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愿意放弃希望的苏宇航母亲,有些难住了姜舒雅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国内确实有家公司在做研究?!苯嫜庞行┩掏掏峦?,“只是这家公司的产品还处于研发阶段,产品性能也对外保密?!?br />
    姜舒雅的吞吞吐吐,像极了那种随口一说,安慰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见苏宇航母亲失落目光,姜舒雅又补充道:“刘姐你不要灰心,这家公司产品,要比奥托博克公司强多了。只是他们起步晚,在软件控制方面还要多下功夫?!?br />
    “只要他们有消息,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?!?br />
    送走了苏宇航父母,姜舒雅继续投入到忙碌的医疗工作中。

    傍晚时候,姜舒雅带着一身疲惫,走出医疗大楼。

    夕阳正一点点沉入大地,余晖映照在周围的大楼上,把大楼泾渭分明地照成两种颜色,一边光明一边黑暗,一如姜舒雅现在的心情。

    下午在奥托博克义肢试验中心,又遇到了让人痛心一幕。

    一位因为工伤失去手臂的中年男人,花了大半的赔偿款,给自己安装一副奥托博克肌电手。

    他想借助这款高科技产品,让自己能去干送外卖,或是送快递这种不属于重体力劳动的工作。

    安装前,姜舒雅不是没有向他解释过这款产品的局限之处。

    可这位还有妻子孩子要养的男人,除了抓住这唯一希望,还能做什么?

    至少这款产品的视频介绍里,它确实能完成一些常见物体的抓取,也能骑车。

    今天是这位男人安装完肌电手一个月的复查期,他来到实验中心后,抱着肌电手哭的稀里哗啦,说这一个月他跑遍了各大劳务处和快递外卖公司。这里面遭遇的白眼有,同情也有。

    有外卖公司说只要他能按时完成任务,可以聘用他。

    结果一天时间他连吃了五单投诉,都是因为超时。有些单超时了,只是顾客好心没有投诉。

    奥托博克肌电手在整个送餐过程中,发挥出了各种各样,他没有预料到的阻力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的刹车,攥住车把不放,连接处脱落……

    放餐和取餐,它更是派不上用场。用了不到三小时,它直接没电罢工。晚上交工时候,公司经理倒也没有说批评他,只是拍了拍他右边肩膀,说谁都不容易,今天的??罹退懔?,一百三的工钱你拿好。

    明天你就别……

    姜舒雅除了安慰,其它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哪怕是在医术这块,随着外科的迅速发展,任何一个外科医生,已不可能掌握外科学的全部知识技能,必须有所分工。

    科技这块,她更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等等~”

    姜舒雅想到一个人,然后赶紧掏出手机给他发信息。

    “在不在?”

    五分钟后,消息石沉大海。数小时后,姜舒雅已经回到家洗了个澡,消息还是石沉大海。

    姜舒雅又焦急又气,平时她若给哪个年轻男士发消息,超出十秒收到回复都算罕见,秒回才是正常操作。想到这儿,她又发了个问号的表情过去。

    又过几分钟,姜舒雅连发了五条表情。

    那边,终于有动静了,一个简洁到让人发指的问号。

    有求于人,姜舒雅只能顺着对方性子来。

    姜舒雅清了清嗓子,打算发一条娇里娇气的语音过去,勾起这位木头小伙的热情。语音才说了一半,那边又跟手回了条信息。

    “我在吃饭,有事晚上说?!?br />
    “吃吃吃吃,你这样肯定一辈子讨不到老婆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是深夜十点半,已经困倦到不行的姜舒雅,这才收到叶青的回复信息。

    姜舒雅怕自己睡着,发起了语音通话,那边像是思考许久,才极不情愿的点开同意。

    “您把发展义肢的计划上报给公司了嘛?”

    “没有?!币肚嗟纳艉苡写判?,但听在姜舒雅耳朵里,总有股欠揍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今天中午,和公司一位电子程序方面的大拿讨论过。他说以我们目前技术,要做出让用户满意的仿生手还非常困难,技术难度主要在解读信号方面?!?br />
    “比奥托博克公司强,就是用户的满意?!苯嫜湃滩蛔∪八档溃骸翱萍甲芑崧降牟皇?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都不去尝试,科技又怎么会进步?”

    “姜医生,你把【满意】这两个字,看待的太简单?!币肚嗪敛涣羟榈呐浪?,“比奥托博克公司强算什么,我今天特意搜索了下奥托博克公司的相关产品?!?br />
    “说句实话,这种产品我觉得只能用‘玩具’来形容?!?br />
    “我先不去评断奥托博克公司的做事风格,但我们公司不同。我们要么不做,要做就一步到位,让消费者彻底满意?!?br />
    姜舒雅快速说道:“怎么可能一步到位,即使是微软,也要从1.0操作系统,慢慢做到今天的W10?!?br />
    “把前面初级产品留在实验室里埋头改进,就能一步到位?!?br />
    “那怎么盈利?”姜舒雅觉得对面那位技术人员病的不轻,可偏偏又不能说出来,还得好言好语相劝。

    “最终的商业成熟版,会替我们收回所有研发投入,并带来大量盈利?!?br />
    “那你们倒是开始研发啊?!苯嫜偶钡脑诒晃牙镏钡沤?。

    “现在连个初期解决的方案都没有,又如何研发?”叶青觉得跟外行人瞎扯的挺累。

    “感应芯片啊?!苯嫜呕鸺被鹆?,“用奥托博克公司的思路,通过芯片解读肌肉收缩和生物电?!?br />
    “这是国际上同类公司,一直沿用的解决思路?!?br />
    “他们是错的?!币肚嗖唤舨宦姆穸?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大爷?!苯嫜牌陌驯蛔佣嫉帕?,这人好大口气,一个搞VR产品的外行,就敢否定整个世界?

    “嘟嘟~”

    叶青直接挂掉了语音通话。

    姜舒雅手里还握着手机,表情僵硬,满头黑线的在被窝里凌乱。

    这是……直男癌?

    “什么臭脾气,不愿帮就拉倒。明明是互利互惠,我们帮助患者,你们赚大钱的好事,搞的好像我倒贴一样?!苯嫜乓ё乓豢诮喟籽莱?,气冲冲扔开手机。

    睡觉!

    一分钟、两分钟,五分钟……

    姜舒雅瞪着双大眼,就这样思绪乱飞的看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“喂~在不在?”姜舒雅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小哥别那么小气嘛?”

    “哥,我错了?!?br />
    “您是大爷,大爷您快搭理下奴婢吧?!?br />
    “大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从没有人敢这样跟我说话?!弊阕愎肆椒种?,叶青才打字回复。

    姜舒雅捏着鼻子,“是是是~大爷您说的是,奴婢错了?!?br />
    “看在你认错态度良好的面子上,我给你一个机会?!币肚嗉绦蜃?,“两天后,我会去鹏城出差?!?br />
    “我谈完事情,抽时间带着产品,去你们医院一趟?!?br />
    “我停留的时间不会多,所以你那边要提前把一切准备工作做全?!?br />
    “再见?!?br />
    姜舒雅再次愣住了,好半天回神后喃喃自语,“这么拽,他是谁?”

    “陈围霆?”

    “吴亦梵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管是谁,姜舒雅看在那双仿生手上,都准备忍了。

    两天后,他带着产品到鹏城出差的消息,足够让姜舒雅怀揣激动心情去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“他一定是带着产品来鹏城拉投资来了,他们做VR产品。鹏城有腾讯游戏这位大佬存在,游戏产业一直冠绝群雄?!?br />
    翌日一早。

    姜舒雅查房完毕后,苏宇航的精神状态让她再次揪心。

    很可能昨天中午和他父母的谈话,被他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这个阶段的孩子心思一向很敏锐。

    思考良久,姜舒雅决定把这个消息告诉苏宇航,并邀请他两天后去奥托博克义肢试验中心,参观一下那双比真人双手还灵巧的仿生手。

    这样一定能唤起他对往后生活的信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