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可是什么?”叶青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可是奥托博克公司,是一家跨国型义肢器械公司,他们在专业领域里异常自傲。涉及到电肌手相关的保密技术,在没有合作的前提下,他们一定不会透露的?!?br />
    “你先叫过来,我和他谈。再说我对那些‘玩具’技术,也没兴趣?!币肚嗷夯鹤?,满是调侃,“你还没搜索出来我是谁嘛?”

    姜舒雅刚刚只顾着观察仿生手,这会连手机放哪儿了都不知道。被叶青这样一说,她才连忙想起来寻找手机。

    拿着手机出门,姜舒雅决定先搜搜这家伙是谁,说话那么拽。

    半分钟后……

    姜舒雅靠在走廊墙壁上,一动不动,一如她头上,那副传奇护士南丁格尔的油画。

    有路过地护士跟她打招呼,才把她从油画状态唤醒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疯了?!?br />
    姜舒雅不置可否地耸耸肩膀,“或者,叶青他疯了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姜舒雅返回试验中心时候,身后还跟了位吹胡子瞪眼,身穿白大褂的老外。姜舒雅自个儿,则一副神游天外的迷糊模样,进了门看见叶青,还特意拿出手机来回仔细对比,“叶……青?”

    叶青冲他得意挑了挑眉毛,又冲那位老外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这位是奥托博克公司外派至鹏城米德医院的负责人,主要负责产品这块。刚刚负责康复医疗这块的姜舒雅找到他,说国内著名地巨兽工业,正在这栋大楼里试验一款和义肢有关的产品,现在他们负责人,想和你谈谈话。

    姜舒雅只说带队的是一位负责人,没敢介绍叶青,她到现在还云里雾里,怀疑叶青的真实身份呢。

    当事情变得很不可思议时,人们往往下意识自己听到的是谎言。

    这位老外叫杰戈,他现在很生气。

    巨兽工业的名气他听说过,可这里是奥托博克公司设在华夏唯一合作点,整座大楼都是他们投资的。

    巨兽工业名气再大,可随便一群人,不打招呼就跑到这里,也未免太不把他这半个主人,看在眼里吧?

    杰戈晃着胳膊走过去,问来者是谁?

    叶青连递名片的想法都没有,挥挥手让金属专家告诉他,自己是谁。

    证明叶青的身份很简单,杰戈上谷歌搜索一下就行。

    然后搜索完毕的杰戈,在极度震惊中一连退后了三步,他彻底彻底懵了,之前晃着膀子的勇气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清醒过来后,杰戈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到叶青面前,想握手又不敢握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开始神情激动地,用中文介绍起奥托博克公司。从几十年前的发家史,一直介绍到了一六年的残奥会,说他们奥托博克公司,这已经是连续第五界和残奥会在运动员辅助器材方面搞合作,每一届,他们的产品都能大放异彩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您能亲自来我们医疗合作点指导工作,是奥托博克公司进驻华夏以来,获得过最大的荣誉?!?br />
    “叶先生,您有跟我们合作的想法嘛?”

    杰戈在华夏混了不短时间,排起马屁来特熟练,“叶先生,有什么需要我提供帮助的地方,您尽管开口,我这就跟总部那边联络,把这一喜讯汇报给他们?!?br />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没有跟你们合作的想法?!币肚嘁痪浠鞍呀芨甓ㄔ谠?。

    “我叫你来,只是有几个问题想问?!?br />
    杰戈立刻绷直身躯,做洗耳恭听状。他在华夏医疗器械行业混迹多年,早对“人脉关系”这块理的特别门清。他可不敢有任何得罪眼前这位大佬的地方,否则人家动动手指头,就能让他卷铺盖滚蛋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不知道这位大佬在试验什么,杰戈眼神提溜溜在房间里打量。

    他首先看见了一名正在痴痴看着自己右手的男孩,杰戈看他双手健全,腿脚有些不便的样子,估摸他可能需要一副拐杖,或是一张轮椅。

    除了这位男孩,房间里还多了一些他不认得的电子设备,还有一个盖着的金属箱。

    这些设备可能就是他们要测试的产品,但杰戈找半天,也没找到姜舒雅口中的与义肢相关产品。

    叶青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,比西瓜籽大不了太多的芯片状物体,递给杰戈。

    随后问他,你们公司有没有比这枚感应贴片更先进的感应技术?

    杰戈一眼就认出这枚感应贴片,是他们公司与德国格罗方德半导体公司合作开发,用于肌电手产品,读取用户肌肉信息的重要部件。

    为了扩大利润,他们公司还把这款贴片投放到市场,高价卖给其他同行公司。

    赶紧思索一番后,杰戈回道:“叶先生,这是我们公司合作研发的第四代感应贴片,已经是全球最先进的??赡芪颐亲懿渴笛槭夷潜?,有比这还先进的架构方案。但我们认为,努力提高贴片识别精度已经没有意义?!?br />
    “是程序解读方面的瓶颈?”

    “叶先生您懂得真多?!?br />
    杰戈抖抖索索地把感应贴片还回去,赔笑道:“其实采集肌肉运动信号,和神经释放出的生物电信号并不难。我们在实验室里做过信号放大实验,通过生物电放大器,我们甚至可以采集到,运动神经在睡眠状态下,释放出的不稳定电波?!?br />
    “但是我们花费了漫长的时间,去试图解开这些电波,所对应的肌肉运动信号?!?br />
    “直到今天,我们依旧无法解读出它们的关系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的手掌有27块骨头,39块肌肉,这些组成了36个可以完美互动的关节。手是人体最灵活和复杂的部分,它的每一次看似无意动作,都需要神经释放出海量的信号?!?br />
    “最关键,这些信号并不固定?!?br />
    杰戈边说边伸出一根手指头,“叶总您看,我现在弯曲一下大拇指??此萍虻?,可若对大脑释放出的这套控制指令进行放大,就能发现它像极了充满闪电的天空。有一簇簇电火花在绽放,然后转瞬即逝?!?br />
    “偏偏我再动一下,那些电火花绽放的位置往往不一样,没有标准可言?!?br />
    “所以你们就干脆一刀切,只要感应到信号,都默认转变成手掌张合的命令?”

    杰戈楞了下,浮现出不像做假的佩服神情。

    这位年轻总裁连这个都懂,看旁边的姜舒雅,完全一副听天书的迷茫表情。

    “很好,现在我明白了你们的感应贴片工作思路?!币肚喑褰芨甏蛄烁鱿熘?。

    杰戈想问然后呢?

    然后叶青不理他了,转身看向那位发呆的男生。

    “宇航,我现在有个思路,我们可以试验一下?!币肚喟哑桨宓缒苑诺讲杓干?,双手在上面飞快的连点。

    “宇航你看到我刚刚打的响指没有?”

    苏宇航楞楞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来编程,把刚刚那个响指动作数字化。假如你也想打一个响指,那就在心里,快速连想两下手掌抓取的动作?!?br />
    “两次是打响指,想完之后,你就抬起胳膊?!?br />
    “仿生手里的角速度传感器,会感应到你的动作,当你胳膊抬到合适位置时,它就会自动打出响指?!?br />
    苏宇航眼神忽然爆出狂喜的神情,他听懂了。

    叶青坐在沙发上,修长的手指快速舞动。

    杰戈则惊恐地,看住了那位男孩。

    他的手,难道是……

    这不可能,杰戈双眼死死聚焦在苏宇航一动不动的右手上。那分明就是一双真的右手,杰戈敢保证,即使好莱坞化妆大师来了,也休想在他面前,把一只用硅胶伪装的义肢,以假乱真成真的。

    可也就是那只在他眼中真的手,在他长达半分钟的牢牢注视下,没有出现过哪怕一毫米距离的不自由颤抖。

    杰戈汗毛倒竖,表情惊恐。

    不可能,如果那只右手真是假的,它就不可能做出打响指动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