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里,这里!”

    银色疾雷闪了两下转向灯,停在了姜舒雅的身旁。

    后车窗缓缓降下,站在外面的姜舒雅,和坐在车里的人来了个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“姜……舒雅?”

    叶青稍稍楞了一秒,这位站在车外,身穿白大褂的医生,正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自己,她的眼睛里洋溢着淡淡焦急。

    白色大褂很合身,勾勒出美妙曲线。

    医生叶青见过很多次,公司内部也有专业的医疗团队。但没有一位医生,能有姜舒雅这种“白衣天使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的美,不靠身材和容貌堆砌起来。即使没有精致的容颜,她一样可以凭智慧和知性的气质,融化别人。

    “叶青?”

    姜舒雅同样楞了片刻,目光惊艳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坐在后座的那位年轻人主动开口,姜舒雅绝不会把他和那位臭脾气的技术员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倒是他旁边坐的那位,挺符合人设。

    叶青太年轻了,姜舒雅今年二十八,看叶青就像看一位刚刚分配到医院里的实习生。

    这不是主要原因,主要原因是叶青坐在那里,年轻英俊的外表下,是卓尔不群的自信气质。他坐在那里不苟言笑,还真有点古代老爷的做派。

    不对~应该是翩翩公子的做派。

    没来由,姜舒雅微微有点脸红。之前在微信上她一直口花花,自称奴婢来着。

    俗话说网友见面,大部分见光死,但叶青和姜舒雅两人都对互相第一印象不错。

    “来,上车吧?!币肚喽运辛苏惺?。

    姜舒雅正想往副驾驶走,那边驾驶位车门却立刻打开,走下来位不苟言笑的冷酷男人帮她开门,还用手帮她挡了下头。

    猛不丁遭受这种待遇,姜舒雅有点没反应过来。等坐上车后,才发现这辆车的内饰好到出奇,比她那辆一百多万的玛莎高出了不知多少档次??善菟?,疾雷汽车最贵的闪电版,也不过七十多万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产品带来嘛?”姜舒雅硬着头皮,主动找了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产品在后备箱?!币肚嗟愕阃?,从后视镜的反光里,叶青能看出来姜舒雅有点紧张,她显然不擅长搞攻关接待这块,又怕冷落叶青。

    当然叶青自己也不太喜欢,就莞尔一笑,缓和气氛道:“怎么样,是不是见了我之后,发现我比想象中的要帅多了?”

    “才没有?!苯嫜藕吡艘簧?,嘴上不承认道:“我们医院里年轻帅哥多了去?!?br />
    “倒是你,年纪轻轻,架子端的不小?!?br />
    “现在网上不都流行我这种高冷帅哥风嘛?”

    “你是帅哥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叶青很无辜,然后坐在叶青身旁那位,身上充满知识分子味道,带着眼镜的男人忍不住噗嗤笑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医生,我觉得叶先生很没架子呀?!?br />
    “您是……”姜舒雅目光又转向了后排。

    “我叫王宇听,是叶先生的朋友,我在腾讯游戏上班,叶先生呢,在巨兽工业上班?!蓖跤钐呛堑亟樯?,毫无架子。

    王宇听当然有架子,如果在员工面前,他绷起脸的气场,能让所有员工噤若寒蝉。但跟叶青在一起,说他的形象,像一名技术员也没错。

    姜舒雅心想,难道他真跟腾讯游戏搭上了线?

    不过也不算太意外,他们公司的仿生手产品,连姜舒雅都震惊无比。

    等等……

    刚刚这男人,说叶青在巨兽工业上班?

    我去,这可是大公司啊。怪不得他们有实力,能研发出如此先进的仿生手。

    姜舒雅结结实实地,重新打量叶青好几眼,瞧不出来,这家伙还在巨兽工业研发部门里混饭吃。

    姜舒雅不知夸他还是不夸他的好,干脆不理他,给司机指路。

    几个拐弯后,疾雷汽车来到一栋五层高的白色大楼面前。这是奥托博克义肢试验中心,得知叶青要来,姜舒雅特地喊了四名护士站在门口举鲜花欢迎。

    汽车顺着无障碍通道行驶到玻璃门前,姜舒雅第一个下车,然后给四名脸上挂着不情愿的护士偷偷打手势。

    四名年轻小护士张张嘴,“欢迎欢迎~热烈欢迎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叶青走下了车,跟着瘪瘪嘴,有些嫌弃的道:“这是你弄的?”

    “嗯啊,隆重不?”

    “隆……重?!币肚嗫戳搜鬯拿』な?,然后欢迎声戛然而止,小护士们脸上莫名其妙地烧起了两朵红霞。

    或许这么形容有些夸张,但四名年轻小护士确实觉得,这位刚刚迈下车的年轻男人,就像精品偶像剧的第一集,让她们看了第一眼就有继续追看下去的冲动。

    她们偷偷用手撞了撞同伴,口型似乎在说,“哇~好帅”。

    姜舒雅只得白了一眼这帮撑不起牌面的小护士,把叶青和王宇听往楼里引。

    那位不苟言笑的司机,从汽车后备箱中取出了两只尺寸很大的金属行李箱,也不知箱子里装了什么,这位司机拎着它就像拎着听血压计一样轻松。

    叶青和王宇听相视一笑,先后步入楼内。

    但脸上笑容,随着路上见闻,很快地消失。

    奥托博克义肢试验中心,这里的患者,几乎无一例外都有身体残缺。

    有坐在轮椅上,暮气沉沉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有耷拉着一条袖笼,与叶青目光相遇后,立刻避开,自卑地垂下额头的年轻女孩。

    有被家长抱在怀中,本该在校园里愉快读书的孩子。

    还有连头都不愿意抬,走路盯着地面的少年。

    气氛变得沉重起来,一如这些人脸上沉重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真没想到有这么多残疾人士,我平常走在路上,似乎很少能看见他们?!蓖跤钐崆崤隽伺鼋嫜?,小声道:“姜医生,我没有任何歧视的意思。我只是想问一下,我们鹏城大概有多少残疾人?!?br />
    “很多!”姜舒雅叹了口气,“官方每年都有统计数字,全国的比例是总人口的6.21%。我们鹏城算是发达城市,比例要小一些,大概在城市人口的4.5%?!?br />
    “那么多?”不仅是王宇听,连叶青都感觉到惊讶。

    事实上叶青在中云市,也很少能看见这些人,坐轮椅大多以年长,疾病所致为主。这种主观上的意识,让叶青觉得华夏人民的生活水平已经越来越好。

    “官方统计的数量,包含了精神类、听力与智力类,一半以上属于轻度。在我们这里都是肢体方面,农村人口以工伤事故为多,城市人口以车祸为多。至于我们很少在街上看到,原因有两个方面?!?br />
    姜舒雅的声音小很小,“一是身体有缺陷的人,总会尽量掩盖自己的缺陷?!?br />
    “二是我们城市的无障碍设施建设的很落后,那些行走不便的人出门一趟很困难,久而久之,他们就很讨厌出门?!?br />
    “发达国家在这块要比我们好很多,当然我也没有崇洋媚外的意思。我们华夏人民从历经战乱,到今天的安居乐业,才发展了几十年。离发达国家一两百年的历史,差了一倍的发展时间?!?br />
    “如果可以,我们腾讯愿意尽力帮助他们?!蓖跤钐谡饫锉砹烁鎏?。

    “我们巨兽工业也愿意?!?br />
    “你能代表腾讯,你能代表巨兽工业?”姜舒雅一副想翻白眼,又不好意思翻的样子,这俩技术员的口气还真是大。

    可惜类似的话,姜舒雅听过太多。男人呐,稍位在事业上有点起色,就想在美女面前吹嘘自己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王宇听有些尴尬的摸了摸头,又看了一眼叶青,“我尽力而为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行人边走边聊,最后来到义肢安装中心。

    这里分上肢和下肢两个部门,推开透明的玻璃大门,叶青和王宇听首先看到地,是各式各样奥托博克公司产品。

    有膝盖式单轴带锁义肢、有智能仿生义肢、有液压髋关节、有回转式液压膝关节,有七轴带助力义肢。

    在这些之上,便是他们科技含量最高的肌电手产品。

    这些产品都放在展示柜中,不知情的人看见了,还以为走进了某个机器人的展厅。

    但是,叶青和王宇听看向这些产品时,目光隐隐有排斥的意味。

    不仅他们,那些神情沉重的患者,看向他们的眼神中排斥更重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产品,全部用冰冷的金属打造而成。它们的造型与真人关节相差甚远,透过那些毫不遮掩的金属外壳,还能看见里面一个个机械齿轮和轴承样关节。

    隐隐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冬天衣服穿得多还好,夏天谁愿意带这个?

    “这些就是奥托博克公司最先进的产品?”叶青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姜舒雅嗯了一声,“准确来说,是已经商业化的最新产品?!?br />
    “在他们实验室里,也有一些正在研发的新技术。正好我们这里也有一个小型研发中心,待会儿可以把产品拿到那里测试?!?br />
    “你能做得了主?”叶青冲她挑了挑眉毛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尽力而为?!苯嫜诺牧车棒龊煲黄?,刚刚她还拿这话噎叶青和他朋友,现在没想到又落她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时间紧,你那边有志愿者没?”

    “来这之前,我特意从市场上采购了一些感应芯片安装在仿生手上。我们可以先试一试,这种产品能不能在生活中,帮患者起到作用?!?br />
    “有有有~”姜舒雅连忙点头,“我这边有位叫苏宇航的患者,他在一个月前,被一场车祸夺走了右手?!?br />
    “那行,把他叫过来吧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