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酒吧内,以叶青为界限的周围,气氛忽然一下子变得奇怪起来。

    晚上……

    到他房间一趟?

    其实文妙彤心里,认为叶青并不知道她所做的一切。因为所有对外联络,都是通过那部卫星手机发出去的,后来手机又被那帮人收走。

    不仅是她,所有人的电话都被收走了。

    这个举动,变相帮了她的同时,其实也代表文妙彤被上级抛弃了。

    失去联络的文妙彤,既想逃离这里,又不敢轻举妄动,唯恐在这个敏感时刻,被调查小组们注意到。

    其实早在调查小组抵达赤峰时,她们所有人就被叫去单独问话。如果不是事先她的身份被安排的无懈可击,加上她又从未执行过任务,没在华夏这里挂过号,边蒙草原算是第一次任务。

    不然文妙彤能不能坐在这里,都是两说。

    五分害怕,五分不敢得罪叶青。

    文妙彤只能干笑着问,“叶…先生,您说…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晚上到我房间里一趟,时间是十一点半?!币肚嗯牧伺乃改鄣氖直?,语气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“什么…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就是字面上的意思,不要让我再重复一遍?!?br />
    文妙彤有些慌了,她吃不准叶青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是想潜她,还是……

    是前者还好,还有周旋余地。

    文妙彤还没说话,早在一旁,把注意力放在这边的其他客人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那是三名衣着时尚,气质不错的年轻人,他们应该是酒店里其他客人。原本他们凑在一起组罗汉局喝酒,结果叶青和一帮莺莺燕燕的小演员闯进来时,这三名年轻客人眼睛都要飞出来了。

    丁导演张罗来演空姐的这些小演员们,随便拎出一名都不得了,更何况来了一群?

    文妙彤刚走过来,这三名年轻客人就把全部注意力放到这边。加上这里是清吧,音乐很小,他们能听到这边对话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喂喂~”

    “你谁啊你,太不尊重女孩子了吧?”三人中有一位自我感觉良好的客人走上前,他很不客气的瞪住叶青,“竟然叫一名女孩夜里去你房间,你什么企图?”

    “别怕,有我在他不敢拿你怎么样?!焙笠痪浠?,是对文妙彤说的。

    这三人动静不大不小,远处那群小演员们听不清楚内容,但一个个都把目光看了过来。其实如果她们能听到对话内容,恐怕不仅不会生气,还会非常妒忌文妙彤竟然有这种机会。

    “好的叶先生?!蔽拿钔垢范济换?,她可不敢在叶青面前乱找挡箭牌,那是附了无视物理防御的魔法箭,她赶紧很乖巧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先过去?!币肚嗷踊邮?。

    文妙彤一走,这下轮到那位自我感觉良好的客人站在原地凌乱了,他涨红着脸憋了半天,才诺诺憋出语句,“兄弟,你…你这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呵呵~靠颜值?!币肚嗥鹕?,笑着拍了拍这位下一秒傻眼的家伙。不觉得生气,反而觉得这家伙挺搞笑。

    这家伙满是狐疑,明显不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十一点二十五。

    文妙彤在自己的房间里忐忑难安,也从来没有觉得,时间是如此难熬。

    害怕迟疑的情绪轮流在心里浮现,她想联络上级,可手机已经没了,想联系也无法联系到。除了走一步算一步,她什么都做不了。甚至连跑都不行,这会引起人怀疑。

    直到距离最后时间越来越近,文妙彤才鼓足勇气,乘电梯往顶层去,顶层客房是总统套房。

    门口柔软的地毯上,站着两名一言不发,体格比施瓦辛格还要壮硕的光头西装男。

    房门被打开,又被关上。

    叶青坐在沙发上,旁边还站着一名金属专家。

    “叶…叶先生?!?br />
    “坐?!币肚嘀噶酥付悦娴纳撤?。

    文妙彤略微拘谨地坐下,双手交叉在小腹前。在房间里时她特意洗了个澡,换了身淡蓝色丝质长裙。这么做或许有勾叶青的想法,也有她实在不知做什么才好的原因。

    修长洁白的双腿,富有立体美感的五官。

    即使以叶青的挑剔目光去评点,也要给文妙彤一个高分。

    但这不意味着叶青会给她好脸色,等文妙彤坐定后,叶青脸色变得很严肃,用手轻轻敲了敲身旁的茶座。

    “知道我为什么叫你过来嘛?”

    文妙彤摇摇头,这一刻她完全带入了自己三流小演员的身份。她一边摇头,一边脸色微红,有种“我人都来了,你还问的那么直白干嘛”的风情。

    “说吧,谁派你来的?!?br />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文妙彤很无辜很吃惊,这个转折她有点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文小姐,在我这里飙演技没有任何作用?!币肚嘁×艘∈种?,看住她,“在女妖飞行器遇袭的那一天,我就已经派人前往赤峰机场,准备对你实施监控?!?br />
    “如果你选择跟我坦白,愿意戴罪立功,那我可以考虑不把你送到安全部门处理?!?br />
    “如果你不坦白,相信我,你一定会后悔万分?!?br />
    难道他发现了?

    这一瞬间,文妙彤如坠深渊。

    文妙彤迅速回忆起,自从她加入这个剧组后所做的一切,她自省觉得没什么可以暴露的地方。但她的身份在巨兽工业面前也并不是固若金汤,因为她曾用金钱收买过巧师傅。

    文妙彤觉得这事儿,应该被叶青知晓了。

    她不打算狡辩,立刻不停垂头说对不起对不起,花钱从巧师傅那里买技术的事儿,都是她叔叔在牵线搭桥,她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小演员,想拍戏之余,赚点外快而已。现在她愿意把所有钱都退了,人也听您处置,只要不交给安全部门,怎么招都行。

    “文小姐,我说的不是这个?!?br />
    叶青打断她的发言,“你们要真能从我的技术员手里,买到图纸技术,我算你们有本事,不仅不追究,还买一送一?!?br />
    “我说的是你在女妖飞行器上,跟你上司用卫星电话聊天的事情?!?br />
    叶青这些话,让文妙彤何止如坠深渊,现在已经坠入地狱。

    在叶青注视之下,文妙彤想让自己表现的很迷茫。

    可这种努力很徒劳。她的额头已经有泪珠样的汗水渗出,修长的双腿轻微颤抖。

    一击必杀。

    叶青说出了,她认为最不可能被人知晓的事情,这让文妙彤有种他已经什么都知道了的错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