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叫姜舒雅,在鹏城市米德外科医院工作。

    她邀请叶青,带着仿生手前往她工作的医院,因为那里有专业的义肢安装中心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。

    但是!

    叶青之前想过。

    叶青也算是半个工厂世家,早些年安全生产规章落实还不到位时候,工伤这种事情在园区里就是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断根手指,那叫幸运儿。

    像女工头发被机器绞住,整个人都被卷进机器里,都属于老黄历。

    有人因为带着劳动手套,导致连手套带着手被绞进机床。有人在操作轮片切割机,有工人从旁走过,结果切割轮片崩裂,把从旁经过的人腿部打个对穿。

    这些是基本的,属于只要仔细阅读安全手册就能避免的。

    还有防不胜防的,新手根本想象不到的。

    比如叶青听过某个工厂,有工人在操作大型冲床,工人无意中把手放在待冲压钢板上。

    一大块钢板,需要冲压的地方可能只有脸盆大,距离工人的手还有很远的距离。正常人在这种思维下,是不会有太大警惕心的,无意中把手放在钢板上,并不会觉得不妥。

    结果冲锤落下来,工人四根手指被齐齐冲掉。

    很让人费解?

    可血肉之躯,在冲锤撞击在钢板产生的瞬间震动面前,不比豆腐坚韧多少。

    在工伤致残里,绝大部分都发生在工厂中,而手部致残又是最常见的那种。所以叶青在老早就想过,工业技术在义肢方面的应用。

    但叶青一直没有付出实践,因为哪怕把仿生关节做的再完美,也避免不了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比奥托博克公司辉煌不辉煌先不说,我这里有个问题?!?br />
    “患者如何操作仿生关节?”

    “比如说我现在打字给你,是我的大脑刺激神经,神经再释放出生物电信号,控制手部肌肉做出相应动作?!?br />
    “到了仿生关节这里,神经和机械产生了断层。大脑无论如何刺激神经,仿生关节也不会做出反应?!?br />
    “那问题来了,就算把仿生关节做的再好,它不能动,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总不能再给用户配个??仄?,让他??啬侵环律职?。也没有??仄?,能编译出用户随心想要的动作?!?br />
    叶青把这个问题告诉了姜舒雅,但按理说,姜舒雅不会不知道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的问题一针见血?!苯嫜殴耸嗝?,才回复叶青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告诉你,奥托博克公司的解决方案?!?br />
    “他们用两片电极传感器贴在用户的手臂残端,电极铁片能感应到残端,屈肌和伸肌紧绷时产生的生物电流。有了这种生物电流,他们的机械手,就能帮用户完成抓取工作?!?br />
    叶青赞同地点点头,接着回复,“我明白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但是,如果我猜的没错,他们也只能完成简单的抓取工作?!?br />
    “你之前提到,他们的产品中安装三维力传感器。也就是说他们的产品,可以简单地判断出抓取物体的重量,然后控制微型电机输出的力量强度?!?br />
    “按照这个思路,它可以完成简单的抓取。也不会出现抓取一个玻璃杯,结果把玻璃杯捏碎的窘境?!?br />
    “可如果用户想用它写字呢,敲击键盘呢,抽烟呢,或者完成扣纽扣,拉拉链的动作呢?”

    “它做不到吧?!?br />
    “这种肌电手一定是连杆结构,它在使用中会有明显机械顿挫感,和机械噪音。这也意味着耗能很大,需要定期给油养护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的产品,虽然可以解决机械方面缺陷??扇砑矫?,只会比奥托博克公司落后?!?br />
    “奥托博克公司产品做不到的事情,我们更做不到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们可以合作??!”姜舒雅语气兴奋。

    “奥托博克公司在软件方面有着多年经验,他们也一直努力在提升电极传感器的识别程度,如果你们两家公司合作……”

    “商业方面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?!币肚嗝挥泻苤卑椎乃?,奥托博克哪怕再提升十年,也不会捣鼓出有效方案。

    “另外,奥托博克公司的软件控制方面,也远远达不到理想要求?!?br />
    “以他们的技术,把我们的产品用在义肢上,对患者而言是一种痛苦,对我们而言,同样也是?!?br />
    姜舒雅小心翼翼问,“那你们开发这款仿生手的目地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款VR的衍生产品?!币肚嗷卮?。

    “啊~你们有如此先进的技术,却用来做游戏产品?!苯嫜欧浅D牙斫庹庵炙悸?,“你不觉得比起游戏,用来造福那些身体有缺陷的人,不是更伟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叶青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就算软件控制方面有难度,也可以慢慢攻关不是?”姜舒雅谆谆教导,“就算不和奥托博克公司合作,也可以跟我们医院合作。我们这里有专业的义肢安装中心,也有大量积累下来的神经和生物电方面的数据?!?br />
    “有些神经损伤的患者,在我们这里做康复训练时,就会用到生物电刺激方案?!?br />
    “所有的数据我们都可以免费提供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叶青更无言以对了。

    姜舒雅简直是白衣天使的典范。

    可是,姜舒雅只知其一不知其二。

    连叶青建立在怪兽工厂黑科技的基础上,都想不到解决仿生手与神经匹配的方案。就算把产品推送给那些肢体有残缺的用户,除了让他们浪费钱空欢喜一场,还能干什么?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会向公司提这个方案?!?br />
    “但我不能保证是否成功?!?br />
    “那就拜托您了?!苯嫜怕诚M?。

    结束通话,已经深夜十二点。

    叶青知道医生都很忙,尤其是像姜舒雅这样的外科主刀医生。

    叶青把手机放在一旁静静冥想,他在想解决方案。

    然后再一睁眼,天亮了。

    抱着集思广益的想法,叶青把电晶叫到办公室,询问它是否有解决方案。

    “老板,这事您问我不是等于问聋子?!钡缇Ш芄夤鞯靥颂?,“您要有解决方案,我负责软件编译没问题??赡阄饰胰死嗌窬?,您看我这样子,像是懂这块的嘛?!?br />
    叶青看了看电晶。

    叶青视野里出现的,是一只有着长长耳朵,身体半透明,里面不时有电芒闪过的生物。

    这还真是问错了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