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青用语言对她造成了一击必杀的效果。

    文妙彤陷入巨大恐惧中。

    文妙彤现在面临三个选择,一是什么都不说,二是坦白从宽。

    三……

    武力破局。

    在她看似柔弱的外表下,其实还隐藏了一副精通格斗技巧的灵活身体。这里只是酒店,并不是戒备森严的某个审讯室。早在进门前,文妙彤就仔细观察过路线环境。

    门口两名守卫,屋内有不确定的一位。逃生通道和容易隐藏踪迹的员工通道,她都暗暗记在心中。

    她与叶青距离不到两米,叶青身边站着一位面容冷酷的男人。

    叶青的身手被她直接忽略,而那位面容冷酷的男人?

    文妙彤下意识看了她一眼,此人虽目光如电,但观其手掌和站姿,并不像接受过格斗训练的样子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文妙彤心里有了主意。既然她的事情被叶青知晓,那无论说不说,都不会落个好结果。最大可能就是她被套出情报后,再转手丢给安全部门。亦或者,眼前这位年轻人,贪恋自己的美貌……

    “叶先生,我真不明白您说的是什么?!蔽拿钔钌钗艘豢谄?,她有些激动的站起来想要辩解。

    叶青依旧气定神闲地坐在沙发上,这种毫无防备的姿态,在文妙彤眼中,就是一只鹌鹑,可以随意拿捏。

    所以下一秒,柔柔弱弱在辩解自己的文妙彤,瞬间动了起来。她准备跳过茶几,把叶青控制住。这样就能以叶青为筹码,让门外两名壮如蛮牛的保镖不敢妄动,更不敢在她逃走后,大肆声张对她进行追捕。

    茶几上有水果盘,水果盘边上摆着精美的水果刀。

    呵呵~

    真实一群没经历过风浪的年轻人啊,竟然敢在她面前放水果刀,不知道姐姐有把水果刀,战斗力可以增加120%嘛?

    轻柔的身躯,赋予了文妙彤轻灵敏捷的动作。她像只猫儿般轻灵跳了起来,水果盘上的刀子,也被她精准无误的捏到手中。

    看看马上刀子架你脖子上,你还能那么气定神闲?

    “砰~”

    文妙彤人在半空中,忽然觉得像是撞到了一股墙。

    不对,是被一头犀牛撞了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倒飞回去,把沉重的皮革工艺沙发带倒,落在松软的地毯上,手中水果刀跌落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我…这是怎么了……”落地后,还没弄明白事情经过的文妙彤想挣扎着起来,但她满眼都是金色光电在乱闪,整个世界都在旋转。紧随而来的是无法形容的疼痛,她刚刚好像挨了一记鞭腿,完完全全丧失了行动能力。

    “啧啧~文小姐这么冲动?”

    剧痛中,文妙彤又听到叶青的声音。余光也看见,站在他身旁的那位冷酷男子,依旧站立如松。

    怪不得,他毫不避讳的在自己面前放一把水果刀。原来身旁那位看似不像接受过格斗训练的男人,拥有一打十个她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喉咙里似乎有点甜,接着文妙彤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再次醒来,文妙彤首先闻见了消毒水的味道。

    眼睛沉重,她花费了很大力气才把眼睛睁开,结果看见了头顶洁白的天花板,和紫外线消毒灯。

    这里似乎是病房。

    文妙彤又艰难的侧过头,看见了一台心跳监护仪,和挂在支架上的输液袋。

    自己难道身受重伤?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床的另一边有人开口说话,转过头,文妙彤差点被吓的叫出来。因为说话之人,正是当初站在叶青身旁的那位冷酷男人。此时他身穿白色大褂,做医生打扮。但在文妙彤眼里,更像是一名冷血杀手。

    苏醒一会儿,文妙彤又睡了过去。等到再次睁开眼睛,身上变得稍稍轻松点时,她已经躺在了一处密不透风房间内。房间里没有窗户,只有一扇冰冷的铁门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铁门被人从外面打开。叶青和当初那位面容冷酷的男人,又一次出现在文妙彤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文小姐,现在可以说了么?”叶青搬了张凳子坐在床前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睡了几天?”文妙彤硬着头皮发问,干她们这行时间很重要。她的上级收缴了她的联络工具,但并不算彻底抛弃她。如果一切顺利,文妙彤会在拍摄结束获得自由后,自己动身返回美国。

    拍摄日程不是秘密,只需要探听一下丁导演的行踪就能知道。

    如果丁导演已经回到尚海,并在公开场合露面。而文妙彤既没返回,也不在公共场合出现,只能说明她已经暴露,被安全部门控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两天?!币肚嗯牧伺纳砼缘慕鹗糇?,柔声道:“不好意思文小姐,我这位员工天生神力,那一腿有些重了。好在你只是内伤,没留下后遗症,修养一段时间就能康复?!?br />
    “你…有证据么?”事到如今,文妙彤只能选择摊牌。两天时间,足够让上级发现她失踪。一旦她失踪,就会启动补救措施。她也能根据对方掌握的证据,进行有限摊牌,例如把事情,都推到那位在北美开航空零部件加工厂的叔叔身上。

    叶青冲身旁的金属专家点点头,后者从身上拿出几张A4打印纸。

    纸上内容,让文妙彤差点再次昏阙过去。因为纸上打印的内容,赫然是她当初躲在飞行器上,用卫星手机与上司的聊天记录。

    时间正确。

    内容正确。

    就连用来聊天的那个加密网页网址都正确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你们是怎么做到的?”文妙彤惊呆了,有些语无伦次,“我那部手机经过特殊加密,不可能被远程劫持?!?br />
    “难道,是我的上级叛变了?”

    “你的上级并没有叛变,只是我们技术太先进而已?!币肚嗪呛且恍?,“这份东西,我想应该算得上确凿证据吧?!?br />
    文妙彤偏过了头,显然不想让叶青看见她害怕的表情。

    叶青继续说话,“现在你有两个选择?!?br />
    “一是坦白你所知道的一切,我根据你坦白的内容,来决定是否送你去安全部门?!?br />
    “二是你什么都不说,我也不继续问,直接送你去非洲挖矿?!?br />
    “挖矿?”文妙彤忍不住重复了一遍,这种惩罚方式古老到只能在古装电视剧里看见。

    “对,挖铀矿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文妙彤吓的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有五分钟,文妙彤才忍不住闭上眼睛,“我知道的并不多?!?br />
    “先说说看?!币肚嘈α?,文妙彤倒是挺识时务,不像那几位突击队员般硬骨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