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没只是开始。

    不动如山号的散装货仓内,满载了七万吨混凝土半成品。

    至于七万吨混凝土,为何会被人在船上进行充分干拌,并掺入均匀的抗海水腐蚀型速凝粉剂,就没什么人知道原因了。

    不动如山号狠狠的扎进了港口。

    港口的混凝土边缘迅速龟裂,耸立在岸边的港口吊机,其中有一部被巨大的震动带倒。这部吊机最靠近不动如山号的船头,它倒下后,又殃及到了身边那一台。

    不动如山号整个船首都变成了扁平,撞击后,推进器依旧持续工作了几分钟,才在浓烈的黑烟中停歇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几分钟的动力输出,让不动如山号,从原本的垂直,变成了与港口齐平,不偏不倚地把两个舶位全占了。

    海水迅速涌入船舱,深褐色混凝土半成品,也疯狂地从破损处流出,它们一遇到海水,就像填缝剂遇到了空气,迅速膨胀变成半固态状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在港口工作的人员火急火燎跑过来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站在港口岸边,四肢发抖,面色如丧考妣。

    他们宝贝一样的四台港机,竟然倒了两台,这种损失让他们剧痛无比。要知道皮尔斯港一共就只有四台吊机,正是这四台吊机,担负起了里加维亚国60%进出口物资转运。

    那两台倒塌的吊机,主臂和机身已经严重变形。

    别说里加维亚没有技术能力扶正修复,就算吊机生产厂家来了,也多半会摇摇头,劝说他们买新产品。

    “该死,真是该死?!辈t望台的联络员蹲在港口边,大呼大叫,“一座港口吊机几百万美金,现在倒了两座,四月份我们的大麦出口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是哪家公司的船?”另一名港口工作人员撕心裂肺的吼着,“让他们赔,全额赔偿?!?br />
    “不仅赔吊机的钱,还要把港口修复好?!?br />
    他的声音,在港口边上无力的回荡。

    “咕噜~”

    下面海水泛起了一朵巨大气泡,算是对他控诉的回应。

    他们眼中这艘巨轮甲板,已经沉没到了与港口一平的位置。水线以下,是剧烈翻腾的气泡。并伴有浓烈的污迹和气味。

    “该死,这艘船上运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拖船呢,快点把它从这里拖走啊。如果让它沉下去,我们的麻烦就大了?!?br />
    “咕噜~”

    “咕噜~咕噜~”

    六艘拖轮兜着圈靠过来时候,这艘巨轮已经大部分沉进水面。

    一艘巨轮的船身高度通常都有二十到三十米,不动如山号船身高度二十七米。而皮尔斯港水域深度,约三十米。

    等六艘拖轮上的人,想把缆绳挂到船身上的时候,不动如山号,已经彻底沉入水中,坐在了海床上。探照灯打到水里,只能看见一片浓烈的灰色浑浊。

    凉了,彻底凉了。

    万吨巨轮打捞工作,一直是个世界难题。

    这些身在港口工作的人员,对这里面的门道非常清晰。前两年有一艘三万吨级的货船,沉没在多佛尔海峡主航道上,欧洲几个国家协力,花费了整整十八个月,才把这艘货轮切成八段,分批打捞出水。

    这个打捞费用,接近一亿美金。

    即使世界造船业第二发达的韩国,想把他们那艘一四年沉没的游轮整体打捞出水,都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那艘游轮才一万多吨。

    现在一艘可以运载七万吨货物的更庞大巨轮,躺在了他们港口边,彻底封死泊位。

    他们要把这艘船切成多少段,花多少金钱,要花多少时间,才能打捞上来?

    不、这个钱不应该由他们支付。

    根据港口记录,眼前这艘沉没货轮,属于西班牙菲立斯海运集团。进港前的货物报备,是建筑用砂石。

    这和海水里的浑浊物体有些像,不过这不重要,重要地是菲立斯海运集团,是西班牙一家规模很大的海运集团,他们完全有能力为这里的一切买单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港口工作人员马上大呼小叫地把情况上报,并联络外界。

    里加维亚国是个小国,现在又发生了惊天动地大事,当然要把情况直接上报到议会,和总统先生办公室。另外找菲立斯海运集团要赔偿这事,也得总统先来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消息传到议会大楼,整个议大楼内的工作人员差点炸窝。

    正沉浸在和美国你侬我侬美梦里的总统先生,被秘书从被窝里叫醒。听到消息,他连脸都顾不得洗,就乘直升机火急火燎的赶往港口。

    直升机就降落在那倒塌的两座吊机旁,总统先生目睹皮尔斯港一副被流星袭击了的末日惨况,差点没忍住掉眼泪。

    完了,全完了。

    再过半个月,全国的大麦就进入收割期。到时候全国的大麦,90%都要运到这里装船。

    这可如何是好,如何是好???

    浑浊的海水,和刺鼻的气味,让总统先生很快清醒。

    他红着眼询问工作人员,沉没的这艘货轮上,到底装载了什么?

    无线电联络员唯唯诺诺道:“根…根据进港前的报备,这艘货轮上应该装载了建筑用砂石。但我们取样后才发现,船舱里应该装满了混凝土……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总统先生差点双腿一软,瘫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混凝土会……会不会,在海中凝固?”

    港口负责人赶紧解释道:“我们已经紧急咨询了当初建造这座港口的法国建筑公司,他们说一般混凝土遭遇海水后,短时间内不会凝固。因为海水会一直持续不断的浸泡混凝土,让混凝土始终保持湿润?!?br />
    “像这种密封在船舱里的混凝土,大概需要七到十天时间,才会逐渐变成固体?!?br />
    “不过总统先生,事情没有您担忧的那么坏?!?br />
    “法国建筑公司告诉我们,普通混凝土浸泡在海水中,会受到海水不停的腐蚀。大概两到三年时间,混凝土就会变成煤渣一样?!?br />
    “咱们这座港口当初修建时,就在混凝土中,添加了抗腐蚀胶凝材料,才不具海水腐蚀?!?br />
    负责人知道发生这种事情,他负有不可推卸责任,所以在总统先生到来之前,他就电话恳求过法国的建筑公司,拜托他们给出补救办法。

    “总统先生,法方那边说了?!?br />
    “混凝土最迟十天后,才会逐渐凝固。我们只要抢在这个时间内,用高压水泵不停冲洗船舱里的混凝土,岸上再配泵车,把混凝土流体从船舱里泵出来,就能化解这次?;??!?br />
    总统先生惨白的脸色稍稍转好,“那沉船怎么打捞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负责人支支吾吾,“最快,可能也要一年时间?!?br />
    总统先生正想大发雷霆,不远处的浑浊海面上,忽然冒出一名身穿全密封潜水服的人,这人抓住小船后,摘掉潜水头盔,满脸绝望的朝着港口大喊。

    “啊,不好了?!?br />
    “这艘货船里装的混凝土,不知道里面掺了什么东西。它们一遇到海水,就迅速凝固了起来?!?br />
    “不仅船舱里的混凝土迅速凝固,那些从破损处泄露的混凝土,也与港口底部粘合在了一起?!?br />
    港口负责人闻讯后,差点双腿一软。

    他的后背,这一刻被汗水打湿,不敢去看总统先生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正在心里组织说辞,却听到身后传来很多人惊慌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总统先生,您…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先生~先生~”

    蓦然转头,他看见总统先生已经先一步,瘫坐在冰冷的地面。

    “完了……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该如何是好,全国的大麦都要靠这个港口运走。没了港口,我们的大麦怎么办,其它的物资又该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总统先生坐在地上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,七手八脚地把总统先生搀扶起来。

    有人出言安慰他,让他不要太难过,发生这种事情,谁都无法料到。这一切的罪魁祸首,是那艘沉没了的巨轮。

    巨轮?

    总统先生突然怒喝:“这艘巨轮的船员呢?”

    “跑……跑了?!?br />
    “西班牙的菲立斯海运集团,也不承认这事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