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青并未在索图雨林停留太久。

    这次是秘密前来,把七名军事技术人员丢进雨林另一端的核工厂后,叶青当夜就和电晶就乘坐领主战舰返回华夏。

    叶青相信那伙人很快就会交待。

    高纯铀矿这东西,谁敢不穿防护服去挖?

    他们现在还咬牙不说,是因为他们还没亲自到矿坑里参观过,心里多半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等真看见那些绿油油夜里会发光的矿物,体验过当初那些本地探矿队,体验到的那种头晕恶心滋味后,他们就知道厉害了。

    返回华夏,叶青先去边蒙草原探了个班。

    他离开的这两天,丁导演已经彻夜奋战,把宣传片所有素材拍摄完毕。另外,民航部门调查组也取得了初步成果,他们要前往古蒙国那座名叫卢斯的煤矿小城。

    那里曾是女妖飞行器的第一次落脚点,叶青没有在那里动武。

    但那帮“劫匪”们,把整个矿场的工人都看押了起来。

    工人们后面不可能不报警,调查小组顺藤摸瓜找到那里,也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送走调查小组,叶青在几百公里外的赤峰城市,订了家五星酒店给丁导演庆功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这是一场鸿门宴。

    因为文妙彤也在其中。

    叶青高度怀疑文妙彤在里面,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至少那些深入华夏草原过来抢飞行器的人,很可能就是在定位了文妙彤的手机后,才能在夜间精准地摸到女妖飞行器舱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赤峰这里没什么太上档次的国际酒店,这家叫玉龙沙湖假日的五星酒店,是真五星还是假五星,都有待商榷,至少价格不像。

    晚上九点,酒店餐厅内。

    叶青和丁导演,还有几位剧组演员们坐在一桌。

    演员里最大牌的许凝宫,因为要档期安排太紧,没等到叶青回来,她就先一步离开。现在只剩文妙彤,和一帮名气不显的小演员们。

    “叶老弟,我悄悄问下,那事儿……最后会怎么处理?”酒过三巡后,丁导演有些眼神飘忽地,小声向叶青询问。

    活了几十年,丁导演何曾遭遇过那种大场面。他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是小事,巨兽工业可是被抢了架价值几亿的商业飞行器。连民航部门都出面,牵头几个重量级部门成立查小组,这可是天大事情。

    这要说只是一场普通的劫案,别说阅历丰厚的丁导演,恐怕连鬼都不信。

    “冷处理!”

    叶青笑道:“这事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,我看飞行器是追不回来了,后续的事情,也不是我这种本本分分的企业家,能处理了的?!?br />
    “不谈这个?!?br />
    “对了老丁,坐在我对面第二个演员,你对她印象怎么样?”叶青岔开话题,用胳膊轻轻碰了下丁导演,并眼神指了指那个她。

    “你说文妙彤?”丁导演借用酒杯挡了下自己的视线,有些奇怪地对叶青道:“文妙彤这个小姑娘挺不错,在这帮小演员里,就数她拍戏最认真,并且从不会抢镜头?!?br />
    “不过几天前发生的那场事情,把她吓坏了,这几天我发现她一直心神不宁?!?br />
    “怎么……叶老弟对她有兴趣?”最后一句,丁导演用了故意调侃的语气。

    如果是别的商人或老板这样问,丁导演一定会冷嘲热讽几句。因为通常找导演问一名小演员怎么样,里面潜在的含义很耐人寻味。丁导演很反感这个,他的地位,也让他有资格对这些东西反感。

    不过问话的是叶青,丁导演觉得自己勉强也是跟叶青“共患难”过的好朋友。

    丁导演明白,叶青不是那种人。

    叶青当然摇头,转过脸说:“我只是觉得她有些可疑?!?br />
    “当然目前还是猜测,这事你不用过问,我们这边处理就行?!?br />
    丁导演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是这方面,想到这儿,他不由自主的多望了文妙彤几眼。

    文妙彤就坐在叶青侧对面,他们共坐在一张圆桌上,桌子上摆了许多边蒙特色菜肴。

    有奶酒,有碳烤牛肉,有乌珠穆沁羊肉锅,还有一整只烤羊。这些菜肴很对叶青胃口,不过从另一方面看,更显得这家五星级酒店不正宗了。

    持续了将近一星期高强度拍摄,在草原上又只能靠航空餐过日子,加上大家伙儿又受到一场致命惊吓。所以这顿以肉为主的庆功宴,很是对剧组全体成员们的胃口。

    大家都欢声笑语地,用餐刀切肉,只有文妙彤的胃口最差。

    她落寞地坐在一旁,只是小口小口品着奶酒。

    当她察觉丁导演频频冲她侧目时,文妙彤顿时变得紧张,赶紧颔首冲丁导演挤出一丝笑容。这则紧张笑容落入丁导演眼里,更平添一丝怀疑。

    毕竟叶青不可能无缘无故,去怀疑一位连三流都算不上的小演员。

    何况……

    文妙彤之前不混国内,混美国好莱坞,背景让人摸不清。

    “好了别老盯着人家看?!币肚嗑俦隽怂票幌?,“这事儿我会让人调查清楚,你什么不用问。今晚好好休息一夜,明早我派飞机送你们回去?!?br />
    “那行……”丁导演应了一声,“明天我回去,就立刻着手宣传片的剪辑处理工作?!?br />
    “之前拍摄的那些素材,这边拍完,那边就送特效工作室处理去了。等我回去后,用不了一星期,就能把宣传片做出来?!?br />
    “幸苦你了老丁,以后遇到什么困难,尽管跟我说?!?br />
    这句话让丁导演极其受用,以至于杯中满满的奶酒都被他一口抽光。

    敬完丁导演,叶青举杯和剧组成员们一个个碰过去,感谢他们能在发生了那种事后,还坚持把宣传片拍完。

    几名小演员激动的有些不知所措,叶青只是轻抿了一口,她们都选择喝光。

    最后轮到了文妙彤。

    叶青冲她微微笑了,文妙彤回以微笑,眼神中有不易察觉的忐忑。

    庆功宴十点半结束,叶青提议大家去楼上酒吧里坐坐。

    当然没人反对,上了二楼酒吧,叶青独坐一处,冲远处的文妙彤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您……您叫我?”文妙彤有些楚楚可怜的走过来,落座后,她有些不安地摆弄手中酒杯。

    抛开她的身份,如果仅用欣赏目光来评价。文妙彤可以说是这帮小演员里,最有涵养,也最明艳动人的一位。即使她刻意用略显土气的服饰来搭配自己,也无法抹去酒吧内,其他异性投注过来的目光。

    比如叶青右手边的几位年轻客人,就老盯着走过来的文妙彤。

    叶青点点头,笑容玩味,“晚上到我房间一趟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