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班牙和非洲大陆隔海相望。

    提到西班牙,第一印象是什么?

    叶青会首先想到西班牙火腿,不过叶青知道,西班牙的经济并不弱。这个国家是中等发达的资本工业国,经济主要以汽车造船工业、农产品出口,和服务业为支撑。

    自从巨兽工业,在尼加亚的基地大规模扩建后,巨兽工业就把西班牙做为主要建筑材料进口地。

    这个国家,是距离尼加亚最近的工业国家。

    就在几天前,叶青还签署了几份最新的建筑材料货款支付文件。

    其中光混凝土进口的份额,就有十一万吨,分两次用巨轮发货。

    这些混凝土都是工厂配比好了碎石、粉煤灰、减水粉剂,细集料等等的半成品,用散装巨轮运抵尼加亚,再由施工队伍自己加水混合。

    叶青打电话询问了这艘运抵混凝土的巨轮位置,然后得知这艘七万吨载货量的【士基号】散装巨轮,昨天刚从里斯本港口装货完毕,开船不到半天时间。

    士基号货轮,属于西班牙一家叫菲立斯的海运集团。

    这艘货轮半新不旧,自从巨兽工业把建筑材料订单转到西班牙后,士基号一共帮巨兽工业运了四趟物资。

    从叶青打电话询问后,不到二十分钟,这家菲立斯海运集团,就接到了一通奇怪的越洋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打到菲立斯海运集团总裁办公室,这位面色黑红的大胡子中年男人,一边抽着雪茄,一边用不熟练的英语大喊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们想收购我们旗下的一艘货轮?”

    “没兴趣,我们菲立斯海运集团是一家有骑士精神的公司,我们怎么会出售骑士心爱的‘战马’呢?”

    电话那端,是巨兽工业采购部副经理温和的声音,“我们会给出一个合适的价格,甚至可以稍稍溢价?!?br />
    “喔?”

    电话这端有些意外,“那我们可以探讨一下?!?br />
    “是那艘即将报废的运动号,还是那艘目前呆在造船厂里的诺克号。除了这两艘货轮,你们别想从我们公司买走任何余下的一艘?!?br />
    采购部副经理微微一笑,“都不是,是那艘【士基号】?!?br />
    “不可能?!蔽靼嘌来蠛幼懿镁芫暮艹沟?,“士基号是我们的功臣号,这艘货轮见证了我们集团的兴起?;锛颇阒缆?,年轻时候,我就是士基号的船长,是它让我领略了海洋的魅力?!?br />
    “四千万美金?!?br />
    “不…卖?!闭馕淮蠛幼懿?,咬牙强调道:“无论什么价格,我都不会卖,我们的集团正朝着好的方面发展?!?br />
    一艘七万吨散装货轮,全新的价格大约在三千八百万,到四千万美元之间浮动?;脑毂阋艘恍?,日韩造稍贵。

    但新船旧船,在需要它的集团手里都一样。卖了旧船,他们还要花时间到国际市场,去找一条功能类似的货船,浪费时间不说,更耽搁满满当当的货物运输订单。

    “五千万!”

    “伙…伙计你疯了?”大胡子总裁语气充满质疑,“五千万都够买一艘最先进的货轮,你们为什么要买士基号?”

    “原因很简单,我们需要一艘巨轮,而它刚好距离我们的海外基地很近?!?br />
    “我……可以卖你们,一艘七点五万吨载货量的九成新货轮,比士基号更优秀。您知道的,虽然我们集团海运发展很重要,但我们更重视伙伴的友谊?!?br />
    采购部副经理的声音,变得坚定了,“我们只要士基号?!?br />
    “可…可以等四个月以后嘛,士基号运完这批货物后,还要南下去马达加斯加,运送别的客户货单。往后的四个月中,它都很繁忙。我们不能因为一点的利益,去给客户造成麻烦?!?br />
    “六千万美金?!?br />
    “您……是认真的?”大胡子总裁沉默半响后,呼吸逐渐变得粗重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您同意了。六千万全款,会在一分钟后划拨到您集团账户上?!?br />
    “今天……难道是愚人节?”大胡子总裁的语气,又开始变得小心翼翼,就像他事业刚起步时期,接到的第一单那样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款,船舶转让手续可以等我们公司人员到了后再签。在您确认收到六千万美金后,请通知士基号巨轮,改变航向?!?br />
    “航向我们会发送给您?!?br />
    “另外,我们会安排船员,乘坐直升机飞临士基号,去接手船的舶管理工作?!?br />
    “这样不符合船舶转让流程,我们现在,甚至连一份文件都没签?!贝蠛幼懿眠鲞隽艘痪?。

    “所以它才值六千万,不是嘛?”

    “请善待我的士基号,我会怀念它的?!?br />
    采购部副经理声音又变得温和了,“好的,我们一定会善待士基号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没错,巨兽工业用美金,把一艘帮自己运送货物的巨轮,给买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艘可运载七万吨货物的散装巨轮,偌大船舱中只装了一种货物。

    ——混凝土半成品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这艘士基号巨轮缓缓调转船头,朝着大西洋的北方,也就是波罗的方向行驶而去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有巨兽工业人员乘坐可以超音速飞行的游隼号,抵达西班牙菲立斯海运集团办公大楼,签署士基号的船籍变更文件,办理变更手续。

    这位大胡子总裁非常配合,也非???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就有两架直升机飞到士基号的甲板,士基号原来的船上水手们,和这群面容冷漠的华夏船员简单交接后,就迫不及待的搭乘直升机离去。

    他们要去找大胡子总裁领奖金。

    第二天,士基号通过无线电,联络两千公里外,里加维亚国的那座唯一工业港口,申请前往该港口补给油料和淡水。

    港口除了承?;跷镏凶墓ぷ?,还要扮演类似高速公路服务区的活儿。

    巨轮补给是项稳赚不赔的活儿,士基号巨轮申报的最终目的地是芬兰。加上这艘巨轮又一直活跃在欧洲航线上,里加维亚这座港口哪有拒绝之理?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,在夜深人静的茫茫大海上。

    一架拥有雷达隐身和视觉隐身功能的飞行器,垂直降落在士基号的巨轮甲板上。

    这艘飞行器运载了大量特殊海洋作业中,才会用到的速凝型堵漏剂。

    这种水硬性粉剂,可以与混凝土拌合,遇水会迅速膨胀凝固,并减少海水对混凝土腐蚀的效果。

    怪兽们,借助领主战舰的加工金属臂,把整整一船的半成品混凝土,进行充分干拌,并掺入漏粉剂,混合均匀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,还有两名怪兽通过绳索下到船身一侧,用油漆遮盖士基号本来的名字,换上新名称。

    ——不动如山号。

    这是叶青给这艘巨轮起的新名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