里加维亚国慌了。

    皮尔斯港发生的事情,短短一天内就传遍全国。

    做为一个以农产品和建筑材料制品出口为主的国家,全国唯一港口陷入停摆。

    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翌日清早的议会大楼内,各个行业代表齐聚,他们不想听议会上扯什么“这一切都是巨兽工业干的?!敝嗬碛?,他们只要求这帮议员们,必须在一个月内,解决掉沉船的麻烦。

    大麦行业的代表人数最多,来自各个城市。

    他们咄咄逼人的说道:“还有十天,全国大麦收割工作就要陆续展开?!?br />
    “大麦是我们的经济支柱,每年能带来数十亿美元的GDP?!?br />
    “到时候皮尔斯港修复不好,在做各位,想过到时候,如何应对那些愤怒的麦农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…我们可以走铁路运输?!庇幸樵边鲞龅厮盗司?,“我们和立陶宛有一条互相连接的铁路,借助这条铁路,我们就能把大麦送到欧洲各国?!?br />
    “运费你出?欧洲铁路部门那边,你去协商?”

    立刻有代表顶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大宗农产品的利润本来就很低,波罗的海三国因为气候原因,普遍都适合种植大麦。

    里加维亚国的大麦要走铁路运输,借道的何止立陶宛一国?

    欧洲四十多个国家,因为历史原因,这些国家有的铁路轨道规格还不互通,需要更换火车轮才能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先不说一列火车只有几千吨的运力问题,光是铁路运输增加的成本,就会是海运价格的三倍还多。这里面还涉及到的货物运输时间,客户提货发生的变动。

    大麦不是里加维亚国独家产品,那条连同立陶宛的唯一铁路,也不是以货运为主,而是客运。

    欧洲铁路部门能否会为里加维亚国的大麦,重新进行铁路运输规划?

    那些啤酒工厂,又是否愿意多等待接近半个月的货运时间,把提货地点从原来很方便的港口,变成各个货运中转铁路站?

    并多支付五分之二的大麦价格?

    “拜托你们不要老想着大麦,我们还有建筑材料需要解决?!?br />
    “建筑材料,能有生活用品重要?之前我们的生活用品大部分都走皮尔斯港进来,现在短时间内,去哪里安排铁路运输?”

    眼见议会又有变菜市场的倾向,总统先生不得不拍了拍桌子,“静一静?!?br />
    “我知道皮尔斯港,对我们的重要性?!?br />
    “可是港口那边已经出现了问题,我们现在任何争论,都无法改变这个局面?!?br />
    总统先生心力交瘁地发言,“现在我可以很严肃的告诉大家,皮尔斯港短时间内根本无法恢复正常。我们只有想尽一切办法,通过铁路运输,把我们的大麦和建筑材料运输出去?!?br />
    “即使我们面临亏本的局面,也好过让大麦烂在土地上?!?br />
    有人反驳道:“亏本了,麦农乐意?”

    总统皱了皱眉头,“这不是乐意不乐意的问题,我们里加维亚国出口经济,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时刻。我们必须上下齐心,共同度过这个难关?!?br />
    “总统先生,其实从昨天开始,我们就陆续接到了欧洲一些啤酒工厂,要取消今年订单的消息?!?br />
    “这里面,以英国、法国、西班牙,几个距离我们路途遥远的啤酒工厂最多?!?br />
    “我认为,我们应该尽快拿出针对铁路运输的运费补偿方案?!?br />
    “否则,麦农们的怒火,会淹没我们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菜市场一样激烈争吵的会议,一直持续到中午才不得不中断。

    借着午餐时间,总统先生心力交瘁地躲进办公室谋个清闲。

    可即使已经躲到了这里,依旧挡不住,坏消息一个接着一个来。

    首先是国法最有实力的海洋施工集团来人考察后,认为最快能挽救皮尔斯港的方法,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——旁边重新再建一座港口。

    皮尔斯港彻底废了。

    皮尔斯港附近的水深也不过三十米,那艘沉没了的巨轮刚刚好把这个深度全占了,哪怕几千吨的小货船也无法???。

    如今货仓里装载的几万吨混凝土,已经变得和港口一样坚硬。

    爆破拆除也不行,先不说这至少要花费三年时间,和超过四到五亿美元的打捞费用。光是水下爆破产生的冲击波,就能把咫尺之遥的港口也震成豆腐块。

    有这个时间和金钱,明显不如重新修建一个港口。

    或许,巨兽工业能有办法。

    据他们所知,全球目前最先进的海洋起重船舶,是一艘叫“巨神号”的超级巨轮,这艘超级巨轮的起吊能力可能突破两万吨。如果有它的协助,海洋施工集团说不准有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但介于目前里加维亚国,与巨兽工业的关系,显然重建新港口最靠谱。

    欧洲铁路部门那边传来的消息,也非常不乐观。

    铁路部门目前拒绝里加维亚国新增货运列车通勤的申请,因为里加维亚国的火车站,不具备新增货运列车的能力,除非他们对火车站进行改建。

    另外,立陶宛也极力反对这项举措。

    新增货运列车,会严重影响到他们的客运货运班次。

    两国之间只有一条铁路,还是单向非电气化铁路。增开一列两列可以,多了的话,立陶宛的交通还要不要了?

    这些消息加起来,简直让人万念俱灰。

    下午,距离议会开始还有十分钟时,在办公室里默默发呆的总统,忽然接到铁路站的站长电话。

    “总…总统先生,不好了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不好了?”总统先生立刻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。

    虽然站长还没有说出不好的内容,但总统先生内心忽然涌出一种强烈的不好预感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巨兽工业又对铁路下了手?

    这应该不可能吧,总统先生在心里不停祈祷。

    铁路站的站长声音充满恐惧,“总统先生,半小时前我们铁路站,接到一通匿名电话。那人自称自己,是一名喜欢进入大山探险的冒险者?!?br />
    “他说就在打电话前,他正沿着西奥利与道加市铁路线前进,准备穿过大山隧道,来我们国家探险?!?br />
    “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“结果他穿越隧道后发现,前面那条跨过一片峡谷的铁路桥没了?!?br />
    “总统先生,那人语气非常激动,我们便狐疑地派人过去查看?!?br />
    “结果那座长三十米的铁路桥,彻彻底底消失在了峡谷上方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