识别精度差,意味着生物电波动幅度小,也意味着两次生物电波对比误差小。

    不过这里,不能单纯按百分比大小来看。

    高精度,虽然百分比很大,但她采集到的数据样本更丰富,能够从微伏,跨越到毫伏,等于有两种对比方案。它只会比奥托博克公司的感应贴片,识别率更高。

    叶青又重复了几次动作,结果每次生物电波的误差都有变化。

    累计五次,叶青问电晶,如果让程序智能识别,那程序能从这些生物电波中,找到关键的,可以判定的手部收张信号?

    “老板,这五次对比中,仪器采集到了四次,从32微伏,到66微伏之间的同步生物电波动?!钡缇д驹诓ㄊ酒髑安煌D笞偶饧獾南掳?,“如果建立完善的生物电数据库,通过模糊对比,我想可以当做判断依据?!?br />
    “但我不敢保证每一个人在采集数据时,都会出现这种情况。另外样本采集次数也太少,我觉得最少有上万次的数据对比,才能更确定一些?!?br />
    “采集到不难,公司里有很多人?!?br />
    看似没什么进展,其实叶青觉得进展很大。只要能精确判断出收张手掌的信号,那就等于在1的基础上,又多了一个2。因为可以把所有非1的信号,统统归类成2。

    “我们再来测试挥手的生物电信号?!?br />
    静下心来的叶青,开始同步挥动左右手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一直重复了十次。

    通过对比,叶青惊奇发现,这十次动作中,竟然采集到十次,可以起到判定自用的相同生物电波动片段。

    分析后,叶青和电晶一致认为,这个判断来自手腕摆动时,释放出的生物电信号。

    并且是手腕肌肉在运动中,释放出的肌肉生物电信号。因为它只在微伏范围内活动,并高度一致。

    “有搞头?!钡缇Э赐甓员韧?,又看住了叶青。

    “确实有搞头?!币肚嗟愕阃?,一副“难道就这么简单”的不置信表情。

    神经释放出的手掌收张信号为1,非这个动作的信号为2。

    那手腕或者手臂肌肉,在做特定动作时,完全可以列为3。

    肌肉在运动中,当然也可以产生生物电活动,它只是比神经释放出的生物电信号要小很多。奥托博克公司的感应贴片识别不了,电晶制造的这种完全可以。

    1、2、3,就这么容易的被找到了思路?

    “老板,这一切也太简单了吧?您不说奥托博克公司,在这方面的技术是行业第一嘛,我觉得这第一,水得一塌糊涂?!?br />
    “我也觉得……”

    叶青思考了片刻,说道:“归根结底,应该还是工业技术能力的差距?;蛐硭敲挥邪迅杏μ侗鹁?,提高一个量级的能力。检测微伏级生物电压变化,他们可以做到,但那套设备会很笨重,有可能和医院里的心电图记录仪一样?!?br />
    “另外检测到这些细微变化后,能否把这个变化应用到机械运动中,又是一个问题?!?br />
    “这个难度比感应贴片更高,没有我们的仿生手运动技术,再好的感应芯片也是白搭?!?br />
    “最后就是编程方面难度了?!?br />
    “如何把这些信号,编程一套简单有效的控制命令,也是个问题?!?br />
    电晶拍了拍胸口,说一切交给它。

    简单易懂?

    这个好办,电晶可以搭建一套仿生手的专用控制程序。然后启用公司和工厂的超级服务器集群,让带有一定智能的程序,把人手的所有动作分拆开来,每一个动作模拟百亿次,寻找出最简洁的一套命令。

    生物电的样本采集?

    工厂那边当晚就开始量产高精度感应贴片,到了次日下午,五百套生物电采集装置送到了公司中。

    公司员工每人每天抽出两小时,坐到椅子上胳膊贴上贴片,根据视频一遍一遍,做出固定的双手动作。

    或是握手、或是鼓掌、或是端起茶杯,或是竖起赞叹,鄙视的手势。

    这些数据源源不断汇集到超级服务集群中,每一个人,每一个手势,都会被集中比对。

    数据采集工作并不是一帆风顺,这中间出现了许多意料之外的问题。

    比如服务器对比到异常数据,提交给电晶审核时。电晶通过翻看监控录像,发现这位员工在录数据过程中,一只手拿着手机看消息。

    通过重复试验,电晶发现当手机靠近感应贴片时,手机内正在工作的电子元器件,会释放出电磁干扰,严重影响贴片的识别精度。

    感应贴片在生产线上的封装过程中,已经做了抗干扰处理,现在看来做得还远远不够用。

    电晶很快给出了解决方案,目前数据采集时,这些感应贴片都暴露在外。放到产品上,它实际是安装在仿生手,与用户残肢的连接处。只要在仿生手的外面添加电磁屏蔽隔层,就能完美解决这一问题。

    有数据溢出的异常,也有数据大幅衰弱的异常。

    调查后发现这个数据来源于一位年轻女员工,她在胳膊上擦拭过润肤露,和防晒隔离霜。

    防晒隔离霜中的钛白粉和氧化锌,严重阻挡了生物电信号的传递。

    电晶让产品部在使用说明书上,加了一条使用前,请清洁肢体连接处,不要涂抹化妆品的注意事项。

    也有人既没有玩手机,也没有擦化妆品,数据却一直异常。

    电晶翻来覆去也没查出问题原因,后来还是这位保洁部员工,自己想到了结症所在。她说她有轻微癫痫,去年在医院做脑电图肌电图,医生就说她神经放电异常。

    类似问题还有很多。

    但每一次,电晶总能迅速给出解决方案。

    另外,第二代仿生手上的硬件改动也很大。

    电晶在第二代仿生手内部,增加了一套类似幻晶手机的处理器系统。

    用户可以通过手机连接,自定义修改操作命令。也能通过手机,随时随地给仿生手的系统升级。

    与残肢的连接处,也被加长了一倍,这样仿生手与用户的连接更坚固。

    电晶还把员工们在接触各种物体时,手掌回馈出的神经信号,也采集出来。它尝试把这些信号,通过仿生手的另一个神经回馈贴片,回馈到用户残肢末端,让用户体验到真实手掌带来的触感。

    目前这套系统还不完善,只能模拟出30%的触感,更像是麻麻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电晶觉得,可以赠送用户一个采集芯片,让他贴在自己身体其它部位,来收集触感信号,然后量身定做出,每个人的专属触感。

    忙碌中,米德医院那边也传来消息,他们对仿生手的宣传时机有了方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