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给叶青的时间并不多。

    战斗打响前,怪兽们就切断了营地所有联络系统。

    建立这座秘密营地的人们,不可能不对这里的情况不闻不问,他们很有可能一直与营地保持着联络。

    在通讯中断瞬间,他们就会下意识觉得出事。

    一分钟内,营地所有联络无法恢复,那肯定是出事了。

    美国驻扎在中亚最大的巴格拉空军基地,距离这里只有五百公里。驻扎在那里的战斗机群,如果超音速加力飞行,二十分钟就能抵达峡谷。

    战斗用了不到四分钟,剩下时间内,叶青要带领怪兽们把战场打扫干净,不留下任何可以暴露身份的东西。

    另外,女妖飞行器也要处理一下。叶青没打算带走它,也不会闲的没事干把残骸留给敌人研究。

    几名技术员和飞行员被拎小鸡一样,拎进了领主战舰的货仓。

    待隔绝了这些不相干视线后,叶青一口气招募二十于名巨力苦工。身强体壮的它们,立刻开始打扫战场。

    五架夜鹰飞行器里,有两架被敌人重点集火,丧失了飞行能力。其中一架还被串联战斗部火箭弹击中,金属射流把飞行器内部零部件摧毁的一塌糊涂,连维修的价值都没了。

    这批夜鹰飞行器原本只是想充当教练机,除了玻璃防弹,其它部位和普通直升机没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如果增加成本,打造成防弹版很简单。

    但想要防住专门对付坦克装甲的串联战斗部,目前还没有这种技术。毕竟它的破甲能力太过变态,如果打在均质钢板上,能把一米厚的钢板打穿。夜鹰飞行器,无法负担太厚的装甲重量。

    巨力苦工们在打扫战场,精巧大师和几名金属专家则来到女妖飞行器面前。

    现在的女妖飞行器,已经像个被人踩了一脚的空拉罐。

    但飞行器的四台推进器受损不是太严重,布置在底层的电浆电池,则毫发无损。

    四台推进器已经被领主战舰的维修臂架撕裂下来,这些需要带走。

    精巧大师带着人切割开碍事的货仓甲板,让电浆电池的控制管理系统暴露在外。

    能量是守恒的。

    精巧飞行器能够负载几十吨长途飞行,必然意味着电浆电池的能量密度,远远高于现有科技下的化学电池。就好比煤炭,热值越高的煤炭,越能在电厂转化出更多的电能。

    电浆电池内部的液体,由多种稀有金属转化而来。在它的科技图纸上,就阐述过这种电浆液体,具有易燃的特质。

    现在精巧大师要对它的控制管理系统进行修改,让这些由标准电浆电池组串联成的能源???,可以随时进入短路状态。

    光一个短路还不够,打扫完战场的巨力苦工,还非常贴心地,把营地里所有遗留的弹药都收集起来,带到了女妖飞行器面前。

    瞧瞧这些特战队员们,在营地里堆积的家伙。

    点50重机枪弹,剩余三千发。

    可以射穿一米均质钢板的AT4串联战斗部火箭弹五发。

    进攻手雷数百枚,通用步枪弹数万发。

    新型毒刺单兵防空导弹发射筒六具。

    除了这些,还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小玩意。例如整箱可以随时粘在车辆上,黏在建筑物外,只需装上引爆器,就能轰轰轰的塑胶炸药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会不会太过份了?”站在女妖飞行器前,叶青有些头皮发麻的,看着精巧大师来回把这些“危险的小玩意”往飞行器残骸底下塞。

    “是有些过份?!本纱笫Π倜χ?,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们来的太匆忙,不然从索图雨林那边,弄一桶纯度60%以上的浓缩铀,事情就简单多了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带走能带的一切,十七分钟后,领主战舰重新起航。

    就在领主战舰离开后不到两分钟,西南方向的天空,就有四架F16战斗机,以雷霆万钧的速度狂奔而来。

    五百公里以上的路程,它们只花了不到二十分钟。

    这说明,天空中四架F16战斗机,事先执行的定是一级战备状态。飞行员坐在战机驾驶舱,整装待发的战机停泊在跑道边上,一旦接到命令,数分钟内就能飞上蓝天。

    四架超音速奔袭而来的战机抵达峡谷上方后,立刻脱离超音速状态,改为低空巡航。

    他们在峡谷上方不停盘旋,机身下方挂在着的侦察吊舱,也来回转动。

    过了几分钟,四架F16分成几个方向,猎犬一样,来回在方圆数百公里内搜寻。

    “火鸟一号报告,任务区域内,暂时没有发现任何车辆,和人员存在的痕迹?!?br />
    “火鸟二号报告,峡谷出口处,只有我方车辆进场的痕迹?!?br />
    “火鸟三号报告,探测器没有发现电磁干扰波动。但光电侦察设备,扫描了峡谷的红外光谱,分析得出在峡谷内,有多处疑似子弹击中岩石的痕迹,还有少量金属射流物的残留?!?br />
    “根据这些数据,我可以推测,二十分钟到半小时前,峡谷内曾发生过战斗?!?br />
    “火鸟四号报告,峡谷上方,暂未发现有不明飞行器存在的踪迹,机载雷达显示正常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四架战机的通讯器里,足足过了数十秒,才传来基地指挥官明显喘着粗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?!?br />
    “二十分钟以前,指挥部和这里营地的联络,一直持续,营地里的士兵汇报一切正常。二十分钟后,联络突然中断。包括我们的被动单兵定位???,和抗干扰卫星加密通讯器,都在瞬间被切断了?!?br />
    “没有人能在二十分钟内,打掉这个营地。更不可能在这个时间内,完美的撤离出峡谷。

    “现在踪迹全无,难道是营地里士兵,集体叛变?”

    这一下,论到四名战机驾驶员陷入沉默,这话题谁敢搭腔。

    他们并不知晓这个营地里在执行什么任务,他们只能汇报他们发现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火鸟三号,请抵近观察,峡谷内是否有一架红色的不明飞行器?!?br />
    “收到?!?br />
    很快有一架战机横穿峡谷,以惊险不能再惊险的姿势,贴着峡谷尽头的山崖俯冲上来。

    这名飞行员心脏砰砰直跳,赶紧汇报道:“发现疑似飞行器的残骸,残骸大部分完整,没有爆炸过的痕迹?!?br />
    指挥官长叹一声,“这……恐怕是唯一的好消息?!?br />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三架支奴干,和两架黑鹰直升机,火急火燎的降落在峡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