里会给对方打上“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”的异想天开标签。

    航天飞行器是什么?

    它是人类最尖端的工业技术之一,是迄今为止只有少数几个国家才能掌握的“压倒式”工业产品。

    能够自主发射航天飞行器的国家,意味着拥有卫星发射能力,和战略投掷能力。

    有了这种能力,揍那些喜欢乱跳的国家,就是猎枪对长矛的碾压。

    这种产品连国家玩起来,都要费九牛二虎之力,何况小小的公司?

    但如果是巨兽工业……

    “可行?!弊苤富映路嚼愕阃?。

    “美国不是有家SpaceX公司嘛,最近他们一直在航天界里刷声望?!?br />
    “这家公司说是私企,其实背后都是他们宇航局在提供技术支持?!?br />
    “不过无论他们技术来自哪里,这家公司对我们航天事业,都是一种强有力的竞争威胁。所以两年前,我们航天部门也对民间开放了商业航天发展服务?!?br />
    “在首都那边,有家蓝箭空间科技公司,就在搞低轨道小型火箭的研究?!?br />
    总指挥陈方利回忆片刻,继续道:“他们好像要在今年年底发射一枚【蓝箭二号】,如果成功了,这可是今年我们航天界最好的消息?!?br />
    “其实航天部门对民营企业是非常支持的,因为民营企业一旦成功,对华夏来说,就多了一份卫星快速补网的备份能力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华夏航空对外的竞争力,也会大大增加?!?br />
    叶青再次跟他碰杯,蓝箭空间这家公司叶青是知道的。在决定涉足航天事业时候,公司就对这个市场做过调查。

    但巨兽工业要做的,比那种小型低轨道的蓝箭二号高端太多。

    也比全球任何一个国家的航天飞行器,高端太多。

    总指挥陈方利,对叶青提出的类似“暴雪号”这个话题避而不谈,只是他单纯觉得巨兽工业不可能搞出来,毕竟连美国都在航天飞机上栽了跟头。

    他想用蓝箭空间的例子,告诉叶青,民营企业涉足这块,不会有阻力。

    但不能好高骛远,最好先学蓝箭空间,从小型低轨道火箭这块一步步研究。

    也或者陈方利只是觉得叶青这会儿心血来潮,因为卫星的发射成功,对航天方面忽然来了兴趣,就那么随口一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游隼号于晚宴结束后的九点起飞。

    送行时候,总指挥陈方利握住叶青双手,一个劲夸奖白天被他们送上去的那颗卫星。

    不停说巨兽工业如果进军卫星制造业,一定大有可为。

    叶青说等回去后,先把天网卫星一个个送上天再说。如果天网卫星运转良好,真可以考虑进军卫星制造业这块。

    总指挥陈方利把胸脯拍地砰砰响,说明天就给航天中心下面配套的工厂压任务。一定用最快时间,把剩下五枚长三甲火箭生产出来。

    同批次生产五套配件,和生产一套用时不会悬殊太多,最多两个月,航空中心这里就会竖起五枚长三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