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妙彤说自己目前并无部门归属。

    她只是一名刚刚毕业的小间谍,这次混进丁导演的小演员队伍,是她毕业的第一次任务。

    只有在任务完成后,上级才会根据她的表现,分配她到哪个部门工作。

    她的上级代号是A,她对A了解的并不多,只能确定A在中情局工作。不知姓名,不知背景。所有联系,都通过那部加密手机进行。

    她的任务,也只是用金钱来收买巧师傅。本来巧师傅收了钱,就会有更专业的人员与巧师傅接触,来教导巧师傅,如何从工厂内窃取出更机密的技术资料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没有部门归属?”叶青有些怀疑,电影里那些间谍不都一个个资历深厚,稍有不如意,就跟部门内最大长官通电话,甚至连什么副总统,都能有事没事联系一下。

    怎么到文妙彤这里,就成了一只初出茅庐的小菜鸟?

    这也太看不起巨兽工业了吧。

    “我确实还没分配到哪个部门?!蔽拿钔砂桶徒馐?,“你可以把我理解成快毕业的大学生,这次任务,就是在做毕业论文?!?br />
    “论文做好了,就能分配到好的部门。论文不及格,就要滚蛋?!?br />
    “其实很多对外任务,都是我们这种小菜鸟去做的。因为我们一无背景,二无履历,别人根本查不到,出事了也好甩锅。那些资深间谍,往往都在安全部门挂了号,一下飞机就被人盯上了?!?br />
    “那你在什么地方接受训练,又训练的什么?”叶青翘着大腿,并不急着询问。时间有的是,叶青对间谍这个职业充满了兴趣。好不容易抓到一只愿意说话的,当然要问个明白。

    “每一批学员,都有不同的训练地点?!?br />
    文妙彤苦笑解释,“像我们这些小菜鸟被抓到,基本熬过上级补救时间后,都会坦白。因为我们干的事情,都算不上挨枪子的事,以后很可能会等到两国交换间谍的机会,谁都希望自己到时候能健健康康回国?!?br />
    “所以我们培训地点都具有唯一性,也很简陋,培训完就会丢弃,就是为了防止泄密。例如我培训的地方,就是一座乡下农场。培训用到的科技装备,等培训完就直接装车运往谁都不知道的下一个场地?!?br />
    “至于培训内容,除了格斗训练外,就是一些表演技巧,电脑知识、观察能力、判断能力,还有心理素质。更高深的东西,只有在我们成功完成第一次任务,分配到某个部门时,才重新学习?!?br />
    叶青托着下巴,“也就是说,你只负责收买巧大师,后续的飞行器被抢事件,跟你没关系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从始至终都不知道还有这个计划。当时那伙人持枪从伪装网里跳出来,我彻底懵了?!蔽拿钔稍诖采?,表情虚弱,“如你所见,我只是一名菜鸟新人。我的上级,也不可能把他全部计划都告诉我?!?br />
    “这点您从聊天记录上,也能看出来?!?br />
    “那你能联系A嘛?”叶青又问。

    “恐怕不能,A我甚至都不知道是男是女。手机被抢走飞行器的那伙人收走后,我就彻底断了跟上级的联系。如果我自己能平安回国,就会有人主动联系我?!?br />
    “回不去,我也就被放弃了。反正我知道的也不多,对他们来说损失不大?!?br />
    “接下来就是看命运,能等到交换的机会,我就能重新回去?!?br />
    文妙彤的坦白内容,从逻辑上来看是成立的。

    当初聊天内容叶青也看过,基本没什么问题。叶青继续问,在华夏有没有人负责接应。

    文妙彤说有,她刚到华夏时就跟接应的人联系过,他们提供了一些身份上的支持。但这些人肯定早在劫持女妖飞行器行动开始前,就离开了华夏。

    后面叶青又继续问了些问题,收获并不多,不过让叶青对这个职业有了一定了解。

    文妙彤说的内容,不确定有所保留,还是全盘托出。

    叶青也没兴趣去一一验证。

    文妙彤有些慌,随着问题越问越少,问到叶青不再继续问下去时,她更慌了。

    “叶…叶先生,您打算怎么处置我?!?br />
    叶青似笑非笑的看住她,“呵呵~你想我怎么处置你?!?br />
    这种类似主宰的感觉很棒,尤其被主宰的,还是一名电影里才有的美丽女间谍。

    文妙彤有些害羞地张口,“我当然希望您开恩放过我?!?br />
    “我会报答您,只要我能做到的,什么都可以?!?br />
    “没兴趣?!币肚嗪馨云厮?,“你确实很漂亮,但我身边不缺女人,我也不觉得你能配得上我?!?br />
    “本想送你去挖矿,但看在你很坦白的份上,我换一种方式?!?br />
    “文小姐,你听过劳动改造么?”

    “听过……”文妙彤有种不好的预感,可她现在已经很不好了,只能希望叶青能够怜香惜玉。

    叶青确实有那么一点儿怜香惜玉,如果换成一名特战队员,叶青二话不说送去挖矿。但文妙彤是一位看似很柔弱的漂亮女孩,送去挖矿,多少会有些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“等你伤势恢复,去公司保洁部报道,到时候给你安排一个保洁工作?!?br />
    “去您的公司工作?”文妙彤眼里尽是不可以思议,“叶先生,您让我去您公司劳动改造,那不是让我有机会联络外界?”

    “对的?!?br />
    “不是有机会,而是你主动联系外界?!?br />
    叶青打了个响指,“天网航空的宣传片,再过几天就会在全国媒体上铺开。你的镜头不仅一刀不剪,你还要再拍几张空姐的照片,放到天网航空的机场候机大厅当宣传?!?br />
    “我就是要让你的上级,和背后的那些人知道,你人在我的公司劳动改造。让他们看一看,巨兽工业的魄力?!?br />
    “他们不联系你就罢了,联系你,我正好来一个抓一个?!?br />
    “报到前,会有人在你脖子里带上一款特殊的定位项链?!?br />
    “项链能够和公司内部保安系统定位,没有我的允许,你不能走出大厦。你可以尝试跑一跑。如果被发现了,你这份还算轻松的保洁工作,就要换成重体力劳动?!?br />
    文妙彤此时内心想法是——竟然还有这种好事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