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需要我做什么嘛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当负责人,奥托博克义肢试验中心这边的工作我就能辞了。自从看过您的产品,奥托博克公司这边真没办法入眼?!?br />
    姜舒雅这会儿跟叶青说话,总感觉亚历山大。

    这家伙,在抖音里拍的视频一点儿也不显山露水,要不是苏宇航把他认出来,姜舒雅真不知道自己的笑话能闹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叶青被她这幅鸵鸟样子弄的有些好笑,忍住笑问道:“关于建立仿生手实验中心,和仿生手产品,我想听听你的建议?!?br />
    姜舒雅认真思考了一会儿,小心回道:“叶总,其实从医疗专业的角度来看,我真的有几点意见要提出?!?br />
    叶青做了个洗耳恭听姿势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希望,我建议把仿生手产品做成订制模式?!?br />
    “因为每一位患者残缺的部位都不一样,有些人失去了手腕,有些人失去了半条胳膊,甚至整条胳膊。奥托博克公司的解决方案是做出三种不同型号产品,有手掌式、半臂式,全臂式?!?br />
    “三种产品,根据患者情况进行小范围定制调整。不过全臂式受限于患者没有胳膊配合的局限性,功能上会削弱很多?!?br />
    “定制这个简单?!币肚嗄贸鍪只嫜欧⒘思刚磐?,“你图片上看到的这座设备,就是生产仿生手的关键。用户如果需要定制,完全可以先从实验中心那边扫描一下,需要安装仿生手的肢体部位。数据传到工厂,很快就能量身打造出最匹配的仿生手?!?br />
    姜舒雅有些不觉明历地看着手机上图片,她的关注点,不在图片上那台庞大的白色工业设备上。

    反正她也看不懂,她注意点,是在这台白色设备的背后。

    那里只是工厂的冰山一角,那里一眼望不见边际,摆放着数不清楚的庞大工业设备。很多设备体积,都比这台白色的更加庞大。

    这张照片里的东西,得值多少钱?

    “还有其它方面呢?”叶青看姜舒雅盯着手机发呆,咳嗽提醒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啊,还有就是价格方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叶总,不知道您打算把仿生手的价格定在多少?!苯嫜耪遄米庞锲?,很是小心翼翼,“奥托博克公司的肌电手在您的产品出现之前,一直都是国际上最先进的商用型肌电手产品?!?br />
    “一件奥托博克肌电手价格在七到八万之间,如果需要定制,价格会超过十万。购买之后,它还要一直持续不断的养护?!?br />
    “这等于一辆轿车的价钱了,您知道,大部分手部致残的患者,都是因为工伤。他们的经济能力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懂你的意思?!币肚嗟愕阃?,“无论工伤,还是车祸导致。其实只要手部致残,以后的工作都要跟着受到巨大影响?!?br />
    “奥托博克肌电手价格七到八万,如果我们做,成本不超过五百?!?br />
    “仿生手这边采用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工业技术,成本应该会在三到四万之间?!?br />
    叶青扬起嘴角,“不过你不用担心,仿生手产品项目,我不打算盈利?!?br />
    “不盈利……那公司董事会能同意吗?”

    姜舒雅一脸不可置信神色,“我的想法是可以稍稍盈利,毕竟开发一款科技产品,要花的金钱不是一笔小数目?!?br />
    “董事会只有我一个人?!币肚嗷馗嫜乓桓瞿悴灰胩嗟难凵?,笑道:“巨兽工业并不是上市公司,它无需对股东负责。公司构架中,也没有其他股东存在?!?br />
    “它是我的,我一个人的?!?br />
    姜舒雅觉得自己心脏啪嗒一下碎了,碎裂得很彻底。

    “我们巨兽工业成立至今,似乎就没有大规模,对社会做出过重大无偿贡献?!币肚嗷簧狭寺韵糟扳甑挠锲?,“其实赚钱不赚钱,对我已经没有意义?!?br />
    “巨兽工业一天的利润收入,可能是奥托博克公司五年的利润总额?!?br />
    “既然巨兽工业有技术造福这片土地上,遭遇到不幸的那些同胞们,那就造福的更彻底一些?!?br />
    “每一件仿生手产品,我都会按照成本价来卖给那些需要它的用户。另外我还打算把这个成本价,做成无利息分期付款。用户一次拿不出这些钱,还能办理分期付款,期限从五年到十年,任意选择?!?br />
    “这是真…真的?”姜舒雅的心思彻底乱。

    不知道多少个夜里,姜舒雅在病房中目睹的那些悲惨情景画面,总会控制不住的在脑海中来回播放。

    只有深入接触,才会了解到,这群把自己封闭在狭窄空间里的残缺人士,生活中会遭遇到多少常人无法体会的心酸。

    可姜舒雅对这一切无能为力,她只是一位出色的外科医生。

    凭着每月几万的薪水,姜舒雅最多只能资助几位特别困难的学生。

    比这更大的改变,她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只要是一位品德正常的人,都不可能在见了那些悲惨情景后无动于衷??杀鹚到嫜乓桓鲈掠屑竿蛐剿?,就算一个月有一百万,又能帮助几个?

    有心无力,这是姜舒雅最好的写照。

    她早在奥托博克公司进驻米德医院时,就劝说过奥托博克公司,对使用他们产品的用户免除手术矫型的费用。

    这笔费用成本其实并不高,只占奥托博克公司卖出一件产品利润的百分之几。

    奥托博克公司是怎么回复的?

    他们从公司股东意见开始扯,扯了商业精神,盈利的不易,研发成本谈判下的艰辛。扯到最后,他们只同意用户,在购买后期的相关维护材料时,可以买三送一。

    让他们压缩利润,比杀了他们还难。

    现在,姜舒雅想对奥托博克公司说一句祝福语,祝福他早日倒闭。

    望着姜舒雅翘首跂踵地期盼样子,叶青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叶青说话,从来都是掷地有声?!?br />
    “别说小小的几十亿利润,当年美国总统以开放全美市场的条件找我谈合作。我说不要,就能让全美到现在,没有一家任何贸易公司,能通过正规渠道把我们公司的产品运进去?!?br />
    如果目光能够发光,叶青现在一定光芒万丈。

    姜舒雅捂住嘴,看叶青眼神,如同看见了南丁格尔,快刀罗伯特这两位偶像重现人间。

    看见偶像,会做什么?

    会手脚不受控制,冲过去牢牢抱住。

    然后叶青再次享受到了先前的待遇,不过这次,姜舒雅拥抱的更热情,更发自内心。她以最大力气回报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,她的心在急速旋转中碎裂,重组,再次碎裂,最终化为沉甸甸的幸福恩赐。

    “叶总,那些身体有残缺的人,会感激您一生?!?br />
    “呃……你能不能先松开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