升级是件按部就班的事情。

    按照现有的工业指数推算,只要把女妖生产基地的产能全部开启,九天后怪兽工厂就能迎来升级。

    新阶段的怪兽工厂不知到会有什么黑科技出现,但现在龙溪滩工厂剩余的厂房并不多了,很有必要再规划出一片土地,用来安置后面的科技设备。

    龙溪滩的剩余土地还有很多,即使有巨兽工业这个工业王者存在。以龙溪滩为辐射的周围区域,依旧没有哪个工厂愿意在这里投资。

    因为在这里建设工厂的成本太高了,要考虑到海边气候,要考虑到抗风,还修建防洪带,有这个钱,在工业园区办厂岂不是美滋滋?

    在财大气粗的巨兽工业这里,建厂成本小到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所以叶青大笔一挥,又在女妖生产基地和女妖飞行器机库的西边,画出一块面积超过两千亩的荒滩建设蓝图。

    管他用到用不到,先建着玩,顺带还能涨涨工业指数积分。

    现在工厂建设都外包给了公司的建筑部,里面的工程队伍,对巨兽工业各种先进工程设备应用的非常熟练,

    翌日,叶青把文妙彤叫到了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文妙彤在公司已经干了五天。

    她刚来公司报道时,叶青让她负责打扫六十六层的环境卫生。

    大厦的六十六层是公司会议区,叶青办公室也在这里。虽然负责一整层的卫生,但文妙彤工作任务并不算太重。这年头连KTV里都标配自动清洁车,何况是巨兽工业?

    说是打扫卫生,不如说是照看清洁机器人。另外六十六层的员工数量相对少一些。

    叶青的办公室用不着她打扫,有定位项链在,叶青也不怕她往不该去的地方跑。

    公司其他员工,对文妙彤的到来,并没有表现出太多好奇。

    巨兽工业大厦内,如今已经有超过五千名的员工,里面又以年轻员工居多。这么多人里,蹦出几个特别丽质的美女很正常。哪怕文妙彤稍稍有点混血,又干着清洁工地工作。

    巨兽工业里面每,天都有一大票老外来装孙子,为的就是能从这儿代理几件产品,回去发大财。

    做为这里的总裁,叶青办公室所在的这层楼,有文妙彤这种气质和五官,更偏向华夏人的丽质美女,在当清洁工难道不是很正常?

    这个工作不知道有多少人打破头想干。

    她在好莱坞五线演员的身份没人知道,在天网航空宣传片里露脸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当时公司里很多高颜值的男女员工,都跑去客串了一把,有的客串地勤,有的客串乘客。

    “咄咄咄~”

    敲门声响起时,叶青按了下办公桌上的电子门禁。

    文妙彤款款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公司统一发放的春季女士工装,硬是被文妙彤穿出了跨国五百强企业的总裁秘书着装效果。

    公司发放两种女士工装,一种是宽领口商务西装款,一种是裙装款。文妙彤选了裙装,这样更显得出她妸娜姣好身材,再配上她出众的五官和气质。怪不得前两天有新员工跑上来递资料,错把她当成总裁助理。

    在外面,文妙彤神采飞扬。在办公室里,文妙彤和丫鬟一样低眉顺眼,也很自觉的没靠办公桌太近。

    她有些意外,办公室里竟然没有那位面容冷酷的男人身影。

    倒是办公桌后面,摆了一台看起来很炫酷的机器人,很有钢铁侠的味道,不知是不是装饰品,反正跟办公室里的装修主题很搭配。

    “气色不错嘛?”叶青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还好~还好~”文妙彤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这里的工作有些出乎她意料。虽然没有叶青批准,她不能走出大厦??烧庾笙美镎娴氖裁炊疾蝗?。

    “昨天有人打电话向我问了你的情况?!币肚嘀噶酥缸郎系哪遣康缁?。

    文妙彤有些意外,是谁这么大胆,敢把电话打到了眼前这家伙的办公室里。惊讶同时,心里又有点美滋滋的,这么说她的上级并没有抛弃她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那个……我能问一下,电话是谁打的嘛?”

    “总统的助理?!币肚嗵袅颂裘济?,“是不是很意外,她很严肃的告诉我,让我把你放了?!?br />
    “当然你也别想太多,她提出放了你,最多只是想从你这儿获得更多的情报。比如原本应该返回国内的你,为什么会来到我们公司工作?我是又如何得知你的身份?”

    文妙彤干笑两声,有些不情愿地说:“我不走,我在这工作的很开心?!?br />
    叶青敲了敲桌子,“我当然不会放你走,不过我可以对你进一步开放活动区域。傍晚你下班后,可以去员工健身区逛一逛,健健身,游游泳。另外公司人事部和宣传部,不时会举办各种员工活动,以后这些活动你都可以参加?!?br />
    “不用太刻意封闭自己,我希望你能把公司当成自己的家,没有拘束,多和其他同事交流?!?br />
    文妙彤有些吃不准叶青的套路,没敢先应声。

    来公司报道的这五天,文妙彤一直没敢主动跟谁说过话。即使碰见其他“同事”,被搭讪时,文妙彤也像个闷葫芦样,能不说话就不说话。下了班,也是在自己的房间老老实实呆着。

    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,她怕眼前这位年轻总裁起疑,怀疑她别有用心地,主动和外界联络。比起她的那些前辈们,文妙彤觉得自己能获得这种待遇,已经比中了彩票还幸运。

    她可不想因为一点点小事,就被剥夺目前的“美好”生活。

    干她这行的耐心通常都不差,文妙彤不介意等上个一年半载,等到叶青不把注意力放她身上时,再给自己谋划出路。

    现在这位年轻总裁这样说,岂不是暗示她,可以主动联络外界?

    把这个想法说出来,文妙彤得到了叶青的赞许。

    “没错~昨天总统先生助理的语气很不好。她很严肃的告诉我,如果不按照她的意思去做,后果会很严重?!币肚嗬裂笱蟮鼗氐溃骸拔姨敲匆凰?,反而有些想试一试,她说的那些后果?!?br />
    “所以既然她想从你这得到情报,那你就表现的积极一些?!?br />
    “主动联系他们?!?br />
    文妙彤很想给这位总裁的勇气点个赞,也很想唱一首梁静茹的歌。

    “那我试一试?”文妙彤小声询问,“只要我这边联络上他们,我立刻向您汇报?!?br />
    文妙彤心说汇报了才有鬼,哪怕整个公司都布满监控,甚至胸口那条不算难看的项链里,装了监听???。文妙彤也能在接头时,通过某种无法察觉的暗语、手势,和他们沟通。

    粗暴点,直接避开监控传纸条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巨兽工业大厦洋洋洒洒几千人,每天又有海量的国内外客户出入公司,根本不可能防范住别有用心的人渗透。

    “不用汇报,只要你不出公司,你甚至打电话上网都没问题?!?br />
    文妙彤连忙摇头,表示自己绝没有二心,有了情况肯定会汇报。她可不敢打电话上网,叶青能从那部加密卫星电话中,把特殊加密网页里的聊天记录调出来地手段,她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还是那种最古老的暗语、纸条,靠谱。

    提点完毕,叶青打算让文妙彤出去时,办公桌上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还是那部无需通过助理中转的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了,叶青听了半分钟,点点说我知道了,这事他会亲自处理,你们那边等我消息。

    挂掉电话,叶青很有深意地看了文妙彤一眼,笑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们的薇兹小姐并不是恐吓,昨晚打完电话,今天已经有实际行动了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