圈子太高端,他们接触不了,更想象不到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那这样会不会把美国得罪的太彻底了一些……”院长马红军这些年奉行地是和气生财,从合作伙伴的角度出发,马红军很想劝一下,让叶青慎重考虑。

    那毕竟是美国啊。

    叶青翘起嘴角,“你们放心,我和美方的矛盾由来已久。在禁售我们芯片之前,巨兽工业和美方,已经有过多次摩擦?!?br />
    “在我眼里,他们只是一个臃肿不堪,反应迟钝的胖子?!?br />
    院长点了点头,他不敢劝的太深。

    一方面他不了解这里面内情,另一方面,他也相信巨兽工业不会做出冲动选择。

    比起院长想的深远,姜舒雅想的有些肤浅……

    她觉得叶青MAN爆了,谈笑风生间就把美国碾了一遍。她很想把刚刚这段话拍下来放到抖音上,但她同时又很害怕叶青会凶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用完晚餐,来自米德医院的三人并没有离开中云。

    中云直飞鹏城的航班已经结束,他们要乘坐明天上午十点航班才能回去。

    叶青把他们安排在了隔壁一家酒店,并告诉姜舒雅晚上没事可以去街上逛逛。中云虽比不了鹏城那样发达,但这座城市历史悠久,有很多古迹风景和百年老店可以逛。

    “你每天工作这么辛苦,要不要一起去逛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~我意思是我对中云不太熟?!苯嫜疟纠雌∫餐η康?,很有御姐范儿。只是在叶青面前,她不知为何有点乱方寸。

    她这幅样子,让叶青心里窃喜,从侧方面印证了自己魅力很大。

    不过叶青还是拒绝了,他等下还有很多工作。

    姜舒雅反倒长舒了一口气,叶青真要答应,她反而有点不知该如何是好。刚刚她脑子一热,现在冷静下来了……

    送别姜舒雅,叶青重新返回地底实验室。

    不过叶青倒不是为了去监督电晶检查卫星工作,卫星只是近期公司产品计划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在这里,第二代仿生手也在紧张研发当中。

    叶青希望第二代仿生手,能抢在米德医院那边,对欧美医疗界公开仿生手这一重大新闻之前。严格说起来,第一代仿生手虽然在外形上,可以让人根本辨别不出真假。

    但它在控制操作方面,还依旧没有跳出传统产品,例如德国奥托博克公司的肌电手产品范畴之外。

    这不够轰动。

    叶青要拿出更先进的技术,让欧美国家,尤其是美国意识到。与巨兽工业闹别扭,就是跟他们的选民过不去。

    现在第二代仿生手的操作思路已经有了,前两天的鹏城之旅,让叶青有了灵感。

    姜舒雅说,德国奥托博克公司的肌电手,因为识别精度问题,干脆就把能识别到的所有运动信号,统一转化成肌电手的收张动作。

    收张动作是人手最重要的功能,能让用户随心所欲的收张手掌,至少能让用户们勉强的生活自理。

    在米德医院,叶青提出的解决方案,是把信号数字化,通过重复信号来完成更多的随心所欲功能。例如挥手,例如握手。理论上,这种方案可以让用户们随心所欲做出人手能做到的所有动作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除了顶级程序员,没人能做到随心记住全部的数字编码。

    就算记住了,一个复杂动作可能需要十多个数字代码。难不成用户在动手前,心里还得默念一遍咒语?

    这个解决思路是对的!

    回来后,叶青和电晶商量过许久。

    奥托博克公司只能识别出一种动作,那如果巨兽工业能识别出更多种呢?

    假设收张动的代码是1,通过这个1,仿生手可以利用1的重复间隔,或1的存在时间长短,来完成复杂动作。那如果仿生手可以识别出2,识别出3。那仿生手的动作编码,就会被大大简化。

    用户只用掌握更短的,更容易理解的编码语言,就能用思维去随心所欲的控制仿生手。

    想要识别更多代码,那第一件事情就要提高感应贴片的识别精度。

    这点很好解决,电晶已经制造出了六枚具有更高识别精度的贴片。现在有两块贴片,被连接在了一台生物电波示器上。通过显示器,叶青可以直观的观察到,人在运动手掌时,神经释放出的生物电频率变化。

    地底实验室内都是一帮怪兽,所以第一个试验对象,只能是叶青。

    实验前,叶青先在胳膊上涂了一层导电胶,然后把电晶制造的高精度感应贴片,贴在左手臂上,右边贴上来自奥托博克公司的感应贴片。电晶负责记录两款产品,在识别同样动作时,具体有哪些细节差异。

    “好了老板,你可以开始了?!?br />
    叶青坐在一张纯木椅子上,这样可以避免金属带来的干扰。

    “嗯,那我先做第一个收张双手的动作?!彼低?,叶青慢慢举起双手,两只手同步的握紧,再慢慢松开。

    在叶青做动作的同时,两条脑电波一样的生物电波图,出现在电晶前面的两台显示器上。

    它有些像股市走势图,但叶青左手臂的数据更加丰富,波动对应的旁边生物电压数值表上,显示它刚刚精确到了0.1微伏的生物电压变化。而右手上那个,只有毫伏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记录下刚刚的波动,我再重复一次?!?br />
    叶青先是放松了下呼吸,接着再次同步握紧双手,松开双手。

    这一次,叶青不借助软件对比,也能观察到与上一次记录的生物电压波动不同。

    “同样的动作,却有不一样的生物电压表现?!钡缇д驹诓ㄊ酒髑斑踹跤猩?,“老板,你们人类对身体的控制能力也太差了吧?!?br />
    “废话,控制能力强,那不是机器了嘛?”

    “用程序比对一下那两段生物电波动,有没有相同部分?!?br />
    电晶立刻进入比对中。

    程序把所有的波动线条比对一边,给出的结果让叶青和电晶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来自电晶生产的高精度感应贴片,两次比对结果只有47%的相同处。

    而来自奥托博克公司的感应贴片,却有72%的相同之处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说精度差,也有精度差的优势?”叶青感觉心灵受到打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