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……认识他?”姜舒雅很是纳闷的看住了叶青。

    他承认叶青很有气质,长的……

    长的也不赖。

    但一心扑在医学事业上的姜舒雅,压根就不觉得叶青能跟哪位公众人物挂钩。

    囧何看苏宇航这激动到语无伦次样子,叶青又似乎是某位很爆红的公众人物。

    至少和陈围霆一个级别的那种,才能引起苏宇航如此激动,连自卑情绪都被冲刷殆尽吧,姜舒雅哭笑不得的想着。

    “偶像……是您嘛?”苏宇航此时眼里,哪还有姜舒雅位置?

    “咳咳~”

    好像被人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叶青平日里的装扮,和一两年前上过新闻时有所差别。这是发型和衣着上的风格差别,样子到没什么变化。但基本不会有路人,把叶青跟巨兽工业那位传奇总裁联系到一起。

    认不认识先不说,那些商业大佬们哪个不是日理万机,怎么可能会随随便便的出现在他们周围?

    但在一些把叶青列为毕生偶像的真爱粉眼里,叶青就算穿上女装,他们也能凭感觉认出来。

    很明显,苏宇航就是叶青的真爱粉丝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的那位偶像姓叶,并在巨兽工业里工作,那你应该没认错人?!币肚嘈ψ抛呱锨?,轻轻拍了拍苏宇航肩膀。

    这一拍,让原本腿脚伤势就没好利索的苏宇航,差点幸福瘫坐在地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很出名?”姜舒雅揉了揉眼睛,明亮的眼珠滴溜溜转个不停,雷达般把叶青从头打量到尾。姜舒雅其实见到叶青第一面时,就有些对他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有气场,有颜值。

    还有钢铁直男的性格。

    光凭这两条就够了,直男性格,姜舒雅看在这两条份上,都默默忍了??上衷谒沼詈窖?,分明在说,叶青是一位非常有名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是啊?!币肚嘞耙晕坏愕阃?,然后看姜舒雅一脸懵表情,决定逗逗她,活跃一下这里气氛。

    叶青故作深沉,“像我这种腰缠万贯的男人,出名不是很正常嘛?”

    姜舒雅一副你在鬼扯的表情,反问道:“怎么个万贯法?”

    叶青亮了亮手表,问姜舒雅认识嘛?

    叶青穿着长袖,这会儿故意亮了亮手表,姜舒雅才注意到这块表的表扣样式。

    她认得百达翡丽的精美十字星徽标,她也经常拿手机刷抖音,对里面那些高富帅们炫表的款式,有一定了解。

    但姜舒雅还真不认得这是百达翡丽哪一款,它的样式很精美,很内敛。不像抖音里流行那种,动辄几十万到两三百万的理查德米勒那么张扬。

    “不…不就是百达翡丽嘛?!苯嫜庞行┎环淖煊擦艘痪?,也抬起细润光滑的手腕,把工作服衣袖往上卷了卷,“你看看我的宝格丽?!?br />
    姜舒雅手腕上带了款小巧精致的爱心型表盘,红色蛇皮表带手表。这是宝格丽旗下当红的塞尔彭蒂款女士表,它还有个蛇美人的雅号?!吧呙廊恕迸宕髟诮嫜诺氖滞笊?,用相得益彰来形容很是贴切。

    六到七万的价格,也让它非常受到那些精致女生的喜爱。

    当然买得起,买不起是另外一回事。

    姜舒雅拼掉半年奖,咬牙买得起宝格丽,却明显买不起动辄几十万的百达翡丽??山嫜啪醯?,我一个医生能带宝格丽,你带百达翡丽,又能证明什么?

    带理查德米勒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王宇听硬是在自己大腿上很掐一把,才费力忍住笑意,太搞笑了。

    叶青晃晃手腕,“嗯,这么说吧。我这块表,买你脚下的半座奥托博克义肢试验中心大楼,不成问题?!?br />
    “哈哈~”姜舒雅笑的比王宇听极力克制住的笑容还夸张,“怎么可能,我们这座大楼,光建设费就花掉了一千五百万,装修五百万,电气仪器一千万不夸张吧?!?br />
    “那我这块表,看来能买整座大楼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姜舒雅楞了下,揪嘴说道你真能吹。

    “好啦,不逗你了。你用手机搜索一下巨兽工业,或者在后面添上我的名字一起搜索?!币肚嘈Φ赜行┙器?,“顺便翻翻一两年前的新闻,找找照片什么的?!?br />
    “你先找,我这边测试测试产品?!币肚嘤侄院竺娴慕鹗糇业萘讼卵凵?。

    姜舒雅正一脸狐疑的翻手机,王宇听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苏宇航这边,并不知道叶青为何会出现在自己面前,难道说,是他带着产品来到这里?

    这个猜想让苏宇航更加激动,接着站在叶青身后那位不苟言笑的男人,打开拎着的两个大箱子,从里面取出了一些看上去很高级的电子设备。这里有安装在追踪云台上,类似照相机一样的动作捕捉设备,也有一台类似小型复印机样设备。

    刨除那些缆线接口,还剩一只银白色的金属箱。

    当金属箱打开,所有人,包括还没从手机里找出头绪的姜舒雅,都忍不住抬头看住里面。

    一双麦色肌肤,不太容易看出来男女的仿生手,静静躺在黑绒布垫子上。

    仿生手包含了关节,它孤零零躺在金属箱中,固然有种说不出地毛骨悚然感。但如果剔除这种情绪,只以真假论结果。

    那这双仿生手,和真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它并不完美,手背肌肤上,隐约还能找到一颗黑素细胞痣的存在,

    凑近仔细分辨,就会赫然发现它的仿生肌肤表面,有一根根柔软的汗毛,它的每一个指甲,都存在细微差别。

    每一双手都是有缺陷的,无论多细微,始终都会存在。

    除非模具成型。

    而指甲,和汗毛上的仿真,被全球各大义肢公司列为最难攻克的两大难题。这些也是人们从外观上,最容易区分的地方。毕竟仿生手光滑的皮肤表面,近距多观察几眼就会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多亏了姜医生?!币肚嘈Φ溃骸笆悄阍谖⑿爬?,告诉我仿生手和正常的双手,存在哪些容易被忽略的细微缺陷?!?br />
    “现在这些缺陷已经被解决了?!?br />
    “这不可能?!苯嫜庞昧θ喽抛约旱某しⅲ车木执?,“那些国外类似的实验中心,都说绒毛仿生这块没法做,你这才过去几天啊?!?br />
    “那是他们不专业,没有摸到真正的材料学核心?!?br />
    叶青冲姜舒雅挤了挤眼,“我们摸到了,所以只用两三天就把问题解决。你若好奇是如何解决的,我到是可以告诉你技术原理,但我怕你听不懂?!?br />
    “指甲呢,它真的跟真的一样啊?!苯嫜叛劬χ惫垂纯醋乓肚?。

    “和肌肤的材料相同,都是生物纤维材料。只是在打印时,用了特殊技术,把它凝结成一种结缔组织结构。摸起来,和真指甲一样?!?br />
    这已经超过了姜舒雅掌握的知识范畴,她的思维完全陷入混沌。

    “宇航你站过来?!币肚嘤殖逅沼詈秸辛苏惺?,后者一瘸一拐的跳了过来,不敢置信地看住了金属箱中那双仿生手。

    这,就是偶像带来的礼物!

    “带上它看看,如果有不满意的地方提出来?!?br />
    “满意!”

    “我非常非常满意!”苏宇航发现自己的双腿,正渐渐变成煮熟的面条,尽管他还没带上。

    叶青打算亲自给他带上一只仿生右手,连父母都不情愿给看的残余手腕,苏宇航也只是咬了一下牙,就义无反顾地对叶青递出去。

    仿生右手的连接处很柔软也很有弹性,可以很契合的套进苏宇航残余手腕。

    叶青比划了几下,却又没立刻帮他带上。而是从旁拿出了一只类似录音笔的东西,在苏宇航手腕上照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滴滴~”

    随着小巧的仪器亮起绿灯,叶青把仿生右手,放进了那台三十二色立体调色机中。

    当它再被取出来上,原本跟苏宇航胳膊肤色有些差异的仿生手,奇迹般变得和他肤色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当仿生右手被叶青带上去,苏宇航,他的父母,甚至连姜舒雅,都在这一刻变得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因为,在他们眼中苏宇航原本失去的右手,重新回来了。

    它就是真的。

    真到苏宇航颤抖的抬起手臂,让他觉得那场车祸其实只是一场梦,现在他梦醒了,而右手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“这只是测试产品,仿生手的尺寸,可能和宇航左手还有点差别,带上去的那里,也要量身定做一下,变得很更合适?!?br />
    “不过没关系,这些都很好调整?!?br />
    叶青娓娓道来的介绍,“另外来之前,我研究了一下奥托博克肌电手的运动原理。他们采用两枚感应贴片,主要通过捕捉用户肌肉的收缩过程,来自动控制肌电手抓取?!?br />
    “我目前没想到更好的解决方案,只能用同类型感应贴片。但我们用了四枚,软件控制程序这块,我也添加了点自己的想法?!?br />
    说完,叶青从箱子的黑绒布下面,取出了一只款式新潮的电子手表,带在了苏宇航手腕与仿生手的连接处。

    “这是控制手表,目前功能还很简单的那种?!?br />
    “宇航,你按住表盘侧面按钮,仿生手就会正式激活启动?!?br />
    苏宇航忙乱地用左手去摸按钮,此时此刻,他的心脏,正被一种名叫幸福的病毒,给彻底吞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