鹏城市,米德外科医院。

    米德外科医院是三甲级医院之一,这家医院的名称有些洋味,因为它是一家合资医院,具有德资医院背景,也是奥托博克公司,在华夏的唯一医疗合作点。

    米德外科医院尤为擅长创伤性外科,和矫型外科。即使放眼整个华夏,这两块也享有很高知名度。

    姜舒雅是米德外科医院的主治医师,今年二十八岁的她,不仅是院内最年轻的主治医师,同时也是院内技术最好的主刀医生之一。

    米德外科医院实行三级医生负责制,和手术分级管理制。

    手术等级分四级,技术难度最大的第四级,只有高年资副主任医师,或以上职称才能主持。

    但姜舒雅是医院制度下的唯一例外。

    不翻先前的资历,就说一八年到现在五个月时间,姜舒雅参与了六十多场手术,其中有二十七场是四级手术。

    不是所有人的和尚念经都能念成佛,也不是所有人抓到毛笔,练个几十年就能练成王羲之。

    无论承认与否,有些人生来就是天才。

    就像院内一大票天分欠缺的副主任医师,在遇到高难度四级手术时,只敢摇头推掉一样。

    姜舒雅主刀过的四级手术,比院内两位升任最高职称不久的主任医师还多。迄今为止,也没有任何一场不成功的手术。

    翻开这位28岁女生,光芒万丈的从医履历,任何一束置疑的目光,都会在顷刻间自动粉碎。

    华夏医学会广省鹏城创伤性外科委会副主任,第十一届华夏医师奖获奖成员,鹏城市十大杰出青年……

    医科大学博士学位,曾代表学校出访世界著名的佛莱堡大学附属医院,参加该医院举行的国际性矫型外科会议,里面光诺贝尔医学奖的得主就来了三位。发表国际医学论文五篇,华夏医学论文二十多篇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医师职称有着严格的从业年限限制,姜舒雅现在一定是最高的主任医师。

    另外,姜舒雅还是院内,奥托博克义肢试验中心的三位负责人之一。

    医生都很忙,姜舒雅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不过米德外科医院是一家私立医院,比公立高出一截的诊费,又让姜舒雅比起公立医院的同行们,要稍稍轻松一些。

    今天的姜舒雅,比以往迟到了五分钟。

    姜舒雅一直有早到半小时的习惯,这样她可以抽出更多时间去查看她负责的病人情况。迟到五分钟当然没有影响,不过她眼睑下面的黑眼圈,证明姜舒雅今天的精神状态并不是太饱满。

    姜舒雅昨晚失眠了……

    失眠的原因是叶青,和叶青发来的那几张仿生手照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姜医生好!”

    “姜医生,您来啦?”

    “早啊,姜医生?!?br />
    换上白大褂后,姜舒雅照例先巡查一遍自己负责的病人。走在住院部的过道上,几乎每一位与她擦肩而过的病人家属,都会亲切的冲她微笑打招呼。

    八间病房二十四名病人,有些病人已经处于康复期,无需查看太久,有些刚刚从手术台上走下来,需要密切观察。

    最后还剩五分钟时,姜舒雅来到最后一位病人前。

    这是位刚念初二的小病人,当病人父亲母亲,用冰块捂着这位男孩支离破碎的断手,哭泣着求到医院时,即使是姜舒雅,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一场车祸夺去了他的右手,住院期间,这位原本帅气开朗的男孩,变得异常沉默。

    男孩叫苏宇航,他的母亲,夜里经常躲到走廊默默哭泣。他的父亲,每次切水果给孩子吃时,总向旁边病友家属那里借水果刀。

    他不敢把水果刀,带进属于他们的储物柜中。

    苏宇航不仅失去右手,双腿还有不同程度的骨折,和大面积外伤,已经在医院住了一个半月。

    这位叫苏宇航的男孩,原本有位青春靓丽的“小女朋友”,出事的那几天,他这位小女朋友还哭哭啼啼的趴在病床前,说一辈子不分离。然后从每天放学都来,到两天,三天来一次。

    姜舒雅上次见到那位女孩时,好像已经是一星期前。

    即使是见惯了类似场面的姜舒雅,也不免有替苏宇航感到悲伤。

    尤其是姜舒雅前天趁着下班后,支开孩子的父母,给他做心理辅导时,苏宇航忍着泪悄悄对她说的一个秘密。

    车祸发生时,那位女孩也在。

    那时候苏宇航放学后送她回家,当一辆失控轿车撞过来时,苏宇航下意识推了一把女孩。

    那段路上没有能直拍到事发地的监控,否则去周边商户讨要监控录像的父母,绝不会把女孩的离开,当成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人都说年少时的爱情是美好的。

    姜舒雅明白,即使这位男孩没有遭遇车祸,他们最后步入婚姻殿堂的几率也小的可怜??稍谠庥隽耸ビ沂?,和失去他认为经历了生死考验的爱情,双重打击下。

    姜舒雅非常担忧这位男孩,是否能勇敢面对以后截然不同的人生。

    “姜医生,您来啦?”看见姜舒雅走进病房,苏宇航的母亲赶紧站起来给姜舒雅让坐。

    姜舒雅笑着回应,接着先检查下苏宇航双腿恢复情况。

    得益于姜舒雅高超的艺术,和年轻人良好体质,苏宇航伤势恢复的非常不错,双腿不会留下任何伤残。

    姜舒雅还向他父母推荐了一款效果不错的祛除疤痕药膏,坚持使用,可以保证他以后穿短裤,不会引来太多好奇目光。

    看着苏宇航病服下空荡荡的右手,姜舒雅默默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姜医生……”苏宇航的母亲小心询问,“上次您说过的那种肌电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??!”姜舒雅转过头,换上轻松口气,“电肌手当然没问题的,现在德国那边新推出了一种植入式智能骨骼,就是用一种高科技金属骨骼,与手臂骨骼连起来?!?br />
    “比起原来的穿戴式肌电手,这种智能骨骼技术,能更好的解读肌肉和神经释放出的运动信号?!?br />
    “另外肌电手与智能骨骼连接,不仅比穿戴式更紧密,用户还察觉不出来它的重量?!?br />
    余光看见病床上的男孩悄悄竖起聆听的耳朵,姜舒雅尽量把这种技术说的浅显一点,也刻意避免“义肢”、“残疾”,这两个字眼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苏宇航的母亲露出久违的激动笑容,“那你们医院现在有这种技术嘛?”

    “我们医院和奥托博克公司是深度合作关系,只要德国那边有的技术,我们这边都能做?!苯嫜潘盗艘桓錾埔饣蜒?,“不过德国那边,还处于产品测试阶段,等推出正式的商用款,我估计要两三个月,最多半年?!?br />
    “宇航你也不用太急,等能下了病床走路,还得先做一段时间的腿部康复训练呢?!?br />
    “手臂的骨骼也要恢复,说不定等你恢复好,又有更厉害的科技出现了。我昨天还听说,国内有一家企业,也在研究仿生电肌手?!?br />
    “这样,刘姐你中午来我办公室一趟,我给你详细介绍一下这款产品?!?br />
    “好好好~真的是麻烦您了姜医生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时分,苏宇航母亲有些忐忑地,敲开了姜舒雅的办公室。一同前来的,还有苏宇航父亲。

    “姜医生,您早上说的那种智能骨骼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~”姜舒雅长叹一声。

    刘姐~对于德国那边的技术,您要有个心理准备?!卑旃颐殴乇蘸?,姜舒雅自嘲的笑了笑,“这款智能骨骼技术,就是和我们有合作关系的奥托博克公司研发的?!?br />
    “但这种产品,其实和之前给您介绍的那种可穿戴肌电手没什么区别?!?br />
    “安装它,先要动手术在宇航的断骨内,接上一截人造合金骨?!?br />
    “身体上的痛苦是小,可忍受异常痛苦之后,面对的却是一款不仅外观丑陋,连功能也强差人意的机械手,我怕宇航的心理会受到再一次的沉重打击?!?br />
    “并且现在这种技术还没商业化,只在实验室里有研究?!?br />
    “我怀疑它根本无法推广到商用中?!?br />
    苏宇航父亲经营着一家打印复印店,为了孩子咬咬牙拿出二三十万的老本没问题,可就怕老本拿出来后,只能听个响。

    “姜医生,您觉得,这种产品,有多么强差人意?”苏宇航的父亲小心询问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吧,这种技术,在读取肌肉和神经的运动信号方面,和穿戴式相比没有任何优势。它只能在抗干扰方面强一些,另外采用骨骼连接方式,用户长时间佩戴,不会觉得它太重?!?br />
    “奥托博克公司的穿戴式肌电手,我们这里一共安装过两千多例?!?br />
    “在后面的三个月和半年回访中,大部分用户,都说它在生活中起到作用非常小?!?br />
    “花几万块安装它,可能收获的只有强烈心理落差?!?br />
    姜舒雅一点儿也没有替奥托博克公司宣传产品的觉悟,米德外科医院是和他们有合作不假??擅椎峦饪埔皆旱闹饕凳谴瓷诵酝饪?,和矫型外科。

    在肌电手产品上欺骗患者,良心过得去过不去另说。

    这不是砸医院辛辛苦苦建立起的外科方面口碑?

    听完解释,苏宇航的父亲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苏宇航母亲再一次忍不住抹眼泪,如果不是已经咨询过医生,移植手掌和移植器官一样,要配型,要终生吃抗排斥药物,寿命大大减少外,她甚至有把手移植给儿子的决心。

    真的……

    没有希望了嘛?

    苏宇航母亲忽然想到了什么,“姜医生,我记得您早上说过,国内也有一家企业在研究这个?”

    她不愿放弃任何希望,哪怕还是姜医生随口提的一句,她都牢牢记住。

    哪怕在科技技术方面,欧美国家第一才是正常行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