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宇航按下按钮。

    电子手表黑色的屏幕随之亮了起来,而苏宇航也察觉到从仿生手的连接处,传来很清晰的收紧感觉。

    手腕的残肢处,与仿生手连接更紧了。

    他的母亲连忙问感觉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……”苏宇航紧张到手腕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住院的这段时间,已经让他心情,从最初的难以接受,变成了如今的彻底绝望。现在苏宇航望着自己的右手臂,那里带了一只造型前卫的电子手表,刚好盖住了仿生手,与手腕处那道不容易察觉的连接边缘。

    一切就像那场车祸之前,他的右手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只是,如今已经察觉不到右手**上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现在仿生手已经激活,你可以尝试着去握一下手?!币肚嗍种卸喑隽艘豢槠桨宓缒?,这上面显示有仿生手当前的工作参数,和感应贴片接收到的信息。

    苏宇航在原地楞了十多秒,额头隐隐有汗珠冒出时,才憋出了一句,“我不知道怎么握……”

    姜舒雅同样高度紧张,意识到苏宇航还没进行过专业的肌电义肢操作培训后,赶紧说道:“宇航,前几天你不是告诉我,明明失去了右手,脑海中却经?;嵊杏沂趾芴鄣母芯醮绰??”

    “这种情况叫幻肢痛,是手部末端神经,和大脑皮质层在陡然失去了右手情况下,被动进行的一种功能重组?!?br />
    “疼痛会随着时间逐渐消失,但时间越久,神经对右手控制功能就遗忘的越厉害?!?br />
    “宇航你现在闭上眼睛,不要看着右手?;匾湟幌?,以前是如何张开和握紧右手的,把它在脑海里重做一遍?!?br />
    苏宇航连忙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可没过几秒,又被他母亲的惊叫声惊醒。

    他的右手动了,就像睡梦中无意识的松开了下,再飞快握紧。

    苏宇航当然意识到了,即使没有知觉,视觉上完全真实的画面,也让他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种感觉,你睁着眼睛,继续尝试?!苯嫜殴睦?。

    年轻人通常都很聪明,苏宇航很快就掌握了这种指挥仿生手的技巧。

    通过想象右手在动,残肢末端的神经和运动肌肉,自然而然就会释放出运动信号。这些信号被感应贴片捕捉到,转码成数字信号,驱动仿生手工作。

    理论上来说,距离失去右手的时间越短,残肢释放出的运动信号越强烈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阶段,对应的神经和肌肉还没有退化。

    仿生手在一张一合,苏宇航此时爆发出的激动,比刚见到叶青那一刻还强烈。

    他的父母热泪盈眶,在他们眼中,哪怕仿生手现在只能单纯的一张一合,可视觉上,却找不到任何机械运动的痕迹。没有声音,更没有一顿一顿的丢帧感。

    他们敢保证,只要带这这只仿生手,苏宇航出门在外,就不会受到路人任何好奇的目光。

    叶青全程都在看着平板电脑上传回的数据,见苏宇航已经能熟练掌握右手的张合,就还算些满意地,让他尝试去抓取物体。

    义肢安装中心这里有各式各样的锻炼物品,从最常见的水杯,需要旋钮的开关,到更复杂的衣服纽扣,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苏宇航有些踉跄的走到一旁,对摆放在茶几上的水杯,伸出了仿生右手。

    杯子里有泡好不久的茶,仿生右手也稳稳地抓住了杯子。杯子放下,他的信心受到巨大鼓舞,把手伸向了一个很常见的空调旋钮开关。

    没想到,感应贴片的局限性一幕出现了。

    他明明想伸出大拇指、拇指和食指,去捏住那个旋钮??勺导识?,确是抓取水杯的动作,仿生右手张开握住了旋钮。

    苏宇航又尝试了一次,然后呆呆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这个动作是可以做到的?!苯嫜湃频剿砗?,轻声说道:“以奥托博克的产品来说,它能做到三十多种不同的手指联动动作,对应的是七种主要手势功能?!?br />
    “比如扭动旋钮之前,用户先要用左手轻轻点一下小拇指和无名指。这两根手指,在随后的运动过程中,就不会参与进去?!?br />
    “你现在带的这个,可能没增加这项功能?!?br />
    苏宇航不知在想什么,有些分心。

    叶青看着屏幕上的数据,在皱眉思考。

    由热神经元组成的仿生手,当然比奥托博克这种机械运动的先进十倍??墒遣捎昧送母杏μ际?,仿生手无论多先进,在患者身上,也只能做出和后者一样的动作。

    这当然不是叶青想要的。

    这双仿生手内部,集成了各种从守望者X型机器人那里,移植过来的微型传感器技术。

    奥托博克公司一直喜欢吹自己的三维力传感器,可在巨兽工业的这双仿生手上,六维力传感器也只是很低级的配置。

    问题是这些配置,无法帮助用户做出他们想要的姿势。

    叶青朝姜舒雅挥了挥手,后者问干嘛?

    “我觉得问题出现在了感应贴片上?!?br />
    叶青指着屏幕上刚刚采集到的数据,“刚刚宇航想做出三指捏旋钮的动作,明明肌肉和神经释放出的生物电信号,与他想握住物体时的信号不同??筛杏μ谰砂阉沓勺罴虻サ恼趴?,再握住手?!?br />
    “复杂的,它处理不了?!苯嫜派钗艘豢谄?,小声道:“抓取物体,是手在生活中用到最多的功能。国内有些价值几千元的机械手,就只有这一种功能?!?br />
    “奥托博克这种,主要先进在传感器,和功能拓展方面。它的手指运动更灵活,手腕可以旋转,可以通过另一只手触摸机械手指,激活更复杂的动作?!?br />
    “为什么处理不了?”叶青打断道:“我拆过这种感应贴片,它里面用了金属电极来感应肌肉运动信号。理论上通过信号放大,它应该能感应到微伏数量级的生物电压变化?!?br />
    “如果害怕生活中的电子设备信号干扰,完全可以通过一个带屏蔽层的运动护腕,或其它东西来隔离掉?!?br />
    姜舒雅很无辜的看住了叶青,她听不懂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里有奥托博克的技术员嘛,让他过来?!?br />
    “有,可是……”姜舒雅赶紧摇头。

    义肢实验中心本来就是奥托博克公司投资建设的,里面三位负责人之一,就有位来自奥托博克公司的外派负责人。

    但这次见面,姜舒雅并没通知奥托博克公司那边。

    她主要担心奥托博克公司那边,上来就想拉着叶青谈合作,然后闹的整个医院领导都眼巴巴凑过来。

    合作什么时候都可以谈,但第一次见面,姜舒雅还是希望能把精力用在产品的测试讨论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