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风力十一节,持续减速中?!?br />
    “光学跟踪站准备中,天气良好,符合光学跟踪条件?!?br />
    “火箭信号正常,遥测信号正常?!?br />
    “各部门注意,倒计时二十分钟?!?br />
    随着一条条信息汇入发射指挥中心,叶青前方的二十多名工作人员,也随之进入紧张忙碌中。

    受这里气氛影响,连叶青都不由自主坐直了身躯。

    各部门进入工作状态,并一切正常,总指挥陈方利这会儿反而变得有点放松。

    他捧起前面印有【神州飞船发射成功纪念】红色字样的保温杯抿了一口浓茶后,用轻松语气跟叶青说,“叶先生,如果从长征三甲的发射记录来看。我们这次火箭发射的成功几率,最少也有70%?!?br />
    “剩下的30%可不是发射失败,而是临近发射前几分钟,我们突然遇到气象变化,或是各部门之间工作出现状况,导致全部准备工作推倒重来?!?br />
    “然后我们不得不延迟发射时间,等待下一个窗口?!?br />
    “真正火箭出现不可挽回的失败几率,不足1%?!?br />
    叶青露出一个不太明显笑容,摆摆手说道:“陈指挥,我到不是担心火箭方面的问题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知道长三甲火箭历次发射,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过重大情况?!?br />
    “我其实是担心我们的那颗卫星……”

    总指挥陈方利微微一愣,过了片刻才想到叶青担心原因之处,“没关系的叶先生,等到卫星被成功送入太空。我们指挥中心,会负责接手这颗卫星的一切姿态调整难题?!?br />
    “那就辛苦陈指挥,和各位工作人员了?!币肚嗝挥邪炎约旱S怯布矫嫖侍獾南敕ㄋ党隼?,反正这会儿卫星已经架在了火箭上,只能顺其自然。

    片刻后。

    倒计时,进去十分钟准备。

    一切都在朝向好的方向发展,各个部门检测正常,数据正常。发射现场风力也从十一节,减弱到了八节左右。

    九泉航空基地虽然常年干旱少雨,经纬位置又非常适合发射卫星。

    但这里地处戈壁,常年风沙较大。往往等到一个发射窗口时间,也只有十多分钟。这十多分钟内,如果不能顺利发射火箭,说不准等下一个窗口时间,就要过去几天之久。

    发射成功,一丝不苟的检查工作是关键,运气也是关键。

    今天运气不错。

    当倒计时进入五分钟前准备时,天气情况也刚好进入最佳发射状况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叶青已经带着云诗来到楼上媒体拍摄室。

    这里有巨大的密封落地窗,正对准着远方发射架。墙壁上还有多块屏幕,可以看清发射架上的火箭细节。

    叶青架好了一台小型摄影机后,扬声器里也传来了指挥员铿锵有力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一分钟准备。

    倒计时。

    50!

    40!

    ……”

    进入三十秒,叶青走进观察窗前,云诗跟在后头,有些害怕地躲在叶青身后。谁也无法预料,远方那枚五十多米高火箭,在进入点火时,会爆发出什么样声势。

    “5…4…3…2……”

    倒计时还剩一秒,总指挥陈方利接过传令,大声喊道:“点火?!?br />
    气氛在这一刻紧张到极限,空气似乎在这一秒凝固,又在下一秒陡然爆发。

    发射塔瞬间被浓烈白色烟雾包围,耀眼火球从火箭底部涌出,并冲向天空。一个呼吸间,整个天地都跟着剧烈颤动起来,仿佛观察窗外有二十台涡轮发动机在推力全开。

    “轰隆~轰隆~”

    浓烈烟雾腾起上百米高,以至于整个长三甲火箭都被隐盖。在这惊天动地的震撼场景前,任何生物都会变得极其脆弱。

    云诗颤抖地缩在叶青身后,叶青内心强烈震撼、澎湃,直到纯白色的长三甲火箭冲出烟雾。

    二十层楼高度的物体拔地而起,炙白火焰利剑般从尾部激射,如山呼似海啸,直冲云天。

    音障很快被突破。

    随后是一倍音速,三倍音速、五倍,七倍……

    天空被撕裂,在颤抖。

    指挥员似乎喊了什么口令,但拍摄室里已经无法听清。

    直到火箭冲出十多公里的高度,叶青才能听清那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九泉,跟踪信号正常,遥测信号正常?!?br />
    “九泉,光学跟踪正常?!?br />
    “雷达跟踪正常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长三甲留下的声势彻底消失殆尽,只有每隔三十秒,各个观察站汇总的信息声。

    叶青重新来到指挥中心,这时总指挥陈方利已经无暇和叶青打招呼,只能快速回头一笑,就赶紧转头盯住前方信息墙。

    “九泉,火箭姿态正常?!?br />
    “九泉,太原雷达站发现目标?!?br />
    “九泉,进入一级箭体分离?!?br />
    “雷达发现目标,一级箭体分离成功,二级发动机点火成功?!?br />
    “跟踪信号正常,遥测信号正常?!?br />
    “九泉,抛整流罩?!?br />
    “雷达发现目标,整流罩分离成功。

    “二级主机关机,星箭分离准备。

    在大气层之外浩瀚的宇宙中,那枚从一片荒凉大地上,拔地而起的长三甲火箭,已经从当初五十多米的庞大流线型身躯,变成如今的数十米长,并且发动机和各种管道都裸露在外。

    箭体最前端,是一台金黄色不规则方形物体。

    一道道纯白气流,无声地从两个物体的连接处喷出,随后这颗金黄色物体,朝着更遥远,更深邃地黑暗星空前进。那枚承载了最后一道路程的箭体,则无力的停滞下来,缓缓朝着下方那颗蔚蓝星球下坠。

    “星箭分离成功?!?br />
    “星箭分离成功?!?br />
    指挥员连续喊了两次,严肃的语气中,藏着难以掩饰地激动。

    “成功啦!”

    指挥室内不知道有谁喊了一声,接着整个坐着的工作人员就全都站立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脸上洋溢着笑容,虽没有电影里表现出的那种互相拥抱庆祝,可整个大厅内的气氛却并不比电影里差太多。

    云诗在不停鼓掌,笑容如花,“老板,我们成功了?!?br />
    叶青和总指挥陈方利在互相握手庆祝,紧绷着的心情,随着火箭发射成功缓和很大一部份。

    叶青这时转过头说,“我们只成功了第一步?!?br />
    总指挥陈方利也跟着点头,“对,目前只是火箭发射成功,还有第二步工作要做?!?br />
    第二步是把卫星送入预定轨道,并成功激活。

    欢庆没有持续太久,工作人员很快又投入到紧张忙碌中。

    数十分钟后,飞抵预定停泊轨道的卫星,点燃小型助推发动机,开始沿着预定角度环绕加速,做最后冲刺工作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星空深处的那颗卫星,冲刺同时,几个角度开始不停喷出小股气流,进行更精确地姿态微调。

    它必须以分毫不差的姿态,完全停泊在同步轨道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