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只山鹰。

    伯纳戴特和两名游骑兵队员望着远方那些黑点变得越来越大,在他们看清了那些山鹰爪子上,都抓着一个体积不小的盒子时候。

    那些排列整齐的山鹰们,也振翅改变了它们的飞行方向。

    很难形容这一幕,明明是山鹰,明明是动物。

    它们却飞出了比特级表演飞行队还要有序的队伍,八只山鹰分为多个队列,其中一只朝着伯纳戴特这边直扑而来。另外几只,迅速略过地表,朝营地的方向直扑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在极短时间内完成。

    两名游骑兵队员下意识察觉不对,举起突击步枪朝着那只山鹰瞄准时,两者距离已经不足五十米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~”

    两名游骑兵队员显露出极高的射击精度,火舌喷吐,子弹无情打在了山鹰翅膀上。

    没有预料中的血肉横飞,羽毛乱舞。

    这只山鹰只是一头栽倒在地,它抓着的那个黑色盒子,也顺势滚到了伯纳戴特和两名游骑兵的脚下。

    奇怪的盒子,表面看不出任何功能按钮。

    可就在极端时间内,伯纳戴特和两名游骑兵队员,就有种过电的感觉。他们浑身汗毛一根根竖起,皮肤发麻。

    这种过电感觉,当然不可能影响这几名精锐士兵的行动,就在他们下意识正想远离这个盒子时,他们身后的黑鹰直升机,和架设在一旁的单兵雷达,就跟着“噼里啪啦”的一阵电弧闪烁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电磁干扰,而是所有电子设备工作指示灯失去亮度,难闻的焦糊味道,顺着设备缝隙,直往外冒。

    “敌袭!”

    不仅两名反应过度的游骑兵扯着嗓子吼叫,连伯纳戴特都跟着慌乱的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早在枪声响起的第一瞬间,位于峡谷下方的营地里,就察觉到不对。

    枪声是最好的告警器,可枪声传递需要时间,营地里的人,反应过来也需要时间。等他们从飞行器里冲出来,从营地帐篷里冲出来。

    那些疾驰的山鹰,距离他们已经不超过两百米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~哒哒哒~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这些驻守在营地里的突击队员们,有着极高的战斗素养。他们在看见山鹰抓着黑色盒子的第一瞬间,就共同举枪射击。霎时峡谷内枪声大作,目标庞大的山鹰,被隔空点成了蜂窝。

    可那些黑色盒子,也被俯冲的山鹰们一个个丢了过来。

    有子弹打在盒子的外表上,只能爆起一朵朵火花。

    “啊~”

    “我的耳麦冒烟了?!?br />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信号发射器突然断电了?!?br />
    “有问题,所有人立刻进入一级警戒状态,我们的电子设备都被摧毁了?!?br />
    峡谷里,所有人都按照预定战斗位置奔跑。

    在峡谷上方,驻守在黑鹰直升机旁的伯纳戴特和两名游骑兵队员,在意识到他们所有电子设备,被摧毁的那一刻,就立即钻进了直升机内部。

    如果是民用直升机,那他们肯定完蛋了。

    但黑鹰直升机是一款驰聘战场几十年的军用直升机,从上世纪七十年代,黑鹰直升机就活跃在战场上。那时候直升机可没有复杂的电子电路设备,更没有电传、编程飞控这些东西,所有动力系统都是机械液压传动。

    即使到了现在,黑鹰直升机依旧有一套不怕电磁辐射的机械操作备份。

    这是为了应对高科技战争模式下,敌人使用石墨炸弹,或是电磁脉冲弹摧毁直升机载具的备份方案。

    但切换到机械操作需要时间,毕竟所有电子设备都失灵了,只能手动切换。

    “快快快~修复直升机,敌人竟然能把电磁脉冲弹做成了非核爆式。这种进攻武器,连我们游骑兵都没见过?!绷矫纹锉阎鄙背闪搜谔?。

    “把盒子踢走,该死的,你们快去啊?!辈纱魈睾薏荒馨阉酋呦氯?,在他眼里,直升机比两名游骑兵重要多了。

    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在那远方,几只山鹰出现的山脊背后,又有了新的动静。

    那是五个,尺寸和黑鹰直升机机身相仿的银色身影。它们飞行速度,可比山鹰快多了。刚一露面,伯纳戴特就能听到,类似战机加速的滚滚声雷。

    “啊~那是什么鬼东西?!?br />
    两名游骑兵队员眼神里写满惊恐,眼前这幕显然超出了他们对战斗的认知。

    他们下意识举枪射击,可子弹飞行数秒,击打在那些恐怖的飞行器身上,只能爆出火花,不能阻挡它的飞行。他们又慌乱的摸到毒刺防空导弹,可电子观瞄设备里一片漆黑,还冒着黑烟。

    没有然后了,数十秒进攻窗口时间过去,就有一架外形奇特的飞行器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正在改机械操作的伯纳戴特,忘记了扳动各种机械开关。他只能眼睁睁看着,那架飞行器贴地掠行到直升机旁,四台推进器立刻反转,模拟“刹车”效应。

    伯纳戴特看见了,那位身穿黑色护甲,坐在驾驶舱中的驾驶员。

    也看见了那架飞行器在驾驶员精湛操作水平下,迅速减速,最后撞击在了黑鹰直升机身上。

    巨大声响过后,黑鹰直升机变成了断线风筝,从山崖边翻滚着,朝峡谷跌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一幕,就像尖刀狠狠刺入了峡谷下方营地里的突击队员。

    从一群山鹰抓着电磁脉冲设备,摧毁他们所有的电子仪器,到黑鹰直升机跌落山崖,只有不到三十秒的间隔。

    因为视野关系,他们看不见掠地飞行的那五架奇怪飞行器。

    直到那五架飞行器掠进峡谷。

    营地的士气瞬间失守,在他们眼里,黑鹰直升机翻滚着下坠时,就有四架飞行器,立刻从后面咬了进来。

    很难用语言形容这震撼的一幕,四架飞行器呼啸如雷,几乎以九十度的垂直角,朝着营地俯冲。

    几秒后,黑鹰直升机在峡谷底部腾起熊熊烈焰。

    有人惊恐大叫着朝那四架飞行器开火,驻守在唯一出口的两个火力点,也调转M2重机枪的枪口,朝着飞行器怒吼。

    峡谷里,有飞行器呼啸声,有重机枪的怒吼声,有子弹呼呼飞行声。

    无数子弹打在坚硬的岩石上,一遍遍在山坡上犁过,大片的石屑向四周飞溅。

    还有更多的子弹,铺天盖地的砸向那四架飞行器。

    子弹打在飞行器的座舱上,爆出阵阵火花,点50重机枪子弹,在机体上撕开一个个洞口,明显防弹的座舱玻璃也裂开一朵朵雪花。

    没用。

    这四架飞行器压根就没有躲避子弹的想法,其中两架朝着唯一出口的警戒点扑去,另外两架一头冲进营地中。

    猛烈的撞击声,人群惊慌的喊叫声。

    有人朝着飞行器丢出手雷,手雷炸毁了飞行器的推进器和舱门,舱门却被人一脚从里面狠狠踹开。

    舱门飞出去了足足数十米远,一名躲避不及的特战队员,当场被撞压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挣扎着想推开身上的舱门,却发现力气不够!

    到底是人是鬼,人怎么可能有力气一脚把舱门踹飞十几米远??!

    无法判断是人是鬼,因为从舱内走出一名体格约两米,身穿黑色护甲的神秘人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护甲有别于特战队员们熟知的任何一款,似钢非钢,夸张隆起的仿生肌肉层,就像从科幻电影里走出的绿巨人。

    围绕着这名神秘人周围,猛然响起一片“噼里叭啦”,犹如爆豆般的可怕声响,没人知道这一刻有多少子弹打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纹丝不动……

    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,这名神秘人双拳猛地互砸了两下,发出比枪弹还要响亮的碰撞声。

    似乎是挑衅,又似乎是**裸的无视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~”

    同一时间,峡谷上方忽然出现一片遮挡了阳光的庞大阴影。

    有特战队员抬头望天。

    声响如雷,明明地上都有影子了,明明就在他们头顶天空,却什么也看不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