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种不负责任的公司,为何能存活到今天?”

    “他们还有没有一点契约精神?”

    “野蛮行径,简直是儿戏?!?br />
    “粗鄙、毫无商业技巧的回应方式?!?br />
    次日的欧盟正常议会上,各国代表人员纷纷就巨兽工业的行为发表看法。

    他们非常生气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就像他们刚刚跟巨兽工业坐到同一张牌桌上,他们刚刚拿了手好牌准备打出去。巨兽工业,却把桌子直接掀了。

    他们不是没有反制的办法。

    例如大家伤敌一千自损八百,直接把幻晶手机的关税拔高到一百,或者学里加维亚国那样,把幻晶手机给禁掉。给巨兽工业带来难以估量的经济损失。

    但这样做,他们能落得什么好处?

    事情起因全由里加维亚国造成,其他国家只是身为同一阵营,不得不做出的面子上表态。

    为了里加维亚国,就跟巨兽工业闹翻,显然有些不值得。

    里加维亚国经济模式落后单一,和华夏几乎没有商业往来。但其他国家不一样,有些国家最大的贸易商就是华夏。他们把事情做的过火,华夏商务部门百分百也要跟着祭出“关税”大旗。

    亏本的生意没人做,所以各国这会儿都有些打退堂鼓,他们指责巨兽工业没有契约精神时,又闭口不谈如何反制。

    会议结束,他们继续和巨兽工业部门沟通,想商讨出一个大家都有面子的方案。

    就连今天本来打算执行的加税,也只存于文件上,没有通知各地海关执行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

    巨兽工业的幽灵护甲服务中心,也发出通告。

    为了保障用户的设备正常使用,目前技术人员紧急架设了一台备用服务器。每天上午八点,到下午六点之间,备用服务器可以正常工作。

    时间当然是华夏的时间,欧洲那边有几小时时差不考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欧洲的矛盾,看似可以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巨兽工业不按常理出牌,但也不是太横行霸道。欧洲那边一怂,这边也就适当下调点反制。

    至少公司里这些人都是这么认为,他们觉得这些外国有毛病,老是欺负巨兽工业。

    科技太先进,难道也是一种罪过?

    那马上巨兽工业的科技,又要狂增一大波。

    距离怪兽工厂升级还有三天。

    现在工厂一心在量产女妖飞行器,生产中心旁的机库已经堆满满当当?;舛巡幌?,干脆就堆放在总部机场。

    女妖飞行器的数量不是什么秘密,这玩意也保密不住。

    或许欧洲这么快认怂,也跟他们垂涎女妖飞行器的技术有关。

    迄今为止已经有很多国外航空公司发来合作请求,他们主动表明愿意接受比波音客机还要贵的价格,愿意接受比波音公司还要苛刻的条件,只要能购买到女妖飞行。

    不过在没有更先进的飞行器之前,巨兽工业并不考虑对国外出售女妖。

    就算不考虑技术垄断,也要先把国内市场填满再说。

    至少目前工厂内堆放的几百架女妖飞行器,用不了几个月,就会全部投入到商业运行中。

    因为就在今天,天网航空的飞行员培训学校正式开学。

    今天一早,叶青便乘车前往几十里外的乾塘镇,参加激动人心的第一届航校典礼。

    乾塘镇的航校意义非常,它算得上是华夏第一家商业飞行器培训学校。它的出现,意味着华夏有了自己的民用航空飞行员培训体系,告别以往只能把飞行员高价送到国外,在外国航校体系下学习的历史。

    虽然这家航校目前只能培训女妖飞行器的驾驶员,但就是这家天网公司为了解决旗下飞行员短缺,风风火火创办的航空驾校。

    随随便便就弄成了世界第一。

    师资力量世界第一大!

    即使是全球著名,历史悠久的Aerosim航校,一次也只能最多接受上百名学员。

    天网驾校这里呢,一次接受学员过千,旗下光教练机的数量,就比得上国际中等航空公司的飞行器数量。

    七点时候,整个原本在中云市垫底,毫无存在感的乾塘镇,这会儿简直比首都艺考还热闹。

    乾塘镇堵车了,堵的还不是一般的车。

    在这里原本难得一见的豪车,这会儿比菜市口门口停的电动车还要多。不大的小镇上,哪个犄角旮旯都停满了车,大部分还都是外地牌照。也几乎每辆车的车门一打开,就能看见一对父母匆忙走下来,拽着年龄不大的儿子和女儿,朝几公里外的天网航校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这些父母的脸上写满了忐忑,这些年龄普遍在二十出头的年轻儿女们,一个个朝气蓬勃,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这些学生无一例外,都是通过三轮智能审核官网络审核,获得第一批学员入学通知的骄子们。

    如果细心观察,就会发现这些人中,男学员和女学员的比例,保持在十二比一的样子。

    叶青有些后悔没乘坐夜鹰飞行来,因为他也被堵了。

    开学典礼订在十点,叶青的座驾还没驶进乾塘镇主干道,前面就已经水泄不通,只能随便找个地方把车停了,然后步行穿过去。

    那些跨了省的还好,叶青前面有个坐江南省牌照的学员,他那边刚下车,后面就乌泱泱从六辆车里,跑下来不下二十口亲戚,围着他不停嘘寒问暖。

    说是娇生惯养也好,说是成为未来的天之骄子,被亲戚们另眼相看也好。

    反正就是隔壁几个省的学员家里,把整个乾塘镇都堵了。

    “卖包子,卖包子咯,新鲜出炉的肉包、菜包?!?br />
    “肉包多少钱一个?”

    “肉包十块,菜包五块?!?br />
    “你疯了?”

    “小兄弟怎么说话呢,整个镇上就三家做早点生意的铺子。你们现在一下子跑来好几千人,卖你十块钱一个包子,你好意思说贵?”

    “煎饼、手抓煎饼,五十块一张,豆浆三十?!?br />
    乾塘镇除了大堵车,还有一个个眉开眼笑的小贩。

    别说早点铺,那些路边小卖部夫妻都推着三轮车来卖泡面火腿肠。不愁没人买,这些学子和家人们凌晨三四点就开车出发,一大早到这饥肠辘辘,就算自己舍不得吃,也要给孩子们准备一份。

    叶青还能说什么,只能当没看见,跟随人流朝着里面走。

    或许叶青气势不凡,又被当成了学员的缘故,没走几步,还被一位身穿运动服的女孩请了早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