烈日高悬,却丝毫不觉有热的感觉。

    在距离峡谷营地几公里外的山脊背后,叶青和一群怪兽们,正做着最后的准备。

    六架飞行器,电晶留了一架停在原地。飞行器内,已经布置好了加密通讯设备。叶青和怪兽们,可以通过内置在头盔里的耳机互相联络。

    叶青身穿的这套幽灵护甲,算是内供版中的内供。

    “好了,大家各就各位,由电晶下达进攻时间?!币肚嗌钗豢谄?,很快结束了自己的战前动员。

    事实上跟怪兽们也无需讲太多,他们的战斗技巧,其实和工业知识一样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另外,由叶青和电晶指挥的这场战斗,可以说是一场,能让专业作战指挥人员牙酸跳脚的战斗。

    没有事前的必要战场侦测,没有情报支持,没有后勤保障、甚至连第二套,第三套的应变方案都没有。

    可偏偏就是这样一支队伍,却花了比讨论战术还要多的时间,在怎么讨论收尾善后工作。

    听他们口气,歼灭这伙敌人似乎异常简单,最后的收尾才是麻烦。

    距离发起雷霆打击,还有三十秒倒计时。

    叶青最后一个,走进领主战舰的驾驶舱。

    偌大的领主战舰里,也只有他一人。

    这次战斗并不需要叶青带头冲锋,但叶青的责任同样重大。他要驾驶领主战舰率先摧毁那架,可以载着下方全部人员逃出生天的女妖飞行器。

    这时候,原本坐在各自飞行器里的怪兽们,忽然从纹丝不动的状态脱离。他们同步的抬起右手,在左手手腕上,那块带有迷你摇杆的复杂电子腕表上不停操作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八只站立在飞行器前,雕像一般的仿生金雕展翅高飞。

    每只金雕的爪子上,都爪有一台电脑机箱大小的电子设备。

    “昂~”

    鹰唳声,惊空遏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伯纳戴特是一名精锐士官。

    他服役于美军第一骑兵师的师直属航空旅,他是一名中尉驾驶员,主要任务是驾驶黑鹰通用直升机,驰聘在阿富干的战场上。

    第一骑兵师的大名已经无需复述,在阿富干的战场上,他们第一骑兵师,就是一头武装到牙齿的陆地猛兽,无论敌人是谁,和他们作对的下场,只有地狱一途。

    伯纳戴特在航空旅服役已经有很长的日子,他曾驾驶黑鹰直升机,连续三十小时奋战在运输线上,等到战斗结束,他连驾驶舱都爬不下来,要同伴架着他才行。

    他也曾深入敌后,带领神秘莫测的突击队员,在一座又一座山岭间,把那些看似不可能的任务一一完成。

    伯纳戴特是精锐,对整个阿富干战场形势了如指掌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伯纳戴特今天才显得特别迷茫。

    因为他和他的副驾驶,接到了一份,由巴格拉空军基地总指挥部秘密下达的任务。

    这份任务保密程度之高,不仅是他服役以来没有遇见的,也是闻所未闻。不仅任务内容要对上级保密,就连他直属的第一骑兵师师级指挥部,都无权过问任务内容。

    甚至连他驾驶的黑鹰直升机,都更换了一套独立的联络系统,只对本次任务的直属长官汇报联络。事后如果敢吐露一个字,可能想上军事法庭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伯纳戴特以为自己要参与一场注定被铭记史册的伟大行动,结果任务开始了,他竟然只是护送一名,全程连屁都不放一个的技术员。

    伯纳戴特和他的副驾驶很自觉,按照出发前五分钟才获知的路线,飞行到这座峡谷目的地后,他没有问过任何人一个字。

    连那台隐藏在伪装网下,充斥着无数秘密的奇怪设备,他都不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能否加官进爵他不知道,他只知道,如果好奇心很重,他有可能见不到来年的太阳。

    半小时前,他接到了警戒命令。

    驾驶黑鹰直升机飞到营地上方的山脊,从这里,伯纳戴特可以俯瞰整个营地的一举一动,就连唯一出口的两个火力点,也能看见。

    直升机旁边,还有两名特战队员,在捣鼓着一台带着小型发射器,和搭载了军用笔记本的设备箱子。

    伯纳戴特认得这套设备,这是Hawk新型单兵侦察雷达。它可以在15公里范围内,有效监测飞行器目标,或者车辆移动目标。不过它对地形的要求也很高,在山地上,只能提供对空监测。

    伯纳戴特不会多问,但架不住心里颇有微词。

    至于嘛……

    连单兵雷达都架上了。

    即使一个字不问,伯纳戴特也能从营地的这些人军事动作上,隐隐嗅见大名鼎鼎的“游骑兵”气息。

    他原来就载过几次游骑兵小队,这伙人的战斗力简直非人,在小股战斗中,他们只要数十人,就能打退上百名敌人的进攻。

    现在营地里足有二三十口,别说事先已经建立好防御阵地。就算来一场突然遭遇战,没有五百个武装人员,根本别想让营地里的防守人员认真对待。

    他这边,还跟空军基地随时保持联络呢。

    有敌人来,他一个招呼,要不了半小时,空军基地里的战机就会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在阿富干,有人能让几十名游骑兵精锐,连半小时都抵挡不了嘛?

    没有,阿富干经过几年的梳理,成气候的敌人坟头草已经一米高了。剩下的,都是些小打小闹。

    虽然明知道,不会有任何敌人敢来撸他们的虎须??扇挝窬驼庋?,就像那两名游骑兵的家伙。估计他们架设单兵雷达时,心里也跟他差不多在埋怨指挥官们,小题大做吧。

    伯纳戴特端坐在驾驶舱里,处于随时战备的姿态,却没有战备时该有的心态。

    百无聊赖中,伯纳戴特忽然看见,在他视野尽头的那座高山顶端,有几个黑点蹦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内心一紧,随即又自嘲笑了。

    因为那几个朝着这边翱翔的黑点,分明就是一群翼展惊人的山雕。

    要是真有敌人该多好,还能立个功,受个嘉奖。

    伯纳戴特没当回事,那两名负责摆弄单兵雷达的游骑兵却忽然扯着嗓子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敌袭!”

    他们话音刚落,一名队员手上的突击步枪就高高举起,另一名奔向直升机货仓,那里有“毒刺”防空导弹。

    “咳咳~那是山鹰。我麻烦你们看见雷达目标时,再用肉眼确认一下?!辈纱魈夭坏貌怀錾浦拐饬矫粽殴鹊挠纹锉?,他相信这两人也接到了保密程度极高的任务,造成它们神经兮兮。

    但山鹰这东西,伯纳戴特在执行任务中看见过无数次了。

    “啊~是山鹰么?”两名游骑兵有些尴尬的看住前方。

    好像真是山鹰……

    八只展翅翱翔的山鹰,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等等~

    它们的爪子上,好像抓了什么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