皮尔斯港,是里加维亚国唯一的工业港口。

    严格说起来,一个人口两百万的国家,能够拥有一座现代化港口已经算厉害了。

    皮尔斯港建在波罗的海边上,港内拥有两个巨轮泊位,岸边拥有四座港口吊机。港口虽小,可负担起里加维亚国两百万人的进出口贸易,远远足够。

    事实上这座港口主要负责装运大麦,大麦是里加维亚国主要农作物。

    他们的大麦非常出名,欧洲很多啤酒厂,都喜欢用这里的大麦酿造啤酒。里加维亚国天气较为寒冷,这里的大麦成熟期长达300天。每年7到11月播种,翌年4到6月份成熟。

    现在已是三月月底,里加维亚国的大麦即将进入收割工作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改名为不动如山号的散装巨轮,驶入波罗的海。

    如今的皮尔斯港并不算繁忙,大型货轮基本不在这里停留。都只是一些来往于波罗的海的几千吨小货船,为这个国家运送一些进出口物资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,不动如山号,抵达波罗的海的中心位置。

    这时候,担任临时船长的精巧大师,开始用无线电联络港口。

    精巧大师左手卫星电话,右手呼叫器不停按动发送器。电话就靠在呼叫器上,他连说话都省了,有巨兽工业那边精通英语的员工代劳。

    “这里士基号,呼叫皮尔斯港?!?br />
    一阵电磁杂音后,呼叫器里传来失真的声音,“皮尔斯港收到,士基号,你们抵达波罗地海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哈哈~伙计,我们已经到波罗地海中间位置了?!?br />
    “今天海上天气不错,我们加快了航速。我们已经在海上漂泊了快一个月,都快忘记蔬菜的味道,每天只能吃肉?!?br />
    “伙计,我们皮尔斯港虽小,但补给可什么都不缺。不仅有新鲜蔬菜,还有全欧洲最美味的啤酒?!备劭谥蛋嘣惫室獍蛇笞彀?,他已经嗅到了金钱的味道。

    那边急不可耐道:“不出意外,晚上十点我们就能靠港?!?br />
    “蔬菜、啤酒我们都要。另外还要准备充足燃油,和润滑油?!?br />
    “对了,你跟港口酒吧说一下,让他不要太早关门?!?br />
    “没问题,伙计?!逼ざ垢鄣闹蛋嘣惫笮?,“等你们靠近皮尔斯港时,我安排拖轮去接应你们?!?br />
    “一路顺风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晚九点半,略微有些冷清的皮尔斯港内,陆陆续续响起了沉闷的柴油机引擎声。

    皮尔斯港的六艘拖轮全部启动,朝着那艘他们认为的“士基号”方向,行驶而去。

    港口的加油船也已经就位,贩卖蔬菜、粮食,海鲜的补给点也蠢蠢欲动。只等士基号的大副跳下岸,挥舞着美金,从他们这里采购大量物资。

    酒吧老板好言好语招来了几位兼职的陪酒女郎,朗姆酒、威士忌,啤酒,准备了整整几十箱。就等着这些水手喝高了,然后被陪酒女郎一通忽悠,把剩下的酒水往船上扛。

    “士基号、士基号,瞭望台现在还没看见你们的位置,请朝岸上打灯?!绷缭毙募钡?,用无线电联络士基号。

    “士基号收到?!?br />
    十多秒后,联络员透过瞭望台,观察到远方海面,有一束强光打来,强光快速闪烁。联络员又在GPS上确定了下位置,准确无误。

    “士基号,请把船速降到零节。我们的拖轮已经出发,它会把你们拖拽进港?!?br />
    “士基号收到,预计十五分钟后,我们的船速会降为零?!?br />
    联络员正通知拖轮前进,没想刚刚把士基号的位置发过去,无线电里,就传来士基号船员有些惊慌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天呐~”

    “呼叫皮尔斯港,我们的船舶出现了故障?!?br />
    联络员到没怎么慌乱,船舶出故障这种事情很正常,只有新手才会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“什么故障?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把车钟的前进四,一档一档的拉到了停车,但机轮室那边毫无反应?!?br />
    “那你们通知机轮室,人工把柴油机停了就好?!绷缭甭跛估淼鼗馗吹溃骸氨鸹耪呕锛?,我们皮尔斯港不仅有充足的补给,还有技术一流的船舶修理师?!?br />
    “我这就打电话给修理师,等你们船舶靠港后,我保证修理师第一个登船?!?br />
    “?!2涣?!”

    “what?”

    “机轮室来电,柴油机停不下来?!笔炕拍潜叩拇鄙舾偶绷?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!绷缭备辖粽玖似鹄?,望向远方那道代表了船舶的光柱,“不要慌张,柴油机不可能停不下来。只要紧急切断柴油机电源供电就行,这样虽然会损伤到曲轴箱,可也比你们无法停船的结果要好?!?br />
    在联络员看来,一艘巨轮有太多的办法,把柴油机停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很多办法都会对机轮室里的设备产生危害,这些船员不敢善自处置,怕被暴怒的老板追究责任。

    这年头哪个老板不是爱财如命,不到万不得已时候,保证船上财产才是他们第一考虑的事情。联络员正想多劝几句,以免士基号延误最佳处置时机。

    结果士基号那边不停在无线电里喊,“我们已经切断了柴油机供电?!?br />
    “但是!

    邪门了,柴油机依旧在工作。

    它转的更快了?!?br />
    “这不可能?!绷缭币槐咄ㄖ劭诘挠贝χ冒旃?,一边朝通话器里大喊,“你们是什么型号的柴油机,断电了它怎么还能工作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??!”士基号那边的声音,无辜极了。

    “断油、切断输油管阀门?!绷缭钡哪悦派?,已经有汗珠出现。

    透过瞭望台的玻璃,他已经能看见那艘士基号,距离港口越来越近。虽然短时间内,士基号还无法抵达港口??梢?,船舶体积越大,操作命令下达后的延时也就越高。

    “嘟嘟~嘟~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士基号已经开始连续鸣笛,并打出代表了紧急故障的两盏红色灯光,提示附近船只进行避让。

    “油也断不了,现在整个机轮室的设备都出现了故障。天呐,我们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?!?br />
    “该死,那你们转向啊?!绷缭迸叵溃骸安蛔?,你们会撞向港口的?!?br />
    “天呐~我们的转向舵也坏了?!?br />
    联络员红着眼睛,“放锚,强行放锚?!?br />
    “锚机也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完蛋了,我们对这艘船完全失去了控制。该死,我们要弃船了,上帝保佑你们?!笔炕诺拇惫夤骷?,话说完就丢下了通话器。

    “喂~”

    “喂喂~”

    联络员继续大喊,他快疯了。这些船员都是石斑鱼脑袋嘛,里面有石头。

    他有一百种停船方法还没说??!

    “嘟~”

    一阵低沉的汽笛,在皮尔斯港空旷的上空回荡。

    港口内原本一片欢闹的气氛,因为越发逼近的士基号,变得紧张万分。

    距离更近了,他们已经可以看见士基号大厦般的庞大身躯。但是这艘钢铁庞然巨物,却没有丝毫减速的意思。

    甚至,它在一点点变得更快。

    柴油机燃烧出的黑烟,顺着烟道从驾驶舱后方连续不断冒出,黑烟也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港口里的人全都呆愣了,直到有人大喊一声“跑??!”,那些靠近港口边的人员,才如梦初醒,朝着远处跑开。

    几艘拖轮正在追逐士基号的脚步,它们想靠近士基号,把它顶开。

    它们的努力毫无作用,拖轮的小身板,跟本无法靠近士基号。

    也是在这个时候,拖轮上的人员才发现士基号巨轮,船边涂刷的船名非常奇怪。

    是他们不认识的汉字!

    绝望的气氛中,士基号携着无与伦比的恐怖惯性,出现在皮尔斯港的港口前方。它就像一只怪兽,朝着皮尔斯港张开了巨大獠牙。

    拖轮慌乱的逃开了。

    巨浪拍打岸边,掀起几十米浪花。

    下一秒。

    天空和大地,狠狠一颤。

    即使居住在十多里外的市民,也在夜色中听到了这声,让他们终身难忘的巨响。

    这一刻,混凝土浇筑的港口边,变得脆弱不堪。

    港口吊机在难以想象的撞击力度中,剧烈摇晃。

    当巨响终于停止时候,整个港口边已经变成了废墟,那艘肇事的士基号,也迎来了沉没的结局。

    然而,沉没只是开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