次日凌晨四点。

    游隼号从天网航空机场的跑道上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目的地是九泉市,这次出行叶青比较低调,只带了助理云诗,还有几名充当随行的怪兽。

    公司几乎没人知道这一大事件,外界除了华夏航天中心,和国际电联组织知晓,媒体们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中云距离九泉市两千七百公里,游隼号要飞行一个半小时左右。今天起了个大早,叶青这会儿却没有任何困意,不停的用卫星电话和航空基地那边联络,询问他们准备工作,和早晨天气,是否具备发射条件。

    云诗的表现要差上很多。

    上飞机前她就不停眯瞪眼睛,上了飞机后,身体陷入柔软舒适的沙发座椅上,揉眼睛次数更频繁了。

    她睡得正香,结果凌晨三点半,就被叶青一个电话拽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并不知晓公司要发射卫星的计划,整个卫星项目都是工厂那边负责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们这是要去哪里???”

    “去九泉?!?br />
    “九泉……是哪里?”云诗有些费力的抬头,精致五官上写满困意。

    “一个建立在戈壁上的伟大城市?!?br />
    然后云诗头一歪,睡着了。

    凌晨五点十分,游隼号飞抵九泉市边缘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天空,已经由墨色样漆黑转变成了灰雾蒙蒙。仿佛只是霎那间,雾蒙蒙的天际线处就泛起了一片金黄色。

    似天幕乍分,照亮整个大地。

    阴影以极快的速度退却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明亮的金黄。

    当清晨第一抹阳光穿透瞬湛蓝天际,照射进游隼号静谧的客舱内时,云诗也被阳光唤醒。她揉了揉眼,有些奇怪地看住舷窗外,寻找光线来源。

    舷窗外,一副波澜壮阔中带了些苍凉意味的“画卷”,在她眼中栩栩展开。

    那是一片古老的黄色,大地起伏纵横,到处是风蚀残丘。

    游隼号最终降落在了一片点缀了点点绿色的沙砾平原上。

    这里有几处特别显眼的高大钢铁建筑,还有充满历史感,但依旧结实的简易机场跑道,和几处掩藏在地表以下,不太容易被察觉的奇怪建筑。

    云诗很快从那座浅蓝色,完全用钢铁打造的建筑上,察觉出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云诗此时困意全无,表情就像刚进了迪士尼乐园的孩子,“天呐,老…老板,这里是九泉航空中心?”

    “废话!”叶青哑然失笑,指着远方那枚,被蓝色钢铁建筑?;ぴ谄渲械陌咨赋の锾宓溃骸爸灰皇窍棺?,都能认得那是一枚火箭吧?”

    “啊,我们来看火箭发射?”云诗已经把脸贴在了舷窗上。

    真是的一枚火箭,它接近二十层楼的高度,一截一截的组合在一起,下方是固定在发射架上,带着四片能起到姿态稳定作用的巨大舵翼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看火箭发射,而且是属于我们公司的火箭发射?!币肚喑逅蛄烁鱿熘?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叶青带着云诗,还有两名怪兽随行走进发射中心时,这里已经一片严阵以待的味道。

    和电视上看到的并无太大差别,这是座布局和影院类似,最前端是一块面积庞大的多屏幕组合信息显示墙,显示墙对面是一排排坐着的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一共四排,每一排都摆满了显示器,或许只是发射一颗技术难度并不算高的商业卫星缘故,这四排信息处理设备前,只坐了约有一半的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叶青被两名接待人员,领上了位于后上方的观礼席,站在这里可以清楚看见显示墙上所有画面。那上面不仅有耸立在发射架,随时待命的长征三甲,还有发动机尾部画面,和让人眼花缭乱的复杂数据。

    负责接待叶青的,是本次发射任务总指挥陈方利。他看起来约四十岁,带着眼镜,皮肤有些黝黑。

    和大多数人一样,总指挥陈方利看见叶青时,总会免不了一番感慨和赞叹。

    当然或许随时都有机会发射缘故,这位总指挥,并没有花太多时间去感慨,他热情地把叶青邀请到中间座位上后,就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两只对讲机,一手一个,不停询问着什么。

    叶青和云诗则好奇地到处张望。

    “对了,陈指挥?!币肚喑米潘O吕囱实目盏?,问道:“假如火箭发射了,那我们能在发射前,到外面观看火箭发射么?”

    这是大部分走进发射中心的客人,都会问的问题。云诗没问,但她两眼在放光。

    “站到建筑外面的话,我觉得最好不要?!弊苤富映路嚼冻龊┖裥θ?,“因为发射的那一刻,火箭会喷射出大量,燃烧的不是太彻底地化学燃料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指挥中心虽然离发射塔还有一段距离,但风一吹,味道总会飘散过来?!?br />
    “另外我们长征三甲火箭,哪怕还没出现过比如坠毁这种极端失败情况,可预防措施还是要一直做下去的。发射前一刻,整个场地都确保无人?!?br />
    叶青点点头,觉得有些可惜,隔着屏幕看发射,总有种在家里看电视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时候,总指挥陈方利话锋一转,笑道:“但在楼上我们有一间特别适合目视观察的媒体拍摄室,等发射前几分钟,叶先生可以去那里参观?!?br />
    “叶先生您知道的,我们发射中心,偶尔也会把一些让人振奋人心的东西送上天。官方的新闻记者们,就会借助那里,把画面送到全国民众眼前?!?br />
    “陈指挥,上午们有机会发射嘛?”

    “希望很大,目前根据气象雷达传回的资料,高空天气情况已经具备发射条件。但低空这块,还要再等一等?!弊苤富映路嚼低?,又一遍询问对讲机。

    “气象1号,汇报现在的情况?!?br />
    电流声后,对讲机里传来有些失真的声音,“报告总指挥,目前风力十三节。我们观测到五十公里外,风力有减弱到七节以下的迹象,预计三十一分钟后,发射区上空风力下降,符合发射条件?!?br />
    “测控站报告情况?!?br />
    “监测站汇报,火箭正常,燃料循环系统一切正常,发射架随时待命中?!?br />
    “很好!”总指挥陈方利站了起来,冲着前方指挥台上的送话器肃穆说道:“各部门注意,火箭进入发射前半小时,倒计时准备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