警戒线设立了三十米。

    一台线控机器人,被胆大的士兵,安置在了女妖飞行器残骸的二十米外。

    等到干扰设备开启,杜绝任何??匦藕沤氲目赡芎?,有线操控机器人非?;犊斓?,朝着那架飞行器残骸前进。

    残骸内部画面,通过长长的线路传递到操作人员的仪器上。

    指挥官沃丁顿,就站在操作员的身后。

    他能从画面里看见女妖飞行器的内部,就像刚刚发生过航空空难一样破碎凌乱。

    舱内甲板大幅度隆起变形,座椅断裂,几乎所有的舷窗玻璃都已经破损,到处都是断裂的管线,液压油、冷却液、防冻液,润滑液等等等,各种油液喷洒的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包括指挥官沃丁顿在内,围绕着操作设备的所有人都瞪大眼睛,努力地想要从画面里找到任何可疑之处。

    最终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画面里一切都很正常,排爆机器人顺着破损的地方,进入货仓也没有发觉异常。

    指挥官沃丁顿内心稍稍放松了些,随意问道:“听说这种新一代的RC5排爆机器人配备了电化学传感器,可以分析出现场有没有爆炸物质存在的痕迹?”

    “报告长官,这台机器人确实装备了电化学传感器?!辈僮髟蓖O率种械幕?,报告道:“目前传感器一切正常,但飞行器废墟里存在的挥发性气体液体实在太多。尤其是含有酒精成份的冷却液,对电传感器干扰非常严重?!?br />
    “所以我无法百分百保证,电传感器的数据可信?!?br />
    操作员在长官面前,当然不可能把话说满。

    但他身为一名专业的,经验丰富的战场排爆人员,根据现场情况分析,心里已经把飞行器残骸内有爆炸物的可能,降低到百分之二十以下。

    任何爆炸物,只有爆了,才能发挥作用。

    他们在抵达营地后,就一直刻意的绕开这架飞行器残骸,不对残骸进行任何探索。

    这么做,可以避开定时爆炸。

    敌人如果真的在残骸内部设有爆炸物品,最想干的事情当然是在本方人员接触飞行器那一刻,来个完美的天女散花。

    可峡谷周围已经被警戒起来,他们无法得知本方人员什么时候接触。更何况残骸旁还安装了全频段信号干扰器,敌人不可能通过??氐姆绞?,来引爆。

    最大的可能,是用定时引爆。

    这涉及到心理上较量,本方人员看见了最重要的任务目标,是第一时间迫不及待冲上去,还是忍住好奇,先把峡谷周围控制起来?

    如果先把场面控制起来,上前探索的时间,又会在什么时候?

    定时引爆的时间设定越久,事件的不确定性,爆炸物被发现的可能性也就越大。所以定在一小时内,算是黄金时间,超过三小时,只能祈祷上帝。

    他们足足等到了夜里,再愚蠢的敌人,也不会把定时爆炸的时间设定在这个档口。

    排出定时引爆,只剩下最小的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——触碰式。

    当有人员触碰到引爆线或某种压力装置时,爆炸发生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这种可能性最小,是因为连阿富干的武装成员们,都不会傻到用这种手段来阴美军。

    美军什么时候穷酸到,让人徒手接近可疑爆炸目标的地步了?

    排爆机器人是干什么吃的,机器人检查完,下一步就是大马力履带拖车登场,不把这架飞行器拖个底朝天,本方人员根本不可能接近现场。

    采用触碰式,除了吓人一跳,还能干什么呢?

    连阿富干土著武装成员都知道的事情,那伙神秘强大的敌人不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所以毫无风险的继续检查下去吧。

    小巧的排爆机器人,在女妖飞行器残骸内来回穿梭,后面拖拽着的长长线缆,在操作人员精湛的操作技术下,也没发生过缠绕到障碍物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报告长官,目前一切正常,只有飞行器底部还未检查?!?br />
    “但敌人从打响战斗,到离开战场一共只用了二十分钟时间,我不认为他们有能力,在这么短时间内,把这架飞行器搬运起来,安置爆炸物品?;魅烁詹潘阉髁讼殖?,也没有发现起重机械存在的痕迹?!?br />
    指挥官沃丁顿点点头,随后问道,通过残骸损毁情况,能判断出飞行器是被哪种方式破坏的么?

    操作员当然不会乱下结论,“这可能需要把残骸托运回基地,用更专业的痕迹检测设备,才能检测出来?!?br />
    指挥官沃丁顿下达命令,“解除警戒,但全频段干扰器不要关闭。拖车还有半小时抵达,这半小时内,任何人也不准靠近飞行器残骸十米内?!?br />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即使爆炸的可能已经被排除了。

    指挥官沃丁顿还是步步为营,不想冒任何风险。

    因为暂时他们还没有确定,这架飞行器是被哪种方式损毁的。

    最大可能是敌人把这架飞行器开到了半空,再关闭推进器,让它狠狠坠落,这是最快捷的办法。不过现在人员不能接近探查,一切都还是推测。

    三十米警戒范围解除,现场所有人心里绷着的弦也就放松了一些。

    排爆人员回收机器人,开始架设照明灯,准备给飞行器残骸的各个角度进行拍照留档。

    检测人员,开始在外围收集待检素材。

    一切井然有序,大家都没有越过十米的警戒线,更不可能去触碰残骸。这是为了预防那一丝最小的触碰爆炸的可能,等装甲拖车到了,??鼗魅肆雍猛献Ю律?,把飞行器残骸拖拽一遍后,他们才会上前。

    夜幕下的峡谷,一片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天空不时有战机划过的轰鸣声,这已经是第三批前来执行警戒的战机。

    峡谷内存在全频段干扰器,也并不能阻挡他们对外联络。他们铺设了一条通讯线路到峡谷外,利用通讯设备,中转外界的联络。

    “空域一切正常?!?br />
    “地面一切正常?!?br />
    “电磁信号一切正常?!?br />
    “雷达信号一切正常?!?br />
    所有负责监测的设备人员,每隔一分钟,就会向营地汇报一次情况。

    指挥官沃丁顿坐镇在距离飞行器残骸五十米远处的临时指挥部里,他不像营地里其他的技术人员,对那架飞行器残骸好奇心很重,总是有意无意的,靠近十米警戒线边缘,想要更仔细的观察它。

    比起它的外观,指挥官沃丁顿更喜欢里面技术。

    不过这要等待很久,他才能阅读到。

    指挥官沃丁顿现在内心正盘算着,回基地后,如何写一份能最大程度减免他责任的书面报告。

    不知多久,已经听到麻木的监测汇报里,传来了不一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装甲运输车抵达峡谷,请求进入?!?br />
    “允许进入?!敝富庸傥侄《倥牧税汛笸?,从椅子上站起来。装甲运输车来了,等残骸上路,他就可以搭乘支奴干返回基地,不用在这里风餐露宿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就在指挥官沃丁顿刚刚跨出一步时,原本安静的通讯器内,忽然响起让人寒毛直竖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“啊~火鸟九号遭遇袭……”

    尖叫戛然而止,通讯器内一片电波杂音。

    指挥官沃丁顿下意识想冲到通讯器前,步伐刚刚迈出,心里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。在战场多年养成的敏锐感觉,正疯狂提醒他不能靠近。

    指挥官沃丁顿后背一瞬间汗湿,他迈出最大的步伐往门口冲去。

    三个跨步后,指挥官沃丁顿终于冲出了这座帐篷搭建的零时营地。

    营地外,一片祥和。

    士兵们三三两两的靠在一起警戒,技术人员围在女妖飞行器残骸旁,拍照留档,捡去警戒线外散落的细小零件物品。

    “敌袭……”

    指挥官沃丁顿双手圈成喇叭状,用尽全身力气朝着前方大喊。

    可惜,没有任何人能听到他的预警。

    因为就在指挥官沃丁顿大喊的瞬间,夜色下的峡谷,忽然绽放出耀眼光芒。

    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滞,唯有那片光芒在动。

    光芒由女妖飞行器的残骸中心绽放,伴随着超过十倍超音速往外扩散的冲击波,这团在夜幕下比太阳还要耀眼的白色光芒,在不到一毫秒内,就扩散到了三十米外。

    天地震动。

    天空中四架负责警戒的战机,其中三架正在巡逻,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动作。另一架,机头已经朝着下方,开始坠落。

    四名战机驾驶员们,看见了毕生震撼的一幕。

    视野下方的峡谷,仿佛被塞入了一颗太阳。那种只有纯白的腾起光芒,照亮了整个天地。

    所有还活着的人,思维已经凝固。

    包括站在五十米远外的指挥官沃丁顿。

    “轰隆——??!”

    电浆电池内部金属液体被爆炸点燃了,它们飞溅到天空,化身成亿万纯白色的火雨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指挥官沃丁顿看见的最后画面,就是一道道白色火雨,朝他铺面而来。

    当冲破天幕的耀眼白光逐渐消散,回荡在整个峡谷的震动声渐渐远去的时候,峡谷内已经成了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两星指挥官沃丁顿,猝于当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