后者频频抬头朝角落的监控望去。

    道加市这所旗舰店和遍布欧洲的其它旗舰店并没什么不同,所有公共区域都安装有无死角的监控。

    这些监控连入互联网,画面可以直接传递到总部。

    接入互联网,并把画面传递到巨兽工业的摄像头威力巨大。一楼大厅的这些人员前几秒还耀武扬威,下一刻就乖乖收敛起姿态。粗暴推人那个,还硬着头皮跑过去说了句“扫瑞”。

    接到经理刘欣东的邀请,带队那位官员显得很犹豫。

    因为视频的那一边,是巨兽工业总裁。

    他们既然前来扫场子,不可能不把巨兽工业的背景实力,做一遍功课。

    这就好像国内工商前去苹果旗舰店执法,结果里面经理告诉他,我们的总裁正在远程观看监控,现在邀请你去参加视频通话一样效果。

    换谁心里都嘀咕,一不小心就能弄成国际新闻。

    拒又拒绝不了。

    不然人家明天,把监控画面,往新闻媒体那里一递……

    足足过了半分钟,这位官员才迈着犹豫步伐,随经理刘欣东上楼。剩下的人员一个个站在原地,也不去拍照取证了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,这位挺着啤酒肚的官员站在电脑面前,很生硬地开始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“总裁先生,我……是里加维亚首都道加市、商品出入境检验局的电子商品项目组组长,您可以叫我斯伯里?!?br />
    “不好意思~总裁先生,我们也是收到上级的命令?!?br />
    视频那端,是一间看起来功能很先进的会议室?;嵋槭夷谧偶溉?,这位叫斯伯里的官员,很容易就从里面找到了正主。他有感于这位总裁如此年轻同时,也被那双锐利的眼睛,看得背后隐隐有些冷汗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?!?br />
    叶青望着画面中的他,“我不想听到那些,从厚厚规章条例上引用的借口。我想听到的是,在你们犯下如此愚蠢错误后,打算以什么方式来善后?”

    “善后?”

    斯伯里挠了挠头,“总裁先生,这个……我不太清楚贵公司和商务部门发生的事情细节,也无法给出承诺。我个人表示非常遗憾,没有人希望发生这种不愉快的事情?!?br />
    “好~我给一个补救的机会?!?br />
    叶青点点头,“现在你带着你的人立刻滚出去,我可以不追究你的责任?!?br />
    斯伯里眨了眨眼,他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视频那段,巨兽工业的总裁让他从这里滚出去?

    “哈哈~总裁先生,你在开玩笑嘛?”有了这句话,斯伯里就不怕什么视频曝光。因为曝光出去,民众们只会指责他言行粗暴强横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里加维亚,这里是首都道加?!?br />
    “你有什么权利,让一位管辖这里电子商品进口项目的组长,滚出去?”斯伯里哈哈大笑,他不再注意说话方式,“凭你刚刚那句话,我就能控告你威胁执法人员?!?br />
    “没错,我就是威胁?!币肚喔┫律碜?,将目光贴近视频面前,一字一顿说道:“不仅是你,还有起草这项行动的人?!?br />
    “另外~

    “转告你们总统先生,你们一个全国GDP,不足我们年营业额十分之一的国家,没有资格单方面撕毁与我们签订下的合同?!?br />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斯伯里手指着屏幕,彻底僵住了,他内心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,尊严受到了强烈侮辱。

    身体不动,但斯伯里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斯伯里最终还是走了。

    不走不行,再呆下去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歇斯底里,反正取证工作已经完成差不多。

    猖狂什么?

    他要立刻回去,天一亮就把这件事情禀告总统。没错,他有直接面见总统的资格。

    里加维亚土地面积不算小,但人口只有两百万,道加又是里加维亚的首都城市。斯伯里想见总统并不难,提前预约即可。现在他又负责巨兽工业旗舰店的事务,见面更简单了。

    当地时间早上九点。

    里加维亚议会大楼内,由总统先生主持的会议正在召开。

    这座议会大楼囊括了里加维亚大部分的长官办公室,包括总统先生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会议室内坐了不下十人,还有两名身穿军服。

    “总统先生,我们这边有个消息要向您汇报?!贝┚哪俏焕险咔辶饲迳ぷ?,“在凌晨四点,执法小组抵达巨兽工业旗舰店不久。我们设在国家科技中心里的幽灵护甲生产设备,自动切断了所有程序。一开机就告警,提示非法操作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认为,这是巨兽工业远程锁死了我们设备?!?br />
    “难道没有解决的办法了嘛?”总统先生有些心痛地问道。

    里加维亚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富有,一套幽灵护甲生产线,直接让今年的预算开支超了百分之15%。

    穿军服的老者苦笑道:“美方技术人员说,只要能破解那台设备的主板程序,就能重新激活设备。但美方显然破解不了,否则他们何苦派技术人员过来和我们共享设备?”

    “现在美方人员提出,要把生产线打包运回美国?!?br />
    “运回去可以?!弊芡诚壬热痪鲂乃夯俸贤?,当然做好了抱美方大腿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不过要让美方原价支付我们买设备的钱,另外要尽快签订他们承诺的贸易扶持政策?!?br />
    “要知道,我们里加维亚是欧盟共同体之一。现在欧盟内部没人愿意和巨兽工业恶交,他们都想着加深合作,从巨兽工业那里获得更多先进技术?!?br />
    “会议前,就已经有几个欧盟国家的联络官,来电到我办公室,咨询这件事情的始末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的做法,让他们非常不高兴?!?br />
    看见总统先生的心情不太愉快,有人开解说道: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我们不可能同时讨好两个阵营。欧盟最近和美国因为贸易问题,有些不对路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虽然身处欧盟,可美国才是世界第一强国?!?br />
    “我同意?!庇腥烁胶偷溃骸拔颐抢锛游侵皇且桓鲂」?,大国之间事务插不上手,不如直接换点实惠的东西回来?!?br />
    “况且欧盟也不可能因为这件事,就对我们发起制裁?!?br />
    总统先生欣慰点头,真是难得有一件事,大家都能保持相同看法,不去争个脸红脖子粗。

    就像刚才商务部门说的,欧盟最多只是指责一番,来年砍一点扶持政策??苫焕吹?,却是美方那边几倍的实打实好处。

    至于得罪巨兽工业……

    得罪就得最吧,有什么大不了?

    里加维亚经济主要依靠农产品,和初级建筑材料成品。跟巨兽工业是两条线,得罪这家公司的风险几乎为零。

    对了~

    会议前,负责去巨兽工业旗舰店执法的斯伯里队长,还跟他秘书预约了今天见面的时间。

    不如把他传过来,问问当时的现场情况。

    斯伯里就在议会大厦里,等待会议结束后,总统先生的召见。

    接到总统先生让他现在去会议室里做报告消息,斯伯里屁颠屁颠跑上楼,敲门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。

    “你谈谈当时的情况?!弊芡诚壬⑿ψ潘档?。

    昨天他特意交代秘书,要把这件事情办的“不留情面”一点,这会在美方技术人员那边增加良好印象。

    其余人也竖起耳朵,大家都想听听斯伯里昨天,是怎么发扬里加维亚精神的,到时可以有声有色地在美方那边当谈资。

    “情况……有些糟糕?!?br />
    斯伯里一句话,就把会议室里不错的兴致打回原形。

    “糟糕?”

    “快详细说一说?!?br />
    斯伯里苦着脸,“总统先生,那座旗舰店里的监控,竟然能全球联网。当时巨兽工业总裁,就坐在他们总部电脑面前?!?br />
    “他还把我叫上去问话,态度极其恶劣粗暴?!?br />
    “不仅…不仅威胁我们,还奚落我们的国家?!?br />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斯伯里憋了半天才憋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…他说,你们一个全国GDP,不足我们年营业额十分之一的国家,没有资格单方面撕毁与巨兽工业签订下的合同?!?。

    会议室里差点炸窝。

    总统先生面色铁青,其余人或是大拍桌子,或是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“他一个开企业的家伙,凭什么敢说出这种话?”

    “我们…我们里加维亚,有着悠久历史。我们的祖先,在十世纪时就建立了公国,他们巨兽工业才成立几年?”

    “我们生活幸福,人均收入高于华夏,他一个开公司的家伙,懂得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…有钱…有什么了不起?”

    “我们里加维亚是欧盟共同体之一,这个地位,是能用金钱来衡量的嘛?”

    “笑话~一家企业,也敢吹嘘营业金额,是我们GDP的十倍?斯伯里,你是搞商业产品的,你查一查,巨兽工业一年的营业额到底是多少?!?br />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斯伯里脸上更苦了,“我查过,其实……其实他们的营业金额,是我们的十四倍还多一些?!?br />
    “砰~”

    会议室里一声惊响。

    只见面色铁青的总统,狠狠把拳头砸在桌子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