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次会谈,叶青和王宇听初步达成了有关虚拟现实的合作计划。

    虚拟现实是一个大工程,与之对应,是浩瀚无边的数据。

    假设一位用户带上虚拟现实眼镜,进入了巨兽工业所创造的虚拟世界中。那他从进入那一刻开始,所看见的哪怕一片树叶,一个光点,都要由一道道枯燥复杂的代码编绘而成。

    一片树叶如此,整个世界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依靠巨兽工业,自然不可能完成这些浩瀚无边的数据编绘工作。

    也没有必要去完成。

    叶青的想法是提供一个虚拟世界,这里要有着完善的社交功能,生态圈、自然圈,和壮丽的地理景观。然后由各大软件应用商,或内容提供公司,来拓展这个虚拟世界的精彩程度。

    比如企鹅帝国在游戏上一骑绝尘,那他们就可以把旗下的各种应用,开发成虚拟现实版,放到游戏城,或游戏星球上。

    用户如果感兴趣,就可以像从手机里下载一个应用那样,把虚拟现实版的游戏空间,下载到设备上。

    用户如果喜欢购物,同样也能下载对应的购物空间。

    音乐、影视、旅游、探险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术有专攻,专业的应用空间,当然要交给专业的公司来做。

    与王宇听合作的部分,主要和美工方面有关。

    创建一个虚拟世界,当然要把这个世界装扮的美轮美奂,一草一物都力求真实,

    这个世界的核心由电晶带着电子使者团队来做,但指望这些怪兽们的审美,肯定不行。

    翌日清早,叶青留了公司其他成员,和王宇听的团队继续沟通。

    王宇听很热心地问叶青去哪儿,要不要陪同?

    叶青说要去见一个网友,但也不单纯是见网友。他在网上认识了位米德外科医院的医生,想和她探讨一下,仿生手,在义肢领域里的发展前景。

    叶青把原委说出来,其实是想从王宇听这里,获得一些建议。

    腾讯在可穿戴设备上也做过研究,这些研究以软件程序为主。至于研究出了什么,叶青不知晓。

    但触类旁通下,他们对这块技术多少有点发言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米德外科医院。

    今天一早,姜舒雅提前了一个半小时到医院。

    因为叶青昨天夜里给她发了条信息,说今天上午九点,会带着产品去米德外科医院一趟,让她做好接待工作就行,不要弄一堆医院领导过来喋喋不休。

    “架子不小?!苯嫜攀钦庋止镜?,来就来呗,还挑三拣四一堆要求。

    心里虽有嘀咕,但姜舒雅行动上很老实。

    她昨天就吩咐过奥托博克义肢试验中心里的工作人员,让他们把实验中心里里外外清扫一遍。今儿一大早,还去水果店买了三百多块钱的各种水果。

    既然人家来了,那中午请一顿饭肯定是要的,姜舒雅又特意订了家档次颇高的海鲜酒楼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,姜舒雅先去试验中心里绕了一圈,确认这里为叶青的到来做好准备后,又绕去住院部,找到苏宇航的父母。

    在叶青告诉她要来米德医院一趟的时候,姜舒雅就把消息告诉了苏宇航和他的父母。

    意料之中,原本对生活极度消极的苏宇航,在听了姜舒雅对那款仿生手的描述。不仅一扫消极,还不停央求姜舒雅,让她到时候也把自己带到试验中心里参观参观。

    姜舒雅今天就是来带苏宇航过去的。

    “姜医生……能行嘛?”苏宇航的母亲听到,九点就要去试验中心参观那款仿生手产品。

    她第一反应不是兴奋,而是浓浓的担忧。

    他担忧孩子的心灵受到二次伤害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她特意去问过医院里其他安装过肌电手的患者,那些患者告诉她,肌电手这玩意装上一段时间后,只能束之高阁当个装饰品。它的灵活程度,和操作便捷度,远远不能满足患者的内心要求。

    如果说正常的手是一百分,肌电手只能做到三十分。距离他们安装前,预计的六十分及格线差距甚远,心里落差巨大。

    那么,这款国产产品,又能打几分?

    “现在肯定不行?!苯嫜爬斫馑睦锏牡S?,宽慰道:“我跟这位技术员交流过,他说以目前技术,这款仿生手在用户操作体验上,只会比奥托博克的肌电手还差?!?br />
    “啊~那这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我认为它可以唤起苏宇航,勇敢面对生活的信心?!苯嫜叛凵裰谐渎孕?,“操作虽差,可它的外形和灵活程度,和双手一模一样?!?br />
    “光凭颜值,就比奥托博克产品好上十倍?!?br />
    “只要能和真手一样,哪怕不能动,那也能当个装饰品?!彼沼詈礁盖追鲎∑拮拥募绨?,宽慰道:“这样宇航走在街上,就可以不用受到其他人投过来的好奇目光?!?br />
    “那它的价格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点,你们要有心理准备?!苯嫜盘玖丝谄?,“就算只按成本价,它也得比奥托博克的贵上好几倍?!?br />
    夫妻俩的神情双双一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姜舒雅八点四十就站到了医院门口不停张望,脸上写满了类似见网友的紧张表情。

    每当有一辆汽车驶进医院,姜舒雅就要盯着车里看半天。

    有辆黑色捷豹的车主自我感觉良好,瞧见姜舒雅老盯着自己,还特意降下车窗,贼笑嘻嘻地说小姐姐,要不要加个微信?

    “我对一米八以下的男人没兴趣?!苯嫜欧朔籽?,后者满脸的气急败坏,可就是不敢走出来,站直身体,来证明自己的身高。

    也不知她是如何瞧出来,一个人坐姿状态的身高。

    “来了没有?”

    姜舒雅又发了遍微信。

    那边石沉大海,偏偏姜舒雅又没他的电话。

    两分钟过去,五分钟过去……

    十分钟过去!

    姜舒雅忍不住弹了个语音电话过去骚扰。

    语音电话响了十多秒接着被挂断,杨舒雅又发了个过去。

    结果那边回了个,“再弹语音,我掉头回去”的消息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不弹了,奴婢乖乖在门口等着呢?!?br />
    “我坐银色疾雷汽车,一会儿到?!?br />
    九点零三分,在姜舒雅望眼欲穿的目光中,一辆银色疾雷闪电,缓缓从红绿灯那边拐了过来。

    姜舒雅过电般浑身一颤,赶紧小跑到路边,冲那辆汽车不?;邮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