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补一个?”叶青表情有些僵硬,“你知道补一个卫星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三亿多吧,航天中心用长三甲级火箭,来帮我们把卫星送上天?!?br />
    “可惜它的尺寸不再小一些,不然就能一箭两星,把费用降一半下去?!?br />
    “三亿不是钱?”叶青反问,“三亿不说多少,可发射时机要等。航天中心的火箭又不是大白菜,我们想用就能随便去地里拔一颗?!?br />
    “可我真没百分百的把握呀?!钡缇?,“要不老板,我们现在就再多订几枚长三甲火箭,有备无患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叶青有种把电晶捶一顿的冲动。

    好在这股冲动克制了下来。

    叶青也明白,制造一颗卫星这种技术,对巨兽工业来说跨界确实有点大。

    一颗卫星,即使商业化再成熟,依旧是只有少数国家才能掌握的尖端科技产品。

    网上那种噱头新闻,说某某大学研发一颗卫星,送入太空的卫星产品,充其量只能算是玩具。印度还搞过一箭104星上天的噱头,那些送上天的卫星,一颗重量只有几公斤,内行人都笑话他们把一麻袋土豆送上了天。

    真正的卫星,至少具备自主变轨,太阳供能版,这两种能力。

    有了这两种能力,再根据用途不同,拓展出其它功能。

    巨兽工业要送上天的是一颗静止轨道通讯卫星,但它又不是一颗正经的通讯卫星。

    因为电晶还在内部增加了类似侦察卫星的摄像功能,可以向下垂直拍摄,也可以左、右、前,后倾斜拍摄。当然因为它是一颗高轨道静止卫星,不像真正意义上的侦查卫星处于近地轨道,并绕地球飞行。

    所以巨兽工业这颗卫星拍摄分辨率只有十五米,不太具备军用侦察性能。

    增加拍摄功能,一是为了可以对华夏上空的女妖飞行器进行实时画面跟踪,避免以后再出现类似草原上的劫机事件。二是以后等局首页工业的航天飞行器进入太空时,这颗卫星可以把飞船画面,实时传回指挥室。

    它主要功能还是网络通讯,理论上一颗地球静止轨道通信卫星,大概能覆盖40%的地球表面,让覆盖区内,任何地面、海上,空中的通信点,实时互相通讯。

    如果在间隔分布三颗,就能实现南北极地区外的全球网络通讯。

    这只是理论上,卫星通讯资源是有限的,如果使用人数过多,就得继续补充卫星。

    但如果只是巨兽工业内部使用,不对外开放商业通讯业务,那只需眼前这一颗卫星,就能满足所有女妖飞行器,在华夏领空内的网络通讯要求。

    如果这颗成功,叶青准备发射五颗。

    “还有六天,这颗卫星就上天了?!?br />
    “要不你再测试一遍?”

    “能想到的,我都测试完了。老板,您别多担心,真失败我们就当交学费?!钡缇柿怂始绨?,“再说它成功几率还是很大的,除非航空中心给我们的资料有所保留?!?br />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等卫星在天上展开成功,我们再对公司宣布这一消息?!?br />
    “失败了,我们就当没什么都没干!”

    “好的老板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来自鹏城米德医院的院长马洪军一行三人抵达中云时,已经是下午五点。

    叶青让公司这边派了辆车去接,车是疾雷闪电定制版,专门用来接待客户。

    然后五点半这样,叶青就刷到了姜舒雅发的朋友圈视频。

    视频,她美滋滋的坐在疾雷闪电后座,品着接待用的香槟,然后画面移到窗外,窗外是巨兽工业标志性的公司大厦。

    姜舒雅视频拍的很有技术含量,画面移动时纹丝不抖不说,拍下了自己优雅精致的一幕,也拍下了窗外,公司专用礼宾通道的欢迎标语,让人看起来就觉得很高大上。

    然后叶青给她点了个赞,评论666。

    很快姜舒雅回了一串捂脸哭笑的表情。

    姜舒雅再见叶青时,叶青已然是另一番模样。他坐在临窗的办公桌前,略带微笑看向了这边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姜舒雅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她好像看见了一位书中才有地,用法如圭如璋,品貌非凡来形容也不过分的惊才男人。

    回过神,姜舒雅悄悄打量了下眼前办公室。

    男人的书房或者办公室布置,通常能反应出这个人的内涵。

    眼前这间办公室的装修风格,比起那些酷爱用超大实木桌椅,光一个茶几就几平方,彰显自己财力的老板们相比,要显得非常简约。

    这里似乎以科技为主,比如姜舒雅就有些惊讶地看住了叶青背后,那面全尺寸巨幅玻璃。

    玻璃外是四分之一的中云景色,玻璃上竟然还有像显示器一样,显示的天气和时间。

    窗外天际边的红霞如火,金粉色的光芒透过玻璃打在了叶青身上,映照出一层朦胧光辉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隐约缭绕着沁雅淡香,而这个香味来源,竟然可以追溯到一块摆在办公桌上的白色石头。

    这股淡香让人整个心情都舒畅起来,也无法跟任何一款香味挂上钩。

    姜舒雅忍不住好奇问叶青,这是什么石头,竟然还能散发香味,她也去买一块放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龙涎香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姜舒雅不敢说话了,然后眼睛滴溜溜偷看这块石头,似乎它的吸引力比叶青还大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世界奢饰品品牌推出的顶级香水中,往往以龙涎香味道为主打呢?

    但那些绝大部分都是人工合成的龙涎香,有掺杂了一点点一点点真龙涎香的香水,都要当成限量款卖出惊人价格。

    叶青把她晾在了一旁,主动起身与那位头发花白,精神矍铄的老人打招呼。

    米德医院的院长马洪军也赶紧上前跟叶青握手,尽管来之前已经做了资料,可真正见到叶青,马洪军还是有种自己会不会老花眼了的错觉。

    这位总裁比他想象中还要更年轻,甚至比他们医院年轻一代领军人物姜舒雅,还年轻。

    马红军没好意思问叶青多大,寒暄后,他有点扭捏的问叶青,其实他们这次来,还带了一位同事,他是米德医院的德国合作方艾普医疗集团外派过来地管理人,他这次非要一起跟过来,想和叶先生谈一谈,有没有可能,在仿生手上合作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想目前我们不会和其他公司有合作?!?br />
    叶青邀请这位老院长落座的同时,解释道:“当然这不是我们巨兽工业心高气傲,而是仿生手这件产品,我们不打算把它纳入商业盈利计划中。一件没有盈利的产品,艾普医疗在了解原委后,恐怕也不会跟我们合作?!?br />
    “这点我上次和姜医生已经说过了?!?br />
    可怜的艾普医疗集团的外派负责人莱伯恩,厚着脸皮一同前来,却连叶青面都没办法见到。

    毕竟叶青只邀请了姜舒雅和院长两位,没有叶青允许,莱伯恩只能抓耳挠腮地坐在旁边会客室里等待。

    叶青又冲姜舒雅找了招手,“姜医生,你也过来坐?!?br />
    “姜医生?”

    “???”姜舒雅费了好大力气,才把目光从那块白色石头上挪开。

    “需不需要我离开这个房间?”叶青眼神狡黠,满是调侃,“我觉得我的办公室,已经不足以容下你那强烈的占有欲?!?br />
    “人家……人家只是好奇?!苯嫜虐尊撑由隙偈比缤旃掖巴獾暮煜?,她感觉自己丢人极了,可又真按捺不住心中好奇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受不了你,你喜欢,那等下我让人切一块龙涎香送给你。这东西在我的恒温储藏室里还有一些,都是非洲那边合作伙伴送的?!?br />
    姜舒雅还没从这句话中回过神,院长马红军就赶紧挥手说使不得,如此金贵东西,送给小姜医生,那叫暴殄天物。

    叶青哈哈大笑,连说没关系,这东西只是名气大,要说真金白银的价值,也就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叶青没在办公室内谈太久,和马院长聊了一会儿两方合作上的问题后,就把两人领到内部餐厅边用餐边谈。院长马红军本想推辞,毕竟像叶青这种身份的人,晚餐往往比他一场年终会议还要重要。

    叶青是真有事要谈,不是跟他客气,也自然让马红军很有受宠若惊的感觉。

    餐点都是些叶青平常爱吃的菜,另外叶青又吩咐厨师做了些松软清淡的菜式,照顾院长马红军的口味。

    “对了院长,之前听您说,您参加过很多次国外大型医疗会议?!?br />
    “那您在国外医疗界的熟人多不多?”

    马红军对餐点上的这个小细节很感动,听完叶青问题,他放下筷子说:“华夏在医学交流这块还是很积极的,我从医几十年,国外同行确实认识不少?!?br />
    “俄国那边有两位著名医生,欧洲那边最多,加起来可能有二十多,美国那边有四名?!?br />
    “另外我还带过很多外籍医学院的交流生,现在这些学生几乎都活跃在医疗界的第一线?!?br />
    叶青有些敬佩地点点头,又问姜医生呢?

    姜舒雅也赶紧放下筷子,认真想了想,“我认识的国外医生可能更集中在德国那边,他们普遍都是年轻一代,不像院长德高望重,认识很多医疗界大咖?!?br />
    “没关系?!?br />
    叶青不置可否地耸耸肩膀,说道:“我这边有一个想法?!?br />
    “除了之前我说的那些方案外,我还希望院长您回去后,最好能多联系一些国外同行,把仿生手这个项目透露给外界?!?br />
    “最好是美国那边?!?br />
    “是要大力宣传这个项目嘛?”马红军点点头,他认为自己猜到了叶青的想法。

    一个企业回馈社会,不求利润,那当然希望能多博得一点好的名声。

    只是,为何要以美国那边为主?

    马红军认为这里面涉及到公司经营战略,结果叶青下面的话,让他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我希望整个美国医疗界都知道,巨兽工业的仿生手项目即将成功?!?br />
    “但我又想让整个美国医疗界都知道,我们巨兽工业,可以和欧洲谈设立合作点的计划,也可以和非洲谈,但就不打算和美方谈。无论是医疗界,还是政府?!?br />
    “他们如果有患者想安装仿生手,那请等我们仿生手正式定型后,坐飞机到华夏来安装?!?br />
    马红军有点懵。

    叶青微微一笑,“这里面没什么商业布局和计谋,我只是单纯的在回击美国之前对巨兽工业的禁售?!?br />
    “我只是想让美国知道,得罪我们巨兽工业的后果?!?br />
    马红军目瞪口呆,姜舒雅也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