义肢试验中心这里,让人头皮发麻的感觉更重。

    这里不仅有冰冷的金属义肢,还有两张更加冰冷的手术床,和各种连着线缆的仪器设备。姜舒雅说,并不是患者想安装义肢,到这里就能安上。

    有些患者在安装前,还要通过一场不大不小的外科手术,把残肢末端矫型一下,或在骨骼内植入人造金属接口。

    姜舒雅每说一句,叶青和王宇听就倒抽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很疼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“身体上的痛苦只是小事?!苯嫜趴嗌男α诵?,“如果手术的痛苦,能换回失去的身体,他们愿意再承受十倍的痛?!?br />
    “但如你们所见,即使是世界最先进的义肢产品,也不能帮助患者过上正常的生活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每做一台手术之前,都会对患者进行长时间开导,希望他们能在术后,不要产生太大的心理落差。但大部分患者术后,面对的都是截然不同的人生。生活上的不便可以咬牙克服,来自社会上的好奇目光,和事业上的隔绝,却克服不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的职业,让我敬佩?!币肚嗯牧伺慕嫜偶绨?,又给她竖了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!”王宇听只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行了,不要把气氛弄的那么伤感,你们大老远来一趟也不容易?!苯嫜呕恿嘶有∪?,“我相信未来的科技,一定能帮助他们重新建立生活信心?!?br />
    “对了叶青,马上我们的小志愿者就到了?!?br />
    “只是……这位小志愿者目前的情绪上很自卑,他在住院期间,小女友又离他而去?!?br />
    “待会儿见面,还请您尽量不要用到那些医学上术语,比如义肢啊,残疾啊这些词语?!?br />
    “放心吧?!币肚嗟阃?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然而,哪怕是姜舒雅,也低估了这位小志愿者的自卑情绪。

    姜舒雅一大早和他有说有笑,他也对这次仿生手的产品演示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可是真当他的父母把他从床上扶起来,搀扶着往奥托博克义肢试验中心楼走的时候。他的情绪,忽然变得异常低落。

    这不是苏宇航第一次下床,但却是他车祸后,第一次走出住院部大楼。

    刺眼的阳光,刺眼的病服。

    蹒跚的脚步,袖口下空荡荡的右手腕,还有路上遇到的那些病人家属。让苏宇航觉得自己已经被整个世界抛弃,自己的未来,只能成为一个废人。

    这种情绪,每遇到一个病人家属,就会增添一分。

    没有人对苏宇航露出嫌弃,或瞧不起的表情。

    但一名葱郁帅气的少年,在父母搀扶下蹒跚的走在路上,而他又没了右手。只要是看见这幕的人,都会对他投射过去好奇的眼神。

    那些眼神中包含了怜悯,同情。

    这让异常敏感的苏宇航,恨不能把头埋进病服之中。

    还有位年纪和他母亲相仿的阿姨走过来,好奇问一句这孩子怎么了。

    还有与苏宇航年纪相仿的少女坐在凳子上,用灵活的双手在玩手机。苏宇航从旁经过时,少女惊讶地看住他空荡的右手腕。而她手机屏幕上,是苏宇航住院之前,最爱玩的王者荣耀游戏。

    自卑的情绪,在迈入奥托博克义肢试验中心大楼,在看见那些冰冷的金属义肢时,集中爆发。

    一时间,苏宇航的泪水如雨,他把头埋进自己完好的左手腕中,拒绝父母的任何安慰。

    很难用语言来描述他此刻的心情,从病房的象牙塔中,陡然切换到义肢试验大楼。这不仅有路上遭遇的怜悯眼神,还有苏宇航在看见那些冰冷的金属义肢后,对未来的彻底迷茫。

    他本能的开始排斥这些东西,这让他想到未来自己的生活,将变成一部悲惨的苦情剧,与前面十多年的正常生活彻底划清界限。

    如何写字?

    如何和朋友一起相处?

    吃饭怎么办,穿衣怎么办,玩手机怎么办?

    是他的父母,把他拉进了试验中心。

    姜舒雅见状赶紧上前扶住苏宇航的肩膀,安慰说没事没事,现在科技日新月异,外面展示的那些机械产品都属于落伍淘汰的货色。下面即将展示的,才是最先进仿生手产品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您的产品呢,拿出来给我们的宇航看一看?!?br />
    姜舒雅连连递眼神给叶青,刚刚进门的苏宇航,情绪非常危险。在接下来过程中,稍有不慎,就有可能让他跌落难以磨灭的极端自卑情绪深崖。

    苏宇航充耳不闻,进门甚至都没看姜医生一眼。

    他的样子,让哪怕不懂病人心理学的父母,也察觉到不妙,赶紧手忙脚乱的安慰。

    在连翻催促和安慰下,苏宇航木然抬头。

    然后,苏宇航看见了站在对面,眼神中挂着关心的叶青和王宇听。

    他忽然像一根木头样,眼睛一眨不眨的看住了叶青。

    惊讶、疑惑,怀疑。

    苏宇航似乎看见了心中偶像,想确认,又怕自己看错了人。

    他觉得叶青特别眼熟,然后激动想了半天,想到似乎跟去年他关注幻晶手机时,特意从网上搜索过跟巨兽工业有关的新闻新闻里,介绍巨兽工业总裁的那张照片特别相像。

    姜医生又称呼他为叶先生……

    叶青几乎不在媒体面前露脸,不过如果刻意搜索,找到叶青的照片也并不困难。只是这些照片通常拍摄于一两年前,那时候公司举行重大活动时,叶青还会西装革履地,坐下来发发言。

    与那些需要频频露面博眼球的互联网公司不同,巨兽工业的总裁近年几乎从不在媒体面前露面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阻挡叶青成为苏宇航心目中的偶像,胜过一切的电影明星。

    只要翻看叶青的履历,任何一个心志正常的男人,都会把叶青当为毕生的奋斗目标去崇拜,刚进入青春期不久的苏宇航当然不能例外。

    “啊~啊……??!”苏宇航用左手捂着嘴,浑身激动不已,眼神中带着忐忑。

    “宇航你怎么了?”姜舒雅误以为他受到了什么刺激,导致心理防线全部崩溃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道,那个……”苏宇航哭了,之前他是绝望的哭,现在是激动的哭。一如那些少女看见了梦中偶像近距离走到面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