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统先生的电话打过去,那边照例是等待的忙音。

    让人抓狂,让人怒火直往脑门冲的忙音。

    就在总统先生想再一次把电话丢进海里时候,那边突然有了回应。

    “喂~”

    “您好,这里是巨兽工业总裁办公室。请问您致电这里,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如果总统先生心情平静,那他一定会觉得电话里的声音很动听很温柔。

    但他现在的心情不平静,总统先生自报家门后,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变得平稳,“我找你们总裁?!?br />
    “很抱歉,我们总裁正在开会?!?br />
    “他现在没有时间和您通话,您可以在两小时后再次拨打电话过来,到时候,我会帮您安排预约时间?!?br />
    “我严肃警告……”

    “嘟嘟~”

    总统先生话还没说完,就被那边撂了电话。

    又一部电话被丢进海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稍稍从愤怒中挣脱的总统先生,再次打通叶青的办公室电话。

    预约时间在半小时后,总统先生心里明白这是对方故意针对自己。

    他为了大局。

    为了国家,忍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终于没再出什么幺蛾子,总统先生顺利的和巨兽工业那位总裁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刚一接通,总统先生就气喘如牛。

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“非常好!”

    “叶先生,你的办事效率让我惊叹。短短三天内,就能调集一艘装满混凝土的散装货轮来攻击我们的港口?!?br />
    “现在我郑重告诉你,我们会在欧盟海事部门对巨兽工业提起诉讼,要求你们全额赔偿皮尔斯港的损失?;褂谐链蚶谭延?,和我们港口货物进出口损失费用?!?br />
    “起……诉……巨兽工业?”叶青坐在办公室里悠哉悠哉地喝着茶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总统先生恼怒道:“我们已经调查清楚,那艘原名叫【士基号】的货轮,昨天已经被过户到了你们企业名下,还改名叫【不动如山】号?!?br />
    “一艘货轮,想停下来有一百种方法,你们水手一种都没尝试就弃船而去?!?br />
    “这些都会成为证据,毫无悬念,你们会接到赔偿的文件要求?!?br />
    “NONONO,总统先生?!?br />
    叶青很不客气的打断他,“我想你并没有把事情调查清楚,那艘货轮确实是我们的没错。但并不是像你说的那样,水手们连一种停船方式都没尝试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的水手很专业,一共有六十七种强行停船方式。从故障一开始发生,我们的水手直到到最后的时间内,都在尝试任何可以停船的补救措施,甚至有人为此受到严重的身体伤害?!?br />
    “但很明显,这些方式都没有起到效果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的水手在不得不离船而去时,还很英勇地,抢救出了不动如山号的船长工作日志、驾驶舱工作日志,和机轮室操作记录?!?br />
    “这些记录上完整的记载了我们水手,为不动如山号做出的努力?!?br />
    “从这点上看,他们是最勇敢的水手?!?br />
    “他们一个不留的全部撤离,也证明了他们的专业?!?br />
    总统先生喘气声更重了,宛如西班牙愤怒的公牛,“你们等着,来自欧盟海事部门的惩罚吧?!?br />
    叶青啧啧了两声,“总统先生,按照正常理赔程序来说,你起诉我们没问题?!?br />
    “但不能欧盟海事部门叫们公司赔,我们就得赔?!?br />
    “你想起诉我们,就得要来华夏这边提起诉讼,我们公司法务部门才能出面回应。在欧盟那边起诉,我们是不会回应的?!?br />
    “至于皮尔斯港受到的损失,我只能说,这是一场谁也不愿意见到的意外?!?br />
    “意外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意外,你们怎么会那么巧,在混凝土里加入海水速凝型粉剂?”

    叶青毫不在意解释道:“我们临时计划要在尼加亚那儿新修一座港口,自然需要抗海水腐蚀型混凝土?!?br />
    总统先生愤怒追问道:“那为何货轮不去尼加亚,反而绕到波罗地海峡,朝我们这里行驶?”

    “总统先生,我们的船舶只是途径你们港口,打算在那儿补给,它的目的地是芬兰?!?br />
    “如果你要问,为何去芬兰?!?br />
    “那我会回答,我们改道去芬兰,是因为我们收购那艘货轮后,发现它的机械部件工作状况情况有些不良,我们本着安全第一原则,立刻计划前往芬兰一家造船厂进行机械维护?!?br />
    总统先生不知是自信还是自大,“你们必须赔偿,我们大麦的出口损失,也必须有人负责?!?br />
    叶青笑道:“你们再建一个港口不就行了?!?br />
    总统先生道:“建不建港口,是……是我们的事,我相信欧盟海事部门,会给我们公正的裁决?!?br />
    “那愿你美梦成真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欧盟海事部门上班的第一时间,里加维亚国就提交一份厚厚的控诉材料。

    他们指责巨兽工业故意破坏他们的港口,海事部门照例先通知了巨兽工业,让他们对这份控诉做出回应。

    巨兽工业回复快极了。

    “里加维亚国的诉控,严重不符合事实情况。

    根据巨兽工业初步调查,发现是里加维亚国的皮尔斯港进港联络人员,不按照规章制度越权指挥,才造成了这场原本可以避免的意外。

    证明如下:

    不动如山号在发现无法减速的故障时,第一时间就通知了港口。

    港口负责联络的人员,不仅不按照突发情况进行处置,反而对水手们,发出切断柴油机电源供电的命令。

    水手们遵守指令,却发现断电后,整套动力系统失去控制。

    情况立刻上报,联络员又立刻催促水手们,强行切断动力系统的输油管路。

    水手们照做了,结果被喷出的加热重油烫伤,并导致全船的控制系统失控。

    回复函上,巨兽工业法务部门不仅递交了当时的通话录音,还附上了几张躺在病床上,浑身缠满纱布的“水手”。

    现在这些水手们的家属情绪非常激动,他们控诉里加维亚国,在沉船发生时,竟然不第一时间搜寻弃船的受伤水手们,反到是恶人先告状,指责这些水手们故意将船撞向港口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里加维亚国的人员,完全被这份回复打懵了。

    还有没有王法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可是那份录音,确实是发生在沉船之前的进港无线电对话。

    那些受伤的水手,横看竖看都不像真的?;肷矶际巧床?,谁知道伤在了哪里?

    里加维亚国一边完善控诉资料,一边透过欧盟海事部门,催促巨兽工业人员,带着那些水手过来接受调查。

    ——为了更妥善维护水手们应有的权利,巨兽工业不接受非华夏国家的任何部门,对这些无辜水手们,发起的任何不符合事实情况的调查。

    欧盟海事部门也有些懵。

    虽然大家心里都明白,巨兽工业百分之九十九,是故意这样做的。

    可皮尔斯港透过无线电指挥这点,成了最大问题。

    有些话是对的,但不能由港口这边去说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明明是对的操作方案,只有船长才能下达命令。现在那艘船上水手们,一口咬定是听了皮尔斯港的瞎指挥,才导致全船控制系统崩溃,和他们船员受伤。

    有了那份通话录音,你说皮尔斯港没责任,不可能。

    责任可大可小,完全看欧盟海事部门偏向何方。

    奈何巨兽工业完全不鸟他们,给海事部门十年时间,也进不了华夏,去找巨兽工业理论。

    通过欧盟其它部门,对华夏施压,让他们把巨兽工业推出来?

    算了吧。

    为了里加维亚这个芝麻大点国家,去和华夏扯皮?

    欧盟各个部门很忙的好不好。

    巨兽工业的回复一出,欧洲媒体们哗然。

    他们大部分都知晓巨兽工业和里加维亚国的过节,心里早就认定巨兽工业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可这并不妨碍,他们被巨兽工业的行动能力吓到了。

    更震惊事后,巨兽工业鸟都不鸟里加维亚国的魄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