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鹰直升机已经无需多说。

    第二次到来的直升机集群中,以三架支奴干最为抢眼。

    支奴干直升机拥有两台直径达二十米长的旋翼,首尾各一台的奇特布局,让它成为了众多战争电影里的上镜明星。

    同时它也是美军现役直升机中,载重最高的型号之一。不仅载人数量夸张,它还能一次起吊接近十吨的货物。

    三架支奴干,两架黑鹰。

    这一次,巴格拉空军基地派出了近百人的战斗队伍。

    它们不仅搭载了武装到牙齿的士兵,两架黑鹰直升机还运载来了多套先进的化学分析检测设备。

    天空中,有四架F16战机负责警戒。

    峡谷底,有士兵结对护卫着一名名身穿白色密封服的检测员,他们或是手持仪器,或是小心翼翼地,用镊子在红外光谱有异常反应的地方,夹取可疑物质。

    至于靠近峡谷尽头那边的女妖飞行器残骸,所有人在没接到命令之前,很默契的不去看,也不去问。

    一粒粒金属残渣,一片片爆炸痕迹残留,或是地面遗留的点滴血迹。

    任何能收集到的非自然物质,都被仔细采样,汇集到临时建立的营地中。

    营地里有一名身穿迷彩作训服,不带军帽,不配武器的男人,正抱着双臂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临时营地里人员进进出出,但每一位进出的人员,都会下意识先跟这位精神抖擞,剔着板寸头的老男人致意,后者面无表情,不知心里在想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的肩膀上,扛着两颗银星。

    他就是巴格拉空军基地指挥官沃丁顿,美军与华夏军队的肩章有些差别,在美军里扛着两颗银星,是少将军衔,如果扛着一颗则是准将。

    美军队伍里,能混到准将就已经祖坟冒烟。在海军队伍中,赫赫有名的十一艘核动力航母的舰长,绝大部分都还只是比准将还低一级的上校而已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现在站在营地里,肩扛两颗星星的这位指挥官,身份有多显赫。

    不知过去多久,沃丁顿指挥官收起严肃表情,向旁边一名在忙碌的士官问道:“目前这里收集到的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士官立刻站直身躯,“报告指挥官,我们目前梳理了整个峡谷,暂未发现任何一名人员,无论我方还是敌方?!?br />
    “但现场采集到多处血迹,经过分析比对,我们发现这些血迹,与先前驻守峡谷的成员名单中,预留的血液记录相符??梢耘卸?,所有血迹都是我方人员留下的?!?br />
    指挥官沃丁顿沉声问道:“敌人的血迹,一个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…有……”

    士官的迟疑,本身就意味着这个答案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在阿富干的战场上,他们还从未遇到过,有本方多名士兵流血负伤,但敌人毫发无损的事情。大部分都是敌人被割麦子一样割倒,他们稍有损失。

    敌人只要流一滴血,就能被检测出来。

    无论敌人如何清理战场,也不能隐藏血迹。因为他们可以采用鲁米诺反应试剂,来寻找血迹。这种试剂对血液极其敏感,哪怕是被仔细擦拭过,又过了半年的血迹遗留现场,都无法逃脱这种试剂的辨别。

    留给敌人的时间只有二十分钟,从战斗结束到打扫战场,敌人怎么可能把血迹清理干净,再说现场也没有土壤被连根铲除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武器方面呢?”指挥官沃丁顿继续询问。

    “现场几个炸点,经过分析都是我方武器所留?!?br />
    汇报到这,士官的表情更迷茫了,“另外,我们在我方人员血迹中,检测出了水银物质,这说明敌人使用了水银子弹?!?br />
    “现场炸点一共有十三处,十一处是手雷炸点,一处是串联战斗部火箭弹炸点?!?br />
    “另一处为敌人所留,我们只提取到了某些金属氧化物充分燃烧后的物质。此处的红外光谱也最为惊人,根据光谱推测,二十分前,那处炸点的温度超过三千五百度?!?br />
    “比我们的串联战斗部,用来贯穿装甲的金属射流温度还高?!?br />
    “那…这是什么武器?”迷茫,甚至惊疑的表情,出现在了指挥官沃丁顿身上。

    “某种热能武器,具体成分还要时间来分析?!?br />
    指挥官沃丁顿又继续问了关于足迹,车辆痕迹的分析报告。

    随着报告的内容被念出来,指挥官沃丁顿的表情逐渐从迷茫,转变成了惊疑,甚至……

    有些恐惧。

    所有的敌方足迹都被破坏过,但他们依旧可以分析出,当初战斗打响时,敌人的数量并不多。

    这可以从本方突击队员的站位,射击角度,子弹着点,手雷炸点上分析出来。

    参与战斗的敌人数量,最多不超过八名。

    至于事后参与打扫战场的人员数量不详,预计人数二十人以上。

    但八名负责进攻的敌人,在毫发无损的情况下,解决掉了三十名特战队员?

    这简直比一名阿富干武装人员,赤手空拳解决了十名大兵,还让人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没有敌方车辆进出痕迹,但现场有几处怀疑是某种飞行器着陆后的痕迹。

    另外,为何本方战斗人员只使用了枪械、手雷,和火箭弹。

    更先进的单兵导弹、单兵信号压制设备,单兵雷达,难道都成了摆设?

    原本停放在营地的三架黑鹰直升机,和那些武器装备,又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遗留的发电车和加油车,内部所有电子设备短路,这又是什么武器造成的?

    指挥官沃丁顿,隐隐明白几小时前的那场战斗,不是本方特战队员叛变,而是他们遭遇了一伙极为强大神秘的敌人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……【特种部队:眼镜蛇的崛起】里,那种敌人?”

    这个念头刚刚升起,指挥官沃丁顿就狠狠在心里骂了自己一顿。

    如果说世界上真存在那种战斗队伍,他一定属于美国,不属于任何国家。

    另外,毫发无损的敌人,让指挥官沃丁顿想起了去年巨兽工业推出的【幽灵护甲】。敌人若是穿着这种护甲,说不定能做到这点。

    美国并没有采购幽灵护甲的资格,就连欧洲那票采购国,都被巨兽工业套上了种种限制,杜绝外流。

    当然护甲最终是穿在人身上,他们没有采购资格,并不能阻挡他们通过特殊手段,小批量获取一些幽灵护甲用来研究。不过游骑兵这种特战炮灰,自然是没资格装备了。

    是不是幽灵护甲,可以通过检测特战队员们,射出的那些弹头。

    如果是,弹头一定会留下痕迹,这对追踪敌人的背景很有帮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夜幕降临时,营地现场的分析检测工作,也暂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指挥官沃丁顿把目前取得的材料,汇报到五角大楼后,准备展开对女妖飞行器的残骸探索。

    女妖飞行器的残骸还在,恐怕是今天唯一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残骸在,就算损失更多人,指挥官沃丁顿也有勇气面对来自五角大楼的问责怒火。

    探索残骸,决不能冒冒失失就凑上去。

    敌人带走了武器和直升机,又怎么会好心地把女妖飞行器残骸留下?

    如果指挥官沃丁顿来指挥这场战斗,他一会在无法带走体积庞大的女妖飞行器情况下,选择把女妖飞行器炸毁。

    敌人看似把飞行器破坏殆尽,又运走了核心的四台推进器,可谁知道会不会在残骸里加了点什么呢?

    所以在探索残骸前,很有必要在周边,安置一台全频段信号干扰器。也很有必要,先让排爆机器人前去作业。

    在阿富干,指挥官沃丁顿的部下,经常遭遇路边轰轰轰袭击。所以他们对如何排爆非常有心得,这次队伍里就有最专业的排爆人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