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推进器的强劲气流下,这些羽绒服漫天飞舞。

    接着,舱门的自动扶梯缓缓收起,这架被抢走的女妖飞行器,正像一名醉了酒的壮汉,在天空摇摇晃晃,朝着远方飞去。

    也直到这一刻,被赶下飞行器的三十多人,才终于有种生命属于自己的劫后余生。

    守在外面的男人们,赶紧把四散的羽绒服都捡了过来,尽量做到每人一件。

    人群自发凑成了一圈,女人们被围在最里面,男人们年轻体壮的站在外围。有了这些防寒衣服,他们就能撑到天亮。

    但巨大恐惧和寒冷之下,这群小演员们一个个嗷嗷大哭,场面非常凄惨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!”

    位置稍稍靠外的丁导演怒吼了一声,“哭哭哭,哭能解决问题?”

    丁导演在剧组和演员们当中很有威信,他一吼,这群小演员们赶紧把哭声放小。

    丁导演内心同样恐惧,但他是剧组的最高负责人,此刻他有义务来担负起整个剧组的精神支柱。

    摸着黑,丁导演来到两名飞行员旁边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~这……到底怎么个一回事?”

    两名飞行员差一点也哭了,机长叫梁丘,副机长叫张雁,他俩挤在一起,机长梁丘苦涩道:“要不是气温冻的我瑟瑟发抖,我肯定以为自己在做梦?!?br />
    “这是华夏啊,又不是动乱的小国。竟然能发生抢飞机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们一出现,我也吓死了?!倍〉佳荻哙伦糯涌诖锩霭?,给周围人散了一根后,叹道:“当时我就在想,我是不是得罪了谁?!?br />
    “可一看那些枪,我就想我丁引还没混到这个层次吧。就算得罪人,顶多也是抢了人家票房,不按投资方意思拍电影而已。那些人,在网上雇水军抹黑可以,现实里动手,给他们十个胆!”

    不怎么抽烟的副机长张雁,也要了一根咬在嘴里,他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神,“我…我猜,他们不冲人,就是冲飞机来的?!?br />
    “这些人绝不是一般人,他们动作太老练了?!?br />
    “从冲上飞机,再到把我们撵到客舱里,这一切就像排练过无数次一样熟练,没有害怕,也没有犹豫?!?br />
    “这说明他们身经百战,肯定见过血,说不准就是哪个国家的特种部队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丁导演人生阅历更多一点,他觉得要真是哪个国家特种部队,这也太科幻了点儿,不大可能是特种部队。

    “他们把飞机开走了?!被ち呵鸩钩淞艘痪?,“现在最要紧的是赶紧联系上公司那边?!?br />
    “怎么联系?”

    丁导演问道,“我们手机都被收走了,就算没收走,也没有信号??梢粤绲奈尴叩绾臀佬峭ㄑ渡璞?,又在女妖飞行器上?!?br />
    “公司那边,很快就会发现异常的?!被ち呵鹨ё叛垢?,“那伙人在冲进机舱前,我们刚和塔台那边联络过?!?br />
    “塔台那边,知道我们计划十分钟后起飞的消息?!?br />
    “另外女妖飞行器除了无线电联络系统,还搭载GPS,北斗定位系统。这个定位,和你理解的定位系统不一样。它具备主动发射定位信号的能力,每当飞行器跨越零点五个纬度,就会主动发射一次定位信息?!?br />
    “另外,我们起飞前,还要和塔台联络,得到他们批准才能起飞。一旦起飞后,这个无线联络就是实时的,不能中断?!?br />
    “现在那伙人肯定不会跟塔台联络,再过几分钟,到了预定起飞时间,塔台那边看联络不上我们,一定会让伊尔—76运输机来找我们?!?br />
    “他们飞走了,机场雷达也肯定也能探测到的!”

    经过两名飞行员你一句我一句的科普,丁导演紧绷的弦这才稍稍放松些许。

    看来他们这群人只要呆在原地不动,可能要不了太久,运输机就会找上他们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经过科普后,丁导演有些想不通。

    既然女妖飞行器带了这样那样的定位系统,他们把女妖抢走又能做什么用?他们很快就会被塔台发现,抢一架飞行器可是惊天动地的大事。别说民航部门,甚至连空军都会震怒。

    等等~

    丁导演转头看了看,女妖飞行器最后消失的方向。虽然那里的天空已经再也寻不见飞行器的踪迹,但那个方向,似乎是边境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连丁导演都能想到的问题,那伙人会想不到?

    他们能够趴在伪装网下,硬生生蹲守几小时,只为等待头顶的飞行器打开舱门。他们能通过无线电检测设备,来观察飞行器是否和外界联络。

    他们只用了两分钟,就把飞行器里的乘客赶到地面,他们甚至能够独立驾驶一架最新的女妖飞行器。无论从哪点来看,这伙人都是预谋而来,一定做了充足预案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赤峰机场塔台,按照约定时间,对那架停泊在草原的女妖飞行器进行呼叫。

    通讯器里,一片电波杂音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~”

    无线电联络员连续发了三次信号,可这些信号全部石沉大海。

    这有点奇怪,约定时间已经到了,这时候093号女妖飞行器早该主动联络他们,互相沟通起飞的事宜。

    不过暂时通讯中断的情况也有,例如信号受到了其它电波干扰。早几年无线电设备抗干扰能力还不够强时,就经常容易被乘客们的手机干扰。

    又等了两分钟,联络员继续呼叫,结果依旧忙音。

    联络员转头朝不远处的同事喊道:“控制台,帮我看一下女妖093的位置?!?br />
    “好的?!笨刂铺ǖ墓ぷ魅嗽钡鞒瞿羌芘尚衅鞯南喙匦畔?,然后把经纬度报给了联络员。

    “位置没动??!”联络员也很纳闷。

    信号干扰偶尔会遇到,但是这个失联时间通常只有几十秒,甚少有超过一分钟的情况。他们定位信号没有变化,这说明他们还没有起飞。

    没有起飞是对的,无线电联络不上,那边不可能独自起飞。

    联络员拿起了旁边的一部有些笨拙的黄色电话,按照屏幕上的数字拨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除了无线电通讯,每架女妖飞行器上都装有卫星电话。

    卫星电话里,同样一片忙音。