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跑了?”

    总统先生的神情充斥着难以置信,“茫茫大海,他们怎么可能跑了?”

    “难道他们连这艘货轮都不要了嘛?”

    “是…弃船而跑,有可能他们乘坐逃生艇离开了巨轮?!绷缭碧玖丝谄?,“很难想象,他们连必要的挽救措施都不做?!?br />
    “而且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的表现,也不像一群合格船员?!?br />
    “船员不应该视自己的巨轮为第二生命嘛?”

    总统先生静静听完联络员讲述整个事情经过,他的脑海中也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这一切,不像是意外。

    答案或许可以从菲立斯海运集团那边找到。

    总统先生直接拨通了菲立斯海运集团总裁的电话,电话连播了三遍,才被接通。

    那端不带询问,就咆哮起来,“告诉过你多少次,那艘巨轮和我们没关系?!?br />
    “我是里加维亚的总统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大胡子总裁很是意外,停顿片刻后才放缓语气,“好吧,你有什么想问的?!?br />
    “菲德尔先生,那艘沉没了的货轮叫【士基号】,它注册在你们集团的名下。现在,这艘货轮狠狠的撞击在我们港口,不仅把我们仅有的四座港口吊机撞倒了两座,对港口造成严重损坏?!?br />
    “它……它还沉在了我们的港口?!?br />
    总统先生泪水潸然的指责道:“你现在跟我们说,这艘货轮和你们没关系?”

    “那艘货轮上装载几万吨混凝土,现在它跟着货轮一起沉入我们的港口,潜水员下水探查,汇报说那些该死的混凝土都凝固了?!?br />
    “和你们关系?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里加维亚未来的进出口物资怎么办?我们全国就这一座港口,没了它,我们60的进出口物资,都要受阻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们菲立斯海运集团,不要妄想推脱责任?!?br />
    “总统先生你听我说?!贝蠛幼懿檬置怕业慕馐?,“其实早在两天前,那艘士基号散装巨轮就被我们转让出去了?!?br />
    “那艘货船是装载了混凝土没错,那那些混凝土只是雇主委托我们运输的货物?!?br />
    “总统先生,我们运混凝土不违法吧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们雇主是谁,又是谁买走的那艘货轮?”总统先生咬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雇主,是巨兽工业?!?br />
    “买走那艘巨轮的,也是巨兽工业?!?br />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?”总统先生觉得自己的思绪有些当机,他想了各种可能,也没有想到,这艘巨轮会和巨兽工业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那不是一家远在万里之外的华夏科技公司嘛?

    前几天,他们刚刚跟巨兽工业翻脸……

    “总统先生,事实的确如此?!贝蠛幼懿闷涫敌睦镆仓贝蚬?,他没想到昨天转让文件才刚刚办妥,今天巨兽工业就把这艘船沉在了里加维亚的港口。

    这要说是意外,连他都不信。

    好在,一切的转让文件都办妥了。

    “为了洗清我们的嫌疑,我会把那船舶份转让文件传真给你们?!?br />
    “士基号注册地在巴拿马,巨兽工业的人员两天前乘坐专机抵达我们公司,然后花了一天时间办好了转让手续?!?br />
    “您知道的,巴拿马是全球海运里最受欢迎的船舶注册地,他们不仅对船舶有各种免税政策,还允许船舶悬挂方便旗,办理船舶转让手续也比任何一个国家要快?!?br />
    “总统先生,从正常的商贸往来角度上,我们菲立斯海运集团不可能放着有上千万美元的利润,不去赚取?!?br />
    “再说士基号运输的货物主人,也是巨兽工业。这是他们第四次和我们合作,他们提出购买这艘货轮,自己运输,也合情合理?!?br />
    “喂~”

    “喂~总统先生,你在听嘛?”

    瞧见半天没人应答,大胡子总裁干脆把电话挂了,接着让秘书把那份船舶转让文件传真过去。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,巨兽工业用六千万美金买走士基号的用意。

    身为首屈一指的海运集团总裁,他对前几天里加维亚单方面撕毁与巨兽工业的合约事情,也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除了对那位年轻总裁竖起大拇指,大胡子总裁菲德尔,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如果时间可以回流,大胡子菲德尔依旧会把士基号卖给巨兽工业。

    那是接近两千万美元的利润。

    整个转让手续合法合理,跟他们菲立斯海运集团有何关系?

    那明明是巨兽工业旗下水手业务不精的责任。

    这就像汽车出了车祸,竟然不找车主,反去找汽车制造厂家理赔一样荒唐,他们菲立斯海运集团实在冤枉??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巨兽工业、巨兽工业!”

    总统先生挂掉电话后,目光中全是怒火。

    “立刻通知道加市商务部门,对巨兽工业的旗舰店进行查封处理?!?br />
    “旗舰店里的员工,不可能这么快离开,发现一名立刻扣押一名?!?br />
    十分钟后,首都道加市回电,巨兽工业旗舰店内已经空无一人。他们昨天就乘坐巨兽工业专机回国,不仅人走了,还带走所有能带走的东西。

    就连原先的房产,也以极低价格处理给了周围商家。

    昨天没有人能预料到,巨兽工业后面的壮举。

    听说巨兽工业的人走地那么干脆利落,商务部门答应地也非常痛快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气到浑身颤抖的总统先生,把电话拨通到了巨兽工业的业务部门。

    那是当初合作生产幽灵护甲时的联络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~您好,这里是巨兽工业幽灵护甲业务资讯中心,请问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立刻、马上,让你们总裁和我通电话?!?br />
    “我是里加维亚的总统?!?br />
    “喔~”电话那边的接线员,慢条斯理道:“这位先生,低于两亿美金的业务,是不需要,也无法传达给总裁先生那边的?!?br />
    “请问,您要办理的业务,达到两亿美金的额度嘛?”

    “该死!”里加维亚这位总统的肺都要气炸了,“我不办理任何业务,让你们总裁跟我通话?!?br />
    “否则我会立刻起诉你们?!?br />
    “那请致电我们的法律部,为了方便客户,我们这边可以为您做个转接,请在听到语音指示后,按数字键‘5’?!?br />
    轻快的音乐响起时,总统先生也把电话给狠狠扔进了海里。

    他胸中怒火,像愤怒的火山。

    即将迸发。

    还有没有王法,他立刻致电欧盟海事部门控诉巨兽工业。让海事部门对巨兽工业,发起赔偿要求。

    欧盟海事部门那边态度很和蔼,认真听完总统先生的诉控后,表示对这件事情很重视,明天就会派出调查人员。

    不能被动等待调查人员到来,这种事情不调查个一年半载不算完。

    他要立刻跟巨兽工业总裁通话。

    巨兽工业总裁办公室电话不难找到,总统先生找欧盟商务部门的朋友要到电话后,立刻打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