米德外科医院每星期三下午,都会举行骨干会议。

    姜舒雅和叶青会面的日子是星期二,所以次日下午,姜舒雅提前了半小时做完工作,换好衣服。

    正好这次会议上,她有重要事情要向院长汇报。

    姜舒雅在米德医院,当然算得上骨干,她是年轻医生的领军人物。

    米德医院是一家私立医院,他们追求医疗技术不停提高的同时,也要追求医院利润。所以每次骨干会议的一开始,各个科室的骨干们,都要先汇报自己科室的病员状况。

    这个汇报并不是报告,一星期内科室从病员身上创造的营收,营收状况有专门财务负责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医生骨干,要统计这一星期内,自己手下的病员用药情况,病员伤势恢复情况,以及后续康复计划。

    这个汇报枯燥乏味,科室骨干们滔滔不绝说了快四十分钟,才轮到姜舒雅。

    姜舒雅负责手足外科,和奥托博克合作中心。

    说实话,能送来米德医院手足外科的病员,绝大部分都是会留下残疾的严重外伤。这些病员的治疗费用,一项稳居米德医院各个科室的前列。

    即使这些医疗骨干们,再仁心仁术,也挡不了半年一次,根据各个科室营收状况,给骨干们的分红。

    所以有些心术不太正的骨干,会在私底下不止一次酸溜溜眼红嘀咕,说若让他去负责手足外科,不出半年就能把这个科的营收翻上一倍。

    也幸好米德医院院长兼董事长的马洪军,是位把医术看地比任何东西都重要的老名医。

    他不反对各个科室以进口药物为主,但他坚决反对,为了营收滥用药物。

    只用对的!

    这也是每个星期三骨干会议上,院长马洪军,都会让各个科室骨干汇报病员用药情况的初衷。

    对于药物是否被滥用,这位已经不再拿手术刀的老名医,有着自己判断。

    等姜舒雅简略汇报了目前手足外科的几十名病员用药情况后,主持会议的院长马洪军,默不作声点点头。

    自从姜舒雅负责了手足外科,她的科室,就一直蝉联治疗药物国产率最高的冠军。

    在不妨碍患者伤势恢复情况下,院长马洪军不介意姜舒雅主动帮患者们省点治疗费。

    反正他已经有十几个亿的身家,每年股东分红的钱多到懒得数。分红数字上,是多一两百万,还是少一两百万,无关紧要。

    院长兼董事长马洪军不介意,不代表其他人能保持同样想法。

    例如副董莱伯恩。

    米德医院中,有27%的股份来自德国艾普医疗集团。这家拥有世界各地,超过一百五家医院股份的医疗巨头,每入股一家医院,就会派出一名职业经理入驻医院,负责对医院的日常运作进行监管。

    莱伯恩就是艾普医疗,向米德医院派出的监管人员。

    “咳咳~”

    等姜舒雅刚把科室用药情况汇报完,副董事长莱伯恩咳嗽两声打断道:“姜医生,这已经是你们科室连续第四个月,进口用药比例低于50%?!?br />
    “我不反对你们使用国产药物,但我需要告诉你,米德医院是家拥有德资背景的私立医疗机构?!?br />
    “在有选择的情况下,我必须建议你,要更多选择进口药物,例如跟我们艾普医疗集团有合作关系的制药公司产品?!?br />
    “莱伯恩先生,我只是在众多选择中,做了最合理选择的那个?!苯嫜挪⒚挥斜硐殖鎏辔肪?,她对莱伯恩的质问早就麻木了。

    莱伯恩瞪了瞪眼,“姜医生,就拿你们科室用量最多的抗菌消炎类药物来说。国产消炎药价格,和进口药物,例如葛兰素史克、辉瑞、罗氏,这些公司的产品价格,差距并不是大到让人不容易接受?!?br />
    “再说,这些公司的药品,在制剂工艺上,要比你们国产药品好上不少?!?br />
    “出于对患者恢复时间上的考虑,你完全可以推荐患者使用进口品牌?!?br />
    姜舒雅不假思索的摇头,“莱伯恩先生,消炎抗菌类药物,国产的制剂工艺,和进口相比差距很小,这些药品的生物等效性实验数据公开可查?!?br />
    “也正因为差距小,进口消炎抗菌类药物的价格,才不会比国产药品贵上很多?!?br />
    “莱伯恩先生,你也明白,对患者来说很多进口药物,医保是无法报销的。这笔报销费用又不用我们来出,那我们帮患者节约一点,何乐不为?”

    莱伯恩气到吹胡子瞪眼,油光满面的脸上一抖一抖,训斥道:“姜医生,请注意你说话态度?!?br />
    姜舒雅不再说话,有几位心怀妒忌的医疗骨干,边偷笑,边看着姜舒雅吃瘪。

    有人偷笑,自然就会有人愤愤不平。在座的那些年龄不是太大的骨干们,一看米德医院公认的外科之花受到委屈,马上就坐直了起来,准备开腔帮姜舒雅说话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?!痹撼ぜ娑鲁ぢ砗榫馐卑诎谑?,“莱伯恩先生,你建议多使用进口药物的出发点没错,但也不能过多干预主治医师们的选择?!?br />
    院长马洪军说完莱伯恩,又看住了姜舒雅,用微微训斥的语气,来化解这次纠纷。

    “姜医生,莱伯恩先生是我们的副董,他的意见你必须考虑。在往后工作中,你也确实要把目光往进口药物上多放一放。我们国产药物,还有很长道路要走啊?!?br />
    “是,院长?!苯嫜帕⒖檀鹩ο吕?。

    她不知这是自己第三次,还是第四次答应了。

    唉~

    没办法,人才总是比同行拥有更多特权。

    莱伯恩老早就看她不顺眼,可董事长看她顺眼??!

    国产和进口药物之争,永远没有医术来得重要。

    要不是现在已经不流行拜师学艺那套,院长早就把姜舒雅收入门下,封为首席大弟子。

    院长马洪军老神自在地嗯了一声,让姜舒雅继续报告后面,关于奥托博克合作中心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等等~”莱伯恩再次打断姜舒雅发言,这一次,他的嘴角挂上了不易察觉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院长马洪军有些不悦地,看了看他。

    院长马洪军并不是羽翼丰满后,开始不爽德资艾普医疗集团控股医院,想把它踢出局。

    他单纯不喜莱伯恩,这种把利益凌驾于医疗技术上,连最起码医师精神都不讲的资本性格。

    米德医院能做到全国最著名外科医院之一,凭的就是技术。

    把利益放第一,那是舍本逐末。

    “在姜医生汇报奥托博克合作中心情况前,我这里有条刚获得不久的消息,需要拿到会议上讨论?!崩显缈唇嫜挪凰逞鄣睦巢?,冷笑脸庞上,洇出危险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姜医生,我认为你在工作中,出现严重违反我们米德医院,与奥托博克公司签署的合作协议条款行为?!?br />
    “违反的条款内容极为严重?!?br />
    莱伯恩语出惊人!

    他的话音落下,会议室内顿时一片惊讶。

    就连见惯了风雨的院长马洪军,也放下手中茶杯,面容变得极为严肃。

    莱伯恩说的话非常严重,院长马洪军奉行医术第一宗旨不假??梢皆罕暇共皇撬桓鋈说?,他要对董事会其他董事们负责,要对医院所有员工负责。

    一名医生出现严重违规,并涉及到重要合作伙伴奥托博克公司,怎么办?

    如果情况属实,只能开除,甚至追究法律责任。在这间事的处理上,他个人意志会变得极为薄弱。

    这个姜舒雅,为何一点也不跟自己透个风?

    想到这儿,院长马洪军真是又气又急。

    莱伯恩满意地,看了一圈会议桌上,那些或是担忧,或是茫然意外的眼神。

    他清了清嗓子,用生硬的普通话一字一句顿道:“介于问题严重性,下面我申请进入职员违例处理流程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