什么是职员违例处理流程?

    在米德医院里,如果一个医生私下收取医药代表好处,向患者家属索要红包,或损害医院利益,并被医院管理层知晓,就会在每星期三的骨干会议上,启动违例处理流程。

    这是专门处理医生违例的,医疗事故有另一套处理流程。

    但凡被这套流程处理过的医生,最轻也是调离岗位降职查看。

    现在,莱伯恩要把姜舒雅弄进这套流程里处理。

    姜舒雅很无辜很意外地,看住了莱伯恩,随后又看了看院长马洪军,后者满是恨铁不成钢眼神。

    没有人表示反对,莱伯恩偏过头,面向姜舒雅。

    “姜医生,我这边收到情况,说你昨日下午,带了外部人员,在没有经过奥托博克公司负责人允许的情况下。为了利益,私自把义肢实验室借给外部公司人员使用,并泄露实验室数据,帮助外部公司完善他们的义肢类产品?!?br />
    莱伯恩语出惊人。

    在座的各位医生骨干们都知道,米德医院的义肢中心,是由德国奥托博克公司出资建设的,米德医院只提供医务人员和病源。

    先不谈义肢中心给医院带来多少利润,光是奥托博克公司的名头,就要米德医院再三衡量。

    这是一家拥有几十年历史,一步步在义肢领域里,做到全球第一的公司。

    奥托博克公司和莱伯恩背后的艾普医疗集团,有着长期良好合作关系,这也是奥托博克公司能选择米德医院,成为华夏唯一一家医疗合作点的原因。

    拥有奥托博克公司合作点,米德医院就是国内,在义肢安装和矫形领域中最强的医院。

    现在,姜舒雅医生,竟然利用职务之便,帮一家国内义肢公司,获取不正当利益?

    事情严重了……

    “姜医生,我说的对不对?”莱伯恩很满意自己弄出来的风雨欲来效果。

    “不对!”姜舒雅立刻回敬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说对与不对,不会影响违例流程的结果?!崩巢骱吡艘簧?,“按照流程,下面是出示证据的环节?!?br />
    “既然事情发生在义肢中心,那证据就很好调取了吧,大楼内的监控就能作证?!?br />
    莱伯恩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一块U盘,每位参会人员的面前都有一台联网电脑,莱伯恩只需把U盘接入电脑,里面内容就能共享给所有参会人员。

    视频内容并不长,从大楼门口几名护士欢迎开始,到姜舒雅领着几名男士来到试验中心。

    再到,最致命的环节。

    画面里的那三名男士,在试验中心里旁若无人地,从箱子里取出各种各样的设备,那些设备很明显都是数据收集型。

    画面中断,莱伯恩咄咄逼人问道:“姜医生我问你,你是不是在迎接这三名男士之前,刻意交代过护士,让她们

    不要通知奥托博克公司的负责人杰戈?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姜舒雅点头,看来消息是实验中心里某位护士泄露的。

    当然这无关紧要,在这件事情上,姜舒雅并没有做出任何在实质性上,对奥托博克公司有伤害的事情。

    莱伯恩说她泄露实验中心的数据,那只是莱伯恩在看了监控视频后的臆想。

    姜舒雅是想让叶青和奥托博克公司合作,这样奥托博克公司,就能把他们肌电手的控制方案共享出来。

    叶青让她喊奥托博克公司那边负责人时,姜舒雅再次提到,如果不合作,奥托博克公司那边恐怕不会给出有用数据。

    虽然,那些数据很宝贵。在外人眼里,视频中那几人,一定会千方百计获取这份数据。

    可真实答案是什么?

    真实答案是叶青对这些数据压根就没兴趣,更瞧不起奥托博克公司,连一毛钱的合作念头都没有。

    姜舒雅把试验中心借给叶青使用,确实有点违规,可这问题并不严重。而且如果没有莱伯恩横插一截,姜舒雅在做完例行报告后,就会向医院管理层和医疗骨干们,汇报这一消息。

    “很好,既然你承认交代过护士,让她们不通知奥托博克公司的负责人?!?br />
    “那你承认,你和那家公司,有利益关系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?!苯嫜琶娌桓纳?。

    “没有利益关系,你会避开奥托博克公司负责人,把外面公司的人带到试验中心?”莱伯恩冷笑中,透着胜券在握。

    他已经听到了其他参会人员,隐隐发出的惋惜声。听到了坐在他不远处,院长马洪军喉结不停抽动的揪心声。不用去看,莱伯恩也能猜到这个小老头,此时脸色一定比他面前的桌子还难看。

    从姜舒雅入职医院的第一天起,这位小老头对她的偏爱就像自家闺女一样。

    哼~

    不管有没有利益关系,姜舒雅都会因为这次违规,被摘除今后任性的权利,老老实实听从他的命令,大量改用进口药物。

    “我带他们来试验中心,有充分恰当的理由。这件事,你不提,我也会在接下来的会议中做汇报?!?br />
    “强词夺理?!崩巢鞒捎镉玫牟淮?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那几个人,带了一款你们华夏公司生产的肌电手产品。后面视频内容我看了,最终奥托博克公司在这边的负责人杰戈先生也来了?!?br />
    “要不要我把杰戈先生请过来,问问他当初现场是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好??!”姜舒雅快速的点头,眼神中全是“你赶紧请”的不良鼓励。

    阿嘞?

    这剧本有些不对,莱伯恩被姜舒雅这种迷之自信弄的有些懵。难道说她俩,达成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私底下和解协议?

    “小姜!”一直没说话的院长马洪军忽然狠狠拍了下桌子,愤怒道:“这到底怎么回事,你先把事情交代清楚?!?br />
    事到如今,院长马洪军内心,还是有点偏向姜舒雅。

    如果真把杰戈先生请过来,那一切都没有挽回余地了。

    所以,莱伯恩根本不给院长马洪军继续偏袒的机会,他立刻站起来打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沟通异常顺利,杰戈先生一听他们医院内部骨干会议邀请自己,赶紧屁颠屁颠跑来了,全程没用三分钟。

    当杰戈推门而入时,会议人员大部分都认为,事情到了尘埃落定的那一刻,姜舒雅被严肃处理的结果已经铁板钉钉。

    莱伯恩率先迎上前打了个招呼,不待院长开口,就抢先问他知不知道,昨天姜舒雅违反条例,偷偷把外界公司带进义肢中心的核心区域,并进行那家公司的产品试验?

    “知道???”奥托博克公司的负责人杰戈很迷茫的挠挠头,他搞不懂为何这场内部会议上,气氛严肃如冰?

    “很好,既然你知道,那你对姜舒雅这种违反条例,伤害你们公司利益的行为,有和看法?”

    莱伯恩一副大义凛然语气,“你放心,你不用顾忌我们米德医院的颜面,姜舒雅虽然是我们医院的外科骨干??墒?,我们米德医院,更重视与贵方奥托博克公司的合作友谊?!?br />
    “我有什么看法……”杰戈再次挠头,有些想放声大笑,又不好意思破坏这里严肃气氛的纠结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感谢姜医生!”

    杰戈只能一本正经的朝姜舒雅微微鞠躬,“昨天是姜医生给了我机会,让我有幸参与了昨天的那场试验?!?br />
    “我本人非常幸运,另外我还要代表奥托博克公司,对姜医生昨天邀请我参加试验的事情,表示感谢?!?br />
    “这不仅是我本人的幸运,也是我们奥托博克公司的荣幸?!?br />
    从院长马洪军,到各个科室的医疗骨干,全都如被雷殛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莱伯恩站在一旁,手指狠狠指住杰戈的脸庞,脸上肌肉一抖一抖,“你…你疯了?”

    “我没疯???”杰戈的眼神分明是在询问,你是不是疯了?

    “昨天的试验,是人类科技文明的一次伟大飞跃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们没有参加,是你们一辈子的遗憾?!?br />
    “我对叶青先生的敬仰,宛如我对南丁格尔,我对罗伯特那样崇敬至高?!?br />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你!”莱伯恩手里如果有一把手术刀,此刻一定会把杰戈切开来,看看他脑子里进了什么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