抢走女妖飞行器的那八人,根本没有想到,他们的战利品里还藏了一人。

    早在他们冲入机舱,用枪口指着舱外搂火时候,精巧大师就一个闪身躲进了后面的设备间。

    精巧大师坐在后排,他的周围又没有其他人,所以那八人并没有注意到精巧大师的踪迹。

    设备间主要用来放置乘客餐饮物品,精巧大师只是把设备间当成了跳板。他进来之后,很快就利用随身携带的工具包,拆掉一块盖板。凭借灵活的身躯,和对女妖飞行器的了解,钻进去又拆掉两个隔板后,成功藏进了一层货仓中。

    这八人,成功的把飞行器开起来后,也没有对整个机舱展开搜索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看了看设备间和洗手间。

    也或许,以他们的身手,根本不在意客舱里还有没有人。

    当然他们更不知道,其实那不是人。

    时间走到了上午七点。

    古蒙国乌鲁盖草原上空,有一道奔雷自西向东划过。

    叶青和电晶坐在驾驶舱内,根据领主战舰时速,和怪兽工厂手机上的红绿两点间距,来推算女妖飞行器距离他们还有多远。

    “半小时内,我们飞行了四百七十公里,现在我们和绿点之间,缩短了五分之三的距离?!?br />
    叶青托着下巴,思考道:“那绿点距离我们大概还有三百公里,根据塔台那边提供的最后一次对话记录来看,当时女妖飞行器的能源只有40%的剩余?!?br />
    电晶随身带了台笔记本电脑,它一边在地图上查找什么,一边说:“那就是说,抢了我们飞行器的那帮人,一直把飞行器飞到没电,才不得不停了下来?!?br />
    “从距离上看没错?!?br />
    电晶嗯了一声,它正利用卫星上网卡,查询距离他们直线三百公里外的电子地图。

    地图上显示,那里属于一个叫卢斯的小城。实际位置可能会有偏差,不过偏差不会超过五十公里。

    “一座小城?”

    叶青看着电子地图上的位置,有些疑惑不解,“他们应该不敢在一座城市边降落,还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座城市里,有他们的接应?”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降落,女妖飞行器肯定在那里?!钡缇Ш仙系缒?,眼睛里不停跳跃着电芒,“老板,等我们找到女妖飞行器,打算怎么处理那帮人?”

    “最少要留两个活口,这样我们才能拷问出来,他们的背后属于谁?!?br />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领主战舰进入那座卢斯小城市的范围。

    下方的草原也逐渐变得荒芜起来,透过驾驶舱,叶青能看见这座小城周围有很多坡度起伏不大的山丘。而那座小城规模,和中云市下面一个县里的乡镇差不多。

    叶青还看见了几座矿山,有的矿山被挖了一半,几十辆老旧的矿用卡车停在周围。

    现在,叶青与精巧大师的位置已经重合。

    “我们与精巧大师的距离,误差不会超过十公里,女妖飞行器就在卢斯城的周围?!币肚嗲谢怀墒侄菔荒J?,操纵着领主战舰,开始绕着卢斯小城飞行。

    领主战舰高度保持五千米,这样它的推进器噪音,不会被下面的人听到。

    五千米高度,下面一辆汽车只有火柴盒大小,人已经小到看不见,但这用来目视搜索女妖飞行器已经够。

    可是领主战舰绕着小城盘旋了一圈后,叶青和电晶都没有发现女妖飞行器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被他们藏了起来?”电晶瞪大眼睛,“比如把女妖飞行器推进了一座库房中,我之前就看到这座小城里有几座大库房,藏一架女妖飞行器没问题?!?br />
    “应该不会藏在城里?!币肚喾治龅溃骸罢庾〕窃趺匆灿形逋蛉丝?,任何势力贸然开一架他们从未见过的飞行器,当地居民肯定炸窝了?!?br />
    “很可能藏在城外,之前他们深夜蹲点在女妖飞行器下方时,就用了伪装网隐藏身形?!?br />
    “如果他们也用这种方法,只需一张篮球场大小的伪装网,就能盖住女妖飞行器?!?br />
    “有可能?!?br />
    电晶敲了敲半透明的脑袋,几秒后眼睛一亮,“有办法了?!?br />
    电晶的办法非常简单。

    领主战舰只能在五千米高空飞行,过低的去观察地面,会让人听到推进器噪音。但五千米俯瞰下去的视野,根本无法辨别伪装网。

    不过,这伙人无论怎么伪装女妖飞行器,都要始终把信号干扰机开着。

    这样才能杜绝天网航公司,空对女妖飞行器的定位。

    可以从干扰入手。

    电晶之所以迟叶青一部到来,是因为它要准备一批搜索物资,和对抗的物资。

    除了那六架夜鹰飞行器,电晶还带了数十只金雕仿生无人机。

    金雕仿生无人机,依靠无线电??亓?,一旦它们飞到了有信号干扰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……

    很快,在天空隐身飞行的领主战舰,变为悬停。接着它缓缓把舱门打开了一条缝隙,两名金属专家拎着金属手提箱,不停的把一只只体长接近一米的仿生金雕丢出舱外。

    金雕是一种大型猛禽,广泛分布于北半球。

    在边蒙和古蒙国,就有一群“猎鹰人”,他们酷爱豢养金雕来帮助自己捕猎。

    这些原本呆若化石的金雕,被丢出舱外的瞬间,就活了过来。它们扑打着翅膀,朝四面八方遨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卢斯城外向西三公里的地方,有一座矿山。

    卢斯城非常贫瘠,这里的土地不仅无法种植粮食,就连草木也很难生存。但这里蕴藏了大量的煤炭资源,和铜矿资源。

    2013年,古蒙国取消对外资在战略领路投资的限制。

    一时间,国际矿业巨头纷纷进入这里,准备一展宏图。

    可惜古蒙国朝令夕改,取消限制没多久,又眼红这些外资带来的工业设备和资金,出台多道政令对外资企业进行钳制,驱离,人走物留。

    三公里外的这处煤矿,曾经就是一座外资建设的矿场。

    只是当初那些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已经被赶走了,换成了本国管理人员。

    这座矿场规模不大,除了一片露天矿脉,就只有几座库房,一个小型发电站,和一个工程设备车间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走近这里四处观察,就发现这座矿区连个人影都看不见,但那台小型发电站却在轰隆隆的全速运行,显得非常诡异。

    因为在这里工作的几十名工人和管理人员,已经被塞进了一座库房。

    他们被绳索捆成了一串,像一串待宰羔羊似地,一言不发蹲在地上。

    不敢动??!

    旁边就站着两名手持短冲,眼神淡漠的不明武装人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